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凉世界莫干山

暑期,自然想到避暑。几位好友碰头后,选定了素有中国四大避暑胜地之称的莫干山。莫干山位于浙江省德清县境内,因春秋时吴王阖闾派莫邪、干将在此铸就绝世雌雄双剑而得名。

到达德清,汽车在蜿蜒山道上穿行。沿途满目碧翠,溪水潺潺,几许清凉。至景区换车上山,“夹道万竿成绿海,风来凤尾罗拜忙。”峰回路转,四处流淌着绿,仿佛一切被绿色浸染。

站上山巅,凉风习习。阳光透过树木、竹林,留下深深浅浅的斑驳,摇曳成一个婆娑的境地。漫山遍野的竹,层层叠叠,挺拔修长,青翠欲滴,如大海般波涛滚滚。我多想乘一叶轻舟,在绿海中畅游,那定是神舒肤爽之感。这里毛竹居多,也有淡竹、木竹、苦竹、紫竹、凤尾竹等,新竹宛如女子涂抹了一层粉底,略显鲜嫩。我不禁想起儿时的夏夜,赤膊睡在竹席上的情景,凉丝丝的,那种透心凉至今难忘。

极目远眺,山峦连绵起伏,云朵变幻多姿,或堆积如絮,或几丝游离。云的白似坠落竹海,竹的绿欲飘上蓝天,相互映衬着,尤为清新悦人。

一路鸟鸣声声蝉儿歌。眼前一幢二层楼掩映在树林间,大块的砖石墙面、深绿色的窗户,与周边的环境协调,拱形的窗子让人想起陕北窑洞。看似不起眼,却赫然写有“毛主席下榻处”。1954年3月毛泽东主席在杭州主持制定第一部宪法期间上山视察,当看到此建筑,或许想起延安那段峥嵘岁月,欣然下榻休息。室内仍保留原样,一面墙上镌刻着毛主席手书《七绝·莫干山》:“翻身复进七人房,回首峰峦入莽苍。四十八盘才走过,风驰又已到钱塘。”全诗意兴盎然,洋溢着轻快心情。

穿过清凉亭,登上旭光台,这里能看到山的全景。一幢幢别墅散落于茂密竹林间,依山就势,高低错落,或粉墙红顶,或黛瓦灰碧;或左右相邻,或遥遥相对;造型或中或西,屋面或陡或缓,如一粒粒珍珠镶嵌于绿色霓裳,构成了一幅美丽磅礴的画卷。山凹间盈盈一湖水,闪着晶莹的亮,如人间瑶池,把山衬得楚楚动人。莫干山有“万国建筑博物馆”之誉,自19世纪末开始,西方人在山中建造别墅,至20世纪30年代,民国富商政要筑屋避暑,风格各异的建筑俨然成了一道独特风景。

来到松月庐,单从名字上看就觉得美,因周围古松参天,二楼的大阳台呈半月形而得名。倘若到夜晚,应有“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的诗境吧。室内陈列的实物和照片,记载了一段历史。此处曾是蒋介石的官邸。1948年7月,为挽救摇摇欲坠的统治,蒋介石在此召开币制改革会议,决定发行“金圆券”,但终逃不出失败的命运。仅过几个月,蒋家王朝随着人民解放战争的隆隆炮声而土崩瓦解。站在阳台上举目而望,峰峦锦绣,满目青翠,一只只用于风力发电的“大风车”不停地旋转,村庄一派祥和,早已换了人间。

从芦花荡公园出来,我坐在石凳上静静地看着满壁的爬山虎。太阳已偏西,阳光倾泻在高大树木上,和着风过竹林沙沙声响,优雅舒缓的钢琴声从一家咖啡屋飘出。或许屋内的客人正喝着咖啡,说着悄悄话;或许在幽静的院内,漫步鹅卵石小道,闻一缕花香;或许和我一样,呆呆地坐着……

回到山脚下一家民宿,四层楼房,翠竹环绕,淙淙溪流打屋旁流过。院内种满了花花草草,撑开的太阳伞、铁艺的桌椅、精致的秋千,一看就是放空自己的地方。

简单休整一下即用晚餐。山里人朴实,菜就地取材,做法也不花里胡哨。土鸡汤炖得香味浓郁,喝上一口,香气瞬间在唇齿间蔓延。笋干烧肉,笋干喷香,五花肉不肥不腻,让人回味悠长……

晚饭后坐在秋千上摇晃,夜风拂面,星光把山的轮廓勾勒得朦朦胧胧,虫儿呢喃,偶有几声犬吠,这是一种久违的清净。吾心澄澈,轻轻吟诵起陈毅元帅的词:“莫干好,夜景最深沉。凭栏默想透山海,静寂时有草虫鸣。心境平更平。”

责编:乔文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