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地理

风吹野马滩  (外一篇)

风吹野马滩  (外一篇)

野马滩,位于柴达木盆地德令哈与希里沟之间,是一块面积不小的漫坡山环地带。当年在德令哈生活,没少听说过野马滩的名字,每每听说这一名字,总能想象到野马群奔腾呼啸尘土飞扬的磅礴景象...

煨芋慰霜寒

煨芋慰霜寒

冷凝冬日,风雪之夜,山芋粥解决了饥渴,给人安慰。雪夜像一个晶莹剔透的琥珀,乡村就是蜷缩在琥珀心中的小虫子。寒夜客来,温贫暖老的山芋粥,棉衣裏身一样熨帖和亲切。...

永安城,一座活着的古城

永安城,一座活着的古城

永安城,位于我省门源回族自治县府所在地浩门镇西部五十公里的草原上,是青海保存最完整的清代古城。现为省属国有企业青海省门源种马场畜牧队驻地。...

青海地名中的羌族印迹

青海地名中的羌族印迹

地名是一个地域历史变迁的写照。考古发现证实,早在三万年左右,青海高原就有人类活动。千万年来,一个地名在青海大地消失和兴盛,见证了青海大地的历史变迁、民族融合与风土人情。...

阿雍拾遗

阿雍拾遗

对于一个从未去过的地方,是什么让你忽然就心生向往,萌发去那里“浪一浪”的欲望?反正我通常是被朋友圈激发的。

化隆秋色

化隆秋色

化隆的秋天是有颜色的季节,黄、红、白、青都在大自然的染缸里被浸泡过,从而焕发出季节的多姿多彩与五彩浪漫。你看,五颜六色的叶子挂在树上,使树有了颜色,天空也有了颜色。化隆的海拔...

青海湖的黄昏

青海湖的黄昏

站在黄昏的湖岸,有种时光停顿下来的错觉。向西望去,开阔的湖面上一轮浑圆而金红的落日冲出了乌云的重围,而它闪烁的耀眼光芒赋予我生命的激情,我举起相机对准了镜头,一幅没有边框的美...

平民红薯

怀念故乡那块铺满绿色藤蔓的红薯地,怀念和父亲母亲一起刨红薯的温馨情景。离开故乡这些年来我一直认为,香甜可口的红薯不仅是餐桌上一道营养丰富的美味,更是一份浓浓的乡情,一捧淡淡...

竹声清脆

竹声清脆

父亲爱竹。正如他常念叨的“不可居无竹”,又如“咬定青山不放松”一样,木器宣纸甚至对联的门对上都画上了竹,但还是不够,于是不知从哪里千辛万苦移来一丛竹种在院子里,竹茎纤细,羸弱得...

湟源浅秋

或许名字里带有一个“莲”字的缘故吧,生长在青藏高原的我,却心仪江南水乡荷叶微雨的诗意韵致,总想亲身去体验那江南雨巷里唯美的清愁与优雅,似乎流年里所有的痛能随一阙宋词在迷人的...

花椒的味道

花椒的味道

在乡间,花椒树多是野生的,或长在高高低低的沟壑中,或长在门前屋后的空地里,或长在田埂阡陌的边沿上,栉风沐雨,岁岁枯荣,用遍布全身的尖刺抵御着乡间动物的侵袭,用味美醉人的麻香氤氲着寡...

永远的古堡

永远的古堡

隆务地区的群众习惯性地把同仁县所在地称为“热贡”,“热贡”意为“金色谷地”或“梦想成真的地方”,我料想这样的称呼必是寄托着一方子民对美好生活的无限愿景。金色谷地的秀丽及...

心归荷处

心归荷处

盛夏,我背着相机前往万顷荷园,像是赴一场与荷花的约会。 “灼灼荷花瑞,亭亭出水中。一茎孤引绿,香乱舞衣风。”荷为文人墨客带来闲情雅趣,文人墨客也还了荷精美篇章,使荷魅力无穷。...

难忘乡村“露天电影”

难忘乡村“露天电影”

如今45岁以上,儿时在农村长大的人,一定对“露天电影”不会忘记且记忆犹新。30多年前的20世纪七八十代年代,对于我们这些生活在农村的娃娃来说,没有电视,没有电脑,没有手机等现代化媒介...

幕布上的夏夜

幕布上的夏夜

当袅袅的炊烟散尽于房顶,融进灿烂晚霞中的时候,当淡紫色的暮霭静静地弥漫开来的时候,故乡恬静美丽的夜晚便来临了。 ...

花坡

花坡

花坡其实是一座小山峰的北坡,垂直高度约两百米,山际呈现一轮饱满圆润的弧线,最高点为一凸起的大土墩,左右对称,在南面拉脊山黛青色背景的衬托下,犹如一只硕大的女性乳房,敦实地矗立在村...

麦摞子:正在消逝的农耕文化

每到收获季节,河湟大地山山洼洼里一块块金黄的麦子逐渐被收割,随之,一排排麦摞子像士兵一样整整齐齐站在地里,形成一道田园风景。再待些时日,地里的麦摞子晒干了,被拉到场上,集中在一起...

玉树仙境隆宝湖

玉树仙境隆宝湖

在青藏高原的唐古拉山和巴颜喀拉山脉之间,有一片美丽的高原湖泊,当地人称其为隆宝湖。

再走龙羊峡

再走龙羊峡

那还是2004年的春季,应《龙羊峡报》邀请,我和单位的部分同事游览了正在建造中的黄河上游中国第一大坝——龙羊峡大坝和龙羊湖。...

老屋:故乡嬗变的印证

老屋:故乡嬗变的印证

我的老家在民和李二堡镇李家村,那时候不叫“镇”,叫“公社”。李二堡镇,位于湟水河南侧谷地;李家村,是李二堡镇党委政府所在地。当地群众把我家所在的那片地方叫“堡子”。这个称呼,与...

秋天,举行我们的感恩仪式

秋天,举行我们的感恩仪式

到了秋收时节,便到了土族人感恩的最佳时节。 我们感恩苍天,感恩给我们粮食果蔬的黑土地,感恩土地上劳作的父老乡亲,也感恩帮助我们春种秋收的一身汗气的那些劳动工具。...

将宫廷菜引进青海

将宫廷菜引进青海

我是一名已退休的厨师,从 1971 年 开 始 ,在 餐 饮 行 业 工 作 了 三 十 多 年 。 工 作 期 间 最 让 我 印 象 深 刻 的 是 1988 年去沈阳学习宫廷菜。...

洋芋中的青海乡愁

洋芋中的青海乡愁

15世纪到17世纪的地理大发现,加快了东西方之间的文化、贸易交流,作为南美洲的特产,马铃薯也在这一时期传至东方。明朝时,我国已有食用马铃薯的记载。万历以后,马铃薯逐渐跻身宫廷美...

早逝的文学天才

早逝的文学天才

他是藏族文坛的一位奇才,很多人评价他的作品至今无人能出其右; 他是敦煌古藏文文献的翻译者和研究者,为后人研究吐蕃历史留下了许多珍贵的资料;他也是我省最早获得全国少数民族文学...

星期日11

2015年09月27日

农历:乙未年 八月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