人文地理

湟源浅秋

或许名字里带有一个“莲”字的缘故吧,生长在青藏高原的我,却心仪江南水乡荷叶微雨的诗意韵致,总想亲身去体验那江南雨巷里唯美的清愁与优雅,似乎流年里所有的痛能随一阙宋词在迷人的...

花椒的味道

花椒的味道

在乡间,花椒树多是野生的,或长在高高低低的沟壑中,或长在门前屋后的空地里,或长在田埂阡陌的边沿上,栉风沐雨,岁岁枯荣,用遍布全身的尖刺抵御着乡间动物的侵袭,用味美醉人的麻香氤氲着寡...

永远的古堡

永远的古堡

隆务地区的群众习惯性地把同仁县所在地称为“热贡”,“热贡”意为“金色谷地”或“梦想成真的地方”,我料想这样的称呼必是寄托着一方子民对美好生活的无限愿景。金色谷地的秀丽及...

心归荷处

心归荷处

盛夏,我背着相机前往万顷荷园,像是赴一场与荷花的约会。 “灼灼荷花瑞,亭亭出水中。一茎孤引绿,香乱舞衣风。”荷为文人墨客带来闲情雅趣,文人墨客也还了荷精美篇章,使荷魅力无穷。...

难忘乡村“露天电影”

难忘乡村“露天电影”

如今45岁以上,儿时在农村长大的人,一定对“露天电影”不会忘记且记忆犹新。30多年前的20世纪七八十代年代,对于我们这些生活在农村的娃娃来说,没有电视,没有电脑,没有手机等现代化媒介...

幕布上的夏夜

幕布上的夏夜

当袅袅的炊烟散尽于房顶,融进灿烂晚霞中的时候,当淡紫色的暮霭静静地弥漫开来的时候,故乡恬静美丽的夜晚便来临了。 ...

花坡

花坡

花坡其实是一座小山峰的北坡,垂直高度约两百米,山际呈现一轮饱满圆润的弧线,最高点为一凸起的大土墩,左右对称,在南面拉脊山黛青色背景的衬托下,犹如一只硕大的女性乳房,敦实地矗立在村...

麦摞子:正在消逝的农耕文化

每到收获季节,河湟大地山山洼洼里一块块金黄的麦子逐渐被收割,随之,一排排麦摞子像士兵一样整整齐齐站在地里,形成一道田园风景。再待些时日,地里的麦摞子晒干了,被拉到场上,集中在一起...

玉树仙境隆宝湖

玉树仙境隆宝湖

在青藏高原的唐古拉山和巴颜喀拉山脉之间,有一片美丽的高原湖泊,当地人称其为隆宝湖。

再走龙羊峡

再走龙羊峡

那还是2004年的春季,应《龙羊峡报》邀请,我和单位的部分同事游览了正在建造中的黄河上游中国第一大坝——龙羊峡大坝和龙羊湖。...

老屋:故乡嬗变的印证

老屋:故乡嬗变的印证

我的老家在民和李二堡镇李家村,那时候不叫“镇”,叫“公社”。李二堡镇,位于湟水河南侧谷地;李家村,是李二堡镇党委政府所在地。当地群众把我家所在的那片地方叫“堡子”。这个称呼,与...

秋天,举行我们的感恩仪式

秋天,举行我们的感恩仪式

到了秋收时节,便到了土族人感恩的最佳时节。 我们感恩苍天,感恩给我们粮食果蔬的黑土地,感恩土地上劳作的父老乡亲,也感恩帮助我们春种秋收的一身汗气的那些劳动工具。...

将宫廷菜引进青海

将宫廷菜引进青海

我是一名已退休的厨师,从 1971 年 开 始 ,在 餐 饮 行 业 工 作 了 三 十 多 年 。 工 作 期 间 最 让 我 印 象 深 刻 的 是 1988 年去沈阳学习宫廷菜。...

洋芋中的青海乡愁

洋芋中的青海乡愁

15世纪到17世纪的地理大发现,加快了东西方之间的文化、贸易交流,作为南美洲的特产,马铃薯也在这一时期传至东方。明朝时,我国已有食用马铃薯的记载。万历以后,马铃薯逐渐跻身宫廷美...

早逝的文学天才

早逝的文学天才

他是藏族文坛的一位奇才,很多人评价他的作品至今无人能出其右; 他是敦煌古藏文文献的翻译者和研究者,为后人研究吐蕃历史留下了许多珍贵的资料;他也是我省最早获得全国少数民族文学...

华热文化:古老文明的活态遗存

华热文化:古老文明的活态遗存

据了解,华热藏族虽然同属于藏民族,但它的婚俗有极强的地域特色,其中保留了诸多母系社会的遗风,如婚前的自由交往恋爱议婚仪式由舅舅做主,迎亲时对新郎泼水惩罚,婚宴上舅舅居于最尊贵的...

从产业工人到民营企业家

从产业工人到民营企业家

从上学路上满怀羡慕地看运建材的大马车,到进入建筑公司成为电工,再到辞职自己创办民营企业,魏西礼在时代的浪潮中划出了属于自己的轨迹。几十年后,年近古稀的他回望自己走过的路时,不...

怀念农具

怀念农具

过去耕地靠牛,翻地靠镢头,如今翻地全是机械化了。大马力的拖拉机拖着犁铧突突一过,一垅地就翻完了。在城里孩子们的意识里“耕耘”这个词所对应的场景不就是这个样子吗?...

风过村庄

风过村庄

风吹过村庄,炊烟、泥土、老井、草木、荷塘,一切寻常的乡村事物,便多了几分灵动和诗意。四合的暮云张开臂膀将村庄拥入怀中,于是,又一天接近了尾声。...

德令哈的春天

德令哈的春天

德令哈的春天来得非常晚。进入五月,中原内地已是芳菲遍地,爱美的姑娘们早就穿起了超短裙,而远在塞外的小城德令哈却还是冷风寂寂,一片萧条。...

醉把牡丹带笑看

醉把牡丹带笑看

看牡丹,我总是傍晚去。一是白天没有时间,二是白天太吵闹。赏牡丹,对我来说,更像是赴一场一年一度的约会,得安静,越安静越好;三是牡丹花种类太繁多了,不仔细看,只能看个热闹而已。多到什么...

飘逝在远方的目光

初春四月,因姻子邀请,我手挽患病的妻子,做了此生最难忘的一次旅行。把此次不同寻常的旅行,称为一次生命的顽强搏击实际上也不为过。...

青铜时代的经典杰作:靴形彩陶器

青铜时代的经典杰作:靴形彩陶器

1989年9月,青海省海东市乐都区柳湾原始社会公共墓地以东三百米处兴修农田水利工程时,一件极为罕见的文物瑰宝——“靴形彩陶器”尘封千年之后,在村民赵菊花的锄头下穿越时空隧道再...

星期日11

2015年09月27日

农历:乙未年 八月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