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归荷处

5.jpg

盛夏,我背着相机前往万顷荷园,像是赴一场与荷花的约会。

“灼灼荷花瑞,亭亭出水中。一茎孤引绿,香乱舞衣风。”荷为文人墨客带来闲情雅趣,文人墨客也还了荷精美篇章,使荷魅力无穷。

夏天的天气极像猴子的脸,说变就变。刚才还阳光热烈,突然间下起小雨。老天爷的举动明了我心,我要的就是这样的意境。雨打荷叶,叶动珠闪,给荷园平添了几分曼妙与妩媚,也让我内心不觉凉意氤氲。

我抓起相机选择不同角度与周敦颐《爱莲说》里的荷对话。站在湖畔赏荷、拍荷已不过瘾,我轻步上了一叶扁舟。渔人点篙,载我驶向荷花深处。

眼前,碧莲绕舟,荷叶的清香,荷花的芬芳,以及苇草的气息,被轻风水汽裹挟着,从船头扑面而来。

舟滑行在清澄翠碧间,轻烟淡荡,翠色随人欲上船。置身如此阒静幽雅的环境中,物我两忘,颇有羽化登仙之感,仿佛自己就是满园荷花中的一朵,心神俱醉。

我一边拍照,一边仔细观察每张荷叶,恰似少女倒扣的裙摆,且反面都有一块粉红色的印记,点缀神韵,独特鲜明。难怪宁家珍在《阮郎归·睡莲》中写到:“绿裙漂荡掩朱云,娇娇满眼新。”我真佩服诗人的洞察力和想象力。

也许,正因荷花闹暑日,菡萏展欢颜,绿波中纤纤仙子就这样自然浸润我怀。不过,此时我忽然担心起来,生怕扁舟压破粉色花瓣红霞落,而涌动激情,怀满怜念。

一只蜻蜓在荷尖上驻足振翅,叶面上趴着一只虎斑蛙鼓着两腮四下张望,莲蓬上落只小黄鸟在磨喙,准备对荷叶下鱼儿下手。这些调皮的精灵在自歌自舞自开怀?还是在欢迎我的到来?反正都难逃我的相机快门。因一阵风、一场雨、一个人的经过,都会给这片荷园带来变化。昨天镜头前,也许荷才含苞待放,今天却满园怒放,葱翠欲滴。

从初夏的“小荷才露尖尖角”到深秋的“留得枯荷听雨声”,是一个完整的生命历程。在这个短暂过程中,大自然赐予荷的每个细微变化都给我带来摄影灵感,抓住每个节点,拍下它都是一种拥有。

扁舟驶出荷园,已是斜阳满湖金。回眸荷园,依然是不疾不徐、坚定笃默的倩影,在微风中翩翩起舞。莲在水中央,我在水一方,那满满的荷香飘进了我的心田,让炎热的夏天变得清凉。

责编:张晓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