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并不遥远……

海北(5239886)-20200522103735.jpg

资料图

我不止一次到过这片多情而静谧的草原。

说不止一次,有时是路过的,有时是专程拜谒的。说她是一片多情的草原,缘于这里是多少人向往的“在那遥远的地方”和流传着一段浪漫爱情故事的神秘天堂。说她是一块静谧的草原,因这里天空深邃幽蓝,白云絮絮如棉,草场丰美辽阔,山河清俊雅致,没有一丝喧嚣和浮躁,宛如一幅铺展在青藏高原北部的壮美画卷。

当汽车一路穿过蜿蜒迂回的海藏咽喉湟源峡谷,绕着南侧渐渐拔高的公路驶向一段大坝的顶端,眼前顿时出现一片烟波浩渺的海子。波光潋滟的水面上,一些知名或不知名的禽鸟在自由游弋,相互嬉戏。葱绿盎然的草原和闪耀着清晖的雪峰静静倒映在水中,如同一面明镜折射出一幅隽美的图画,清丽迷人,叫人不忍离去。

端直的公路像一把利剑向远处伸展。公路两边茂密的河柳如同一排排整齐的列兵,英姿飒爽地迎接着过往的车辆和行人。透过枝叶婆娑的阴翳空隙,视线中不时闪现群群牛羊,在宽广无垠的沃野间,它们时而朝一片丰润的草场聚拢而去,时而如抛洒的珍珠向四周扩散开来,将辽阔的大地点缀得五彩斑斓、清秀隽丽。

就在我张望着公路一侧形状诡异的几块巉岩峭壁时,汽车忽而在前方拐了一个弯,向西朝一条新铺的柏油公路疾驰而去。公路右侧一条迂回潺潺的河流边上插满了彩旗,一群衣着鲜艳的青年男女正穿梭在彩旗间,就着河畔碧草茵茵的草地拍照留影。他们身旁,不时闪现出一两个拉着白牦牛的当地牧民,打着手语在商量着什么。

车行不到半公里,便在前方停下来。我透过车窗,看到前面滞留了两绺长长的车队,中间窄窄的过道间,挤满了从一辆辆大巴车上跳下的游客。其实根本不用打听,这里便是草原上最热闹的一处地方了。司机张师傅似乎提前有了到此一游的打算,等我下车后,掏出车钥匙锁好了车门,尔后,跟随在熙熙攘攘的人流后面,不时回过头来,催促我快跟上。

经过一番前拥后挤,我俩被挤到了里面扎满蒙古包的茶园大门口,正当举目不定,惊奇地望着来来往往的人群时,门口那个中年女守门员冲我俩喊起来:“你们进不进?不进的话,让一下!”我窘迫地冲她笑了笑,又望了望身后的张师傅,不假思索掏出20元钱交给她,径直朝里面走去。

想不到,一进大门我俩便被眼前的景象所感染了。

这是一块不大的草地,顺着门口一条整齐的红砖铺路端直地向前方蔓延而去,路右是一顶顶新颖别致的蒙古包,透过敞开的小门望去,里面大大小小的柜台上摆满了各种藏式物件,几个头上包裹着头巾的藏族妇女,正用半生不熟的汉语招揽着生意。过往游客不时转过身来,随手从摊柜上挑选几样物件,经过一番简单的讨价还价,将挑好的物件塞进包里,带着满意的微笑,回身向前方走去。这些摊柜的正对面是一片开阔的草地,草地入口处,是一位怀抱小羊羔的藏家牧女的雕塑。不用说,她应该是这片草原的美丽女神——卓玛姑娘。不少青年游客流连在雕塑周围,有的双手合十,虔诚地敬献哈达;有的等待时机,挤到塑像前拍照留影。

