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湖的黄昏

1.jpg

我乘坐的车子驶出德令哈的时候,已近下午四时。

开车的表弟说,我们到西宁太晚了,还不如在乌兰住一晚,明天一早去哈里哈图,下午再返回西宁。

此时,我的心里突然冒出一个念头:到青海湖看日落。我算了一下时间,如果顺利的话,我们一定会在黄昏时分赶到青海湖。于是,我提议大家到青海湖看落日。

好啊!到青海湖看落日,青海湖的落日我还真没看见过呢!表妹兴高采烈地响应道。

是啊,虽然我也是多次去过青海湖,却从来没有看过青海湖的落日。青海湖的黄昏,一定是温暖、恬静且富有诗意。

这样想的时候,我的心更加急切地期待着与青海湖的漫天红霞一起澎湃。

20时15分,我们如愿以偿地在黄昏时分赶到了青海湖。远远地,我们就看到夕阳已经把青海湖的水域染成了金色,我兴奋不已,表弟担心等我走到湖边时错过了落日。他将我不方便行走的实情告知了几个收门票的藏族同胞,希望他们同意我们将车子开到湖边。几个豪爽的藏族同胞没有丝毫犹豫,就答应了我们。

表弟将车开到湖边,我下了车,因为刚下过雨的地有些泥泞。表妹搀扶我走到了湖边。

站在黄昏的湖岸,有种时光停顿下来的错觉。向西望去,开阔的湖面上一轮浑圆而金红的落日冲出了乌云的重围,而它闪烁的耀眼光芒赋予我生命的激情,我举起相机对准了镜头,一幅没有边框的美丽画卷瞬间被我定格。

金波荡漾的湖面被落日的余晖燃烧得有些壮丽,湖水别无选择,捧出了她葳蕤的蓝,湖面上潋滟着的似乎是她们柔软的情语。

青海湖,你以你的宽阔来拓宽我的爱恋,你以你的洁净来濯净我的心灵,你内心的明媚引领着我走出生命的灰暗。

青海湖,我多想像恋人一样爱你,我的爱原始又清纯。等风在你宽阔的胸膛上开出朵朵浪花,我就交出我体内的浪花。

湖水是宁静的,只有那夕阳放射出万道金光去弹奏她蓝色的心弦时,她才发出诗意的赞叹,又仿佛梦境中的呢喃。

好冷啊!几个游客在我身边轻轻叫唤着。

冷吗,我怎么一点也没感觉到,你们是从哪儿来的?望着几个身穿夹克裹着披肩还在哆嗦的游人我问道。

我们是从浙江来的,你穿着短袖不冷吗?他们反问我。

我不冷。

表妹从车里拿来一条披肩,我说我不冷,你披上吧。

我抬起头来向西望去,湖面上的落日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但天边还是一片通红,余晖倾其所有弥散着爱的余温。我站在石碑前让表弟给我拍照,等我拍完照,看见湖边的游人已是寥寥无几,一阵风吹来,表妹喊起冷来,我知道我该离开了,但我真的舍不得离开,我嘴上答应着离开,眼睛却依然坚定地望着湖面,生怕它从我的眼前消失。

往回走的时候,我看到有一位藏族老人牵着一头白牦牛站在暮色中,他和它是那么的平静,平静得如同身边那一面蔚蓝湖水。是我们的离开归还了他和它的宁静,还是他和它本来就是如此的宁静?

我疾步走到他与它面前。那位藏族老者以为我要骑他的那头牦牛,他牵着牛迎了上来。当我说出我只想和那头白色的牦牛合影时,他摇着头连忙说,不骑不行。我说合影也给你钱,他还是拒绝,一定要我骑上去,仿佛只有我骑在牛背上他收费才合理,情急之中我用青海方言和他沟通起来,他答应着把牦牛牵到了我身边。

和白牦牛合完影,我才感到一阵阵寒冷,我们赶忙回到车上,表弟查看车载温度计,显示青海湖的温度是8℃。

等我们的车子驶出青海湖边时,一顶帐篷前已经点起了一堆篝火,一群人围在篝火旁欢快地跳起了锅庄,那一团熊熊烈火灼疼了青海湖的夜色,也灼疼了我的离愁。

我留恋青海湖给予我的那短暂的宁静,那一刻的宁静,似乎给了我一生的宁静。

责编:张晓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