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想象,与写作的力量

——多吉卓玛《不眠》印象

摆在眼前的是多吉卓玛的作品集《不眠》。确切地说,这是一个中学生习作的选集。从我所了解的中学生学习生活的情况来看,多吉卓玛在出版了她的第一部习作集之后短短三年就积累了这些文字,对于一位每天“披星戴月”的中学生来说,应该是非常不易的。多吉卓玛对写作的热爱是她能够坚持的最大动力吧。我这样想。但是,读完这个女孩的作品,我还是强烈感受到一种不一样的力量。

在我看来,是青春的力量激发了这个年轻人的写作。导演贾樟柯在谈及他的电影创作时说:“青春的力量就在于不满现实。”多吉卓玛这样解释她集子的命名:“在这场‘不眠’的青春里,我们曾悲伤、失望、倔强、疯狂”。在青春期,我们最大的财富就是可以挥霍的健康、睡眠、情绪,还有犯错的自由。这是独属于青春的财富,也是来自青春的力量。所以,这部作品集中莫名情绪的左奔右突,情感激流的涌泻,来得非常真实和自然,不由得让人想起我们自己的遥远青春。不同之处在于,多吉卓玛用文字记录了这一切。就像她自己所说的那样:“开始写作的理由……或许就是为以后终将逝去的自己留下存在过的证据吧。”这种青春期莫名的伤感或昂扬于我们是多么熟悉又多么陌生。用文字留下它,这让写作,这种人类古老的行当在庄重、神圣之余平添了几分复杂的情绪,像幼儿最初握笔时的涂鸦,像孩童首次将手指指向那一轮金黄的圆月,真实、坦荡。即使文字粗粝也要传达最本真的情绪和最原初的情感。青春的力量,沉在一个“实”字。

仅仅激越,无法体现一个初入写作境界的少年的笔力。这个年轻人的写作还具有一种想象的力量。作为一种创造性活动,多吉卓玛的写作拓展了她的人生的边界,而想象的力量,不断扩展了她写作的外延。因为阅读,多吉卓玛拥有着良好的文本体验能力,虽然这种能力接近天赋,但是大量的阅读还是能够提升体验、感受,进而悲悯万物的能力。我们的人文教育最需要倡导的就是这种能力的培养,因为它关乎我们判断力的形成和三观的养成,关乎经历漫长的人生之后,我们的心灵与道德的形态。多吉卓玛能够从一首诗歌中体会到死亡的阴影,能够发出“多华丽就有多短暂”的生命的终极追问;能够以俳句的方式与古人神游,与万物相接。最重要的是,她能够通过文学的想象,完成对普通生活的向往,尊重常识,心智健康。这是在她这个年纪我们能够乐见的,文学对她是最好的滋养。

文学与写作是富有力量的。当它与一个年轻的生命碰撞,就注定像那个不眠的夜晚一样,烟花飞舞,灿烂夺目。

责编:乔文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