塑像右侧不远处,两个藏族中年汉子挽着几匹矫健的骏马,等待游客骑乘。不知是草原辽阔的魅力招引着每一位游人的心神,还是缘自行走在草原上的那份冲动,每一位走进这片草地的游人,几乎都在跃跃欲试,想纵情驰骋一番。骑马的人群中,外地游客居多,两个招揽骑马生意的藏族汉子,此时已忙得不可开交。这边刚放下一位游客,那边已有一位游客嚷着要溜一圈。尤其那些颤颤巍巍被扶上马鞍的年轻女子,随着骏马忽左忽右的摇摆,吓得直尖叫。尽管如此,但从未看到有胆小的女子由此而翻身下马。两个牵马的汉子因此也多了一份细心,在草地的小道间牵着马溜奔起来,显得格外小心翼翼。

我们顺着一条舒缓的小道走到东端一处斜坡上,择一片视野开阔的空地坐下来。向四周望去,远处青黛色的山峦和近处芳草茵茵的原野清晰明丽,一览无余。那些穿行于草地深处的河流,如同一条银丝带,闪烁着晶莹的光芒,蜿蜒迂回地向远处漫延而去。正午的阳光从头顶直射下来,令人目眩。我仰卧在草地上,静静地望着湛蓝的天幕上一朵硕大的云朵任思绪飞扬。也就在举目仰望的那一刻,我才惊奇地发现,草原上的云朵是如此巨大。不,确切地说,这里的云朵离地面非常近,近得让你感觉不出它是在天幕上,而仿佛它是从山头上飘过来的,或者说它是从草地深处轻轻荡过来的,只要你一伸手,似乎就可触摸到。

午后,我们从草地西头的路口又折回了初来时的那条公路。此时公路上已不再拥挤了,先前停靠在路边的那些车辆,此时已了无踪迹,仅留下一些散漫的游客,穿梭于南北两面的民族风情园之间。

公路北面,是一处浩大的藏族风情部落,一座座矗立在草地上的五彩经幡,在丽日阳光下,极其斑斓夺目。沿着门口一条笔直的木栈道徐徐而行,迎面是一座高高的白塔,白塔的汉白玉底座上,雕刻着藏族吉祥八宝图案和文字介绍。透过南面的文字介绍,我才知道这个藏族风情部落叫达玉部落,是根据从前海北草原非常有势力的一个藏族部落而取名修建的。而今,部落原有的样貌早已消散在历史的烟云中,但透过白塔顶端肃立的三只五彩羽箭,我似乎感觉到这个部落在海北草原的显赫地位和家族势力。

白塔东侧木栈道的尽头,风情园的经营者搭建了一座演出舞台。舞台后背景是壮美的草原图画。开满鲜花的辽阔草原上,一位头戴藏式毡帽、身穿红色藏服的美丽藏族姑娘正举目眺望,一头健壮的白牦牛,静静站立在她的身旁,似乎在聆听着姑娘的心语。两位正在收拾舞台的服务员告诉我们,这里刚刚举行过一场演出,你们要是早来一步,就能看到海北草原上精彩的歌舞了。旁边一个举着相机正在拍照的外地女孩随口问道:“有卓玛姑娘的歌舞吗?”两个服务员一时没反应过来,迟疑地望望那女孩,摇了摇头。我起初觉得女孩的问话有些好笑,但转念一想,她和那些众多的外地游客一样,都在寻觅歌曲《在那遥远的地方》里藏族姑娘卓玛的芳踪……

薄薄的夕晖在草原上投下一片金色时,我们踏上了归途。汽车穿行在宽广的原野中,一片片闪耀着银浪光斑的草原向身后闪去,一群群牛羊在视野间化作一两片云朵急切地向远处飞去。那些盛开在草原深处的鲜花,在橙色的光晕里,极其绚丽缤纷,摇曳着蹁跹的舞姿,似乎在跟每一个过路的行人招手作别。

我不由伸出头向窗外望去,视线不远处,一簇簇猩红的花儿正在绽放,它们悠悠地在空旷的原野蔓延开来,向那片青色的高地汹涌而去……  

责编:张晓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