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逝的文学天才

他是藏族文坛的一位奇才,很多人评价他的作品至今无人能出其右; 他是敦煌古藏文文献的翻译者和研究者,为后人研究吐蕃历史留下了许多珍贵的资料;他也是我省最早获得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 奖”的作家之一; 他就是端智嘉。

downLoad-20190826090910.jpg

端智嘉

翻译敦煌文献

1953 年,端智嘉出生在我省黄南藏族 自治州尖扎县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因为 父母离异,他自小便跟着叔叔生活。 

端智嘉从小就是一个聪明的孩子,学 习成绩非常优异。1969 年,他以优异的成 绩毕业于黄南师范学校,被分配到了青海 人民广播电台工作,成为了一名播音员。 

“也许是因为做过播音员的缘故,端智嘉老师的口才特别好,经常妙语连珠。”龙 仁青说。 

在当时,播音员是一个令人羡慕的职 业,但是对文学的追求让端智嘉并不安于 现状,两年后,他又考入了中央民族学院, 在民族语言文学系藏汉文翻译专业学习。 在中央民族学院学习时,端智嘉师从 著名的藏学家东嘎·洛桑赤列,在老师东 嘎·洛桑赤列的影响下,端智嘉参与了敦煌 古文献的翻译和研究工作,取得了卓越的 成绩。 

在敦煌文献中,保留着大量的古藏文, 是研究吐蕃文化的重要史料。端智嘉曾和 同学陈庆英(我国著名藏学家)一起,查阅 大量资料,在《白史》的基础上对敦煌文献 作了深入研究,相关著作为后人研究吐蕃 历史提供了重要的资料。后来有人评价, 端智嘉和陈庆英对敦煌古藏文的研究“无 人望其项背”。 

因为端智嘉在校表现优异,所以他很 受老师器重,硕士毕业后,端智嘉选择留校 任职。 

1983 年 ,海 南 藏 族 自 治 州 为 打 造 全 省最一流的民族师范学校,特地从北京 邀请端智嘉到校担任老师。因此,龙仁 青便与端智嘉结下了深厚的师生情谊。

downLoad-20190826090931.jpg

1981 年,端智嘉出版了第一部作品 集《晨曦集》。

藏文自由诗第一人

在还没来海南州民族师范学校任教 时,龙仁青和同学们就知道端智嘉,因 为他在当时的藏族文坛太有名了。 

“ 我 们 第 一 次 见 到 端 智 嘉 老 师 时,他戴着一副眼镜,看起来温文尔 雅,当时我们都是以敬仰的眼神看着 他。”龙仁青说。 

28 岁时,端智嘉便在藏族文坛崭 露头角。龙仁青说:“端智嘉就是藏 族当代文学发展的第一人。” 

端智嘉的作品体裁很广泛,有诗 歌、小说、散文、论文、译作、歌词 等,在上世纪 80 年代的藏族文坛风靡 一时。他的作品内容非常丰富,充满 着现实批判主义的色彩,所以也被称 为“藏族的鲁迅”。 

《青春的瀑布》 是端智嘉的诗歌 代表作,一经刊登,便轰动了藏族文 坛。“因为在他之前,我们只知道传统 的格律诗,从来没有人用藏族母语创 作自由体诗,这在藏语文学创作中是 开创性的。”龙仁青说。因为印象深 刻,龙仁青曾反复诵读学习,所以他 至今仍会背诵 《青春的瀑布》。 

“民族的自尊,祖国的光荣,你从 这里流淌、流淌,鸳鸯喜开眉颜,青海 湖。你被寒风封冻、封冻,鸳鸯黯然伤 神,青海湖……”这首歌曲 《青海湖》 在青海传唱已久,它的创作者是端智 嘉,在一次酒后,他只用了短短十几 分钟就创作了这首歌的歌词。 

1981 年,端智嘉的第一部作品集 《晨曦集》 出版。“在当时,能出版一 本书十分不容易。这本书是他诗歌、 小说、散文等作品的合集,出版后很 快被购买一空。”龙仁青说。 

创 办 于 1981 年 的 藏 文 文 学 期 刊 《章恰尔》 是藏族文学创作的主要窗口 和园地,它的创办在藏族文学史上具 有划时代的意义,被人们称为“藏族 文学史上的里程碑”。端智嘉也是最早 在 《章恰尔》 上发表作品的作家。在 当时,《章恰尔》 的发行量可以达到 10 万册,很多文学青年都争相购买。 

1981 年 , 端 智 嘉 凭 借 长 诗 《一 个 梦 幻 的 梦》 更 是 荣 获 了 第 一 届 少 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的殊荣。 

在当时,端智嘉是少有的被全国 各地藏族学者公认的作家,他们评价 端智嘉,至今,用藏文写作的藏族文 人无出其右者。

downLoad-20190826092315.jpg

文学启蒙者

在海南州民族师范学校,龙仁青 经常跑到端智嘉所教的班级旁听课 程,没有座位,大家就站在教室后面 听课。 

“端智嘉老师主要教授古藏文和 当代文学,他上课内容丰富、妙趣横 生,每节课我们都听得津津有味。”龙 仁青说。 

也 是 因 为 端 智 嘉 的 到 来 ,唤 醒 了 海 南 州 民 族 师 范 学 校 很 多 学 生 的 文 学 梦 。 龙 仁 青 说 ,是 端 智 嘉 老 师 为 他 们 打 开 了 文 学 之 门 。 

有一件事情,龙仁青至今记忆犹 新。“有一天,端智嘉老师兴高采烈地 来到了教室,因为他的一组诗歌发表 在了一本杂志上,他特地拿过来给我 们看。他开玩笑说:‘我啊的一句,就 可能是五毛钱。’”龙仁青说。 

这件事刷新了龙仁青等人的认 知,他们这才知道,原来他们创作的 文学作品可以向各大报刊杂志投稿, 而且刊登后,还会有一定的稿费。 

还有一次,端智嘉在创作诗歌 时,居然将班里的某些同学的名字写 进 了 诗 里 。“ 这 让 我 们 觉 得 特 别 新 奇。”龙仁青说。 

在端智嘉的启蒙下,龙仁青所在 的班级,后来成为了海南州民族师范 学校著名的作家班,迄今已有四名同 学荣获“骏马奖”。

英年早逝

1985 年,一个噩耗震惊了藏族文 坛,年仅 32 岁的端智嘉因煤气中毒 身亡。端智嘉就像一颗冉冉升起的巨 星,在最辉煌的时候,忽然间坠落, 给藏族文坛留下了深深的遗憾。 

“ 端 智 嘉 老 师 去 世 后 ,很 多 藏 族 文坛的作家、学者都远从西藏、甘肃、 四川等地来参加老师的追悼会,那些 我们只在书上看到的作家纷纷出现在 了我们面前,可是老师却永远地离开 了我们。”龙仁青说。 

多年后,为了致敬端智嘉老师, 龙仁青翻译了端智嘉的许多作品。“端 智嘉老师在世的时候,他的作品虽然 在藏族文坛很出名,却因为语言的差 异,被汉语文坛所忽略。我在翻译完 端 智 嘉 老 师 的 作 品 后 , 将 它 寄 给 了 《人民文学》 的主编施占军先生,他评 价端智嘉老师的作品是中国文学里的 经典之作。”龙仁青说。 

在端智嘉以及同期的藏族母语作 家的影响下,之后的多年里,青海的 藏族文学发展迅速,如今已形成了由 老、中、青组成的发展梯队,青海藏 族文学迎来了最佳的发展契机。

责编:乔文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