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六月六”

童年的记忆中,家乡乐都有个非常流行的习俗:每到农历“六月六”这天,人们要做两件事:喝药水,拔药草。

到了这一天,人们或呼朋唤友,三五成群,或扶老携幼,带上家眷,来到地处乐都高庙镇的柳湾泉,面对突突冒水的清泉,毕恭毕敬,敬献果品,尤其是那些胃口不好、肠道有病的人,更是虔诚有加,他们双手捧水,祈愿药王保佑,水到病除,而后慢慢咽下手中的清泉水……

泉,还是这个泉;水,还是这个水,平素啥样就啥样,为什么今天就这样神奇?听老人们说,药王爷在今天的泉水里下了药,喝了今天的泉水,包治百病,神清气爽,对肠胃病,那就更是“一把抓”。对于这样的典故渊源我没有做过调查考证,究竟治好了谁的肠胃病,我也没有记忆,可有一点,却是千古不变的事实:这柳湾泉,年年流,代代淌,像母亲的乳汁,哺育着故乡,人寿年丰,六畜兴旺;这柳湾泉,年年流,代代淌,成就了世稀的彩陶文化,铸就了丰厚的远古文明。因而,“六月六”喝药水的习俗,依然在不断延续。

到了农历“六月六”,整个柳湾杨柳婆娑,绿荫遮日,白杨钻天,百草繁茂,青稞泛起金浪,小麦开始收割,人们围坐在树荫下,簇拥在泉水边,吃着,喝着,说着,笑着,心胸像田野一样舒展开阔,心情像麦浪一样翻腾喜悦。照实说,这一天是庄稼人在一年中最为原生态的田野消暑活动。今天放松一下,养精蓄锐,明天“龙口夺食”,挥镰收割。早一天,就是收成,抢一点,就是年景。五黄六月,风雨莫测,绝不能让到口的粮食毁于冰雹。

家乡的人们还有拔药草的习俗。到了“六月六”,乡亲们遍走田野,拔一些药草,拿来阴干,以备日后头疼脑热时服用。此日采集的药草有荆芥、薄荷、车前子、麻黄草、响炮子、铲铲子、野菊花、艾叶等,这些药草在《本草纲目》中都能找到依据。我曾在《中国土族》杂志上看到一篇文章,说生长在这里的药草就有一百多种,并把它的俗名和学名都列了出来。所有这些药草,都在乡亲们的采集之列。在我童年时,人们就常靠这些草药来治病。

同样的药草,平时被人们熟视无睹,偏在“六月六”争着采集,为何?现在看来,乡亲们笃定地认为,这一日必有药王保佑。除此,也有它的科学道理:农历“六月六”,时令已进入小暑,药草的根茎已经长老,果实已经成熟,是它药性的最佳时期,这时的草药疗效最好。这是家乡劳动人民的经验总结,是长期观察实践的结果。

转眼间,又到农历“六月六”,记起家乡喝药水、拔药草的传统习俗,脑海里翻飞着乡人云集、其乐融融的热闹景象,而鼻息间,甚至能闻到童年时代那清香淡雅的药草的清芬……

责编:乔文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