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作物医生”米六存

(6月24日8版中国梦)时代答卷人(分离(9449058)-20220624101014.jpg

米六存(右)与青海省农业技术推广总站黄霞一同做油菜角野螟越冬成活率调查。 杨晓鹰 摄

第一次在同事老刘那里听说了米六存,他说那女的可以花两三个小时看虫子,而且看虫子时两眼放光。没想到过了几天我就见到她了。

那天,我去大通回族土族自治县农业农村局办公室帮忙整理档案。到工作室时,已有两三人在那边忙活。因为迟到,我错过了大家的自报家门。办公室没水壶,只见对面短头发、大眼睛的老师对旁边的女孩说,我的办公室就在四楼,咱们去取一下烧水壶。不一会儿就见她们拿着接满水的烧水壶进来。年轻女孩说,米老师办公室有很多昆虫标本。我想,难道眼前这位短头发、大眼睛的老师就是米六存吗?果不其然。

档案盒子的厚牛皮纸板很硬,动不动就会划伤手,米老师说她办公室有手套。这次我自告奋勇跟着米老师去取手套。进了她的办公室,我就被陈列在文件柜里的几组蝴蝶标本吸引住了。米六存见我喜欢,就忙里偷闲给我介绍那些蝴蝶,哪个属于粉蝶,哪个属于凤蝶,还有它们的生活习性。旁边柜子里还有瓢虫标本,那些大大小小的虫子背上有横条状的、竖条状的、心形状的花纹。米六存说,瓢虫发现蚜虫时,会像老虎扑食一样一下扑上去。通过她的讲述,我才知道不是所有的瓢虫都是益虫,有一种危害土豆、辣椒、茄子等茄科类作物的瓢虫,它会食用这些植物的茎、叶,导致作物畸形和减产。为了详细了解和掌握这些瓢虫的生长发育情况和生活习性,米六存还在自家阳台栽培了一些蚜虫喜食的植物,用以繁殖蚜虫、培养瓢虫。那只黑缘红瓢虫总是早出晚归去猎食,白天看不见踪影,到晚上它就会准确无误地出现在同棵植物苗叶片背面。米六存说,每个瓢虫都有自己的活动规律,背上有花点的同种瓢虫会组成一个小团体。为研究麦奂夜蛾的生活习性,她专门跑了几十公里路从地里捉了夜蛾幼虫养在家。夜蛾科的蛹腹部有尾刺,它会扭转柔软的身体,用尾部钻头似的腹刺钻松泥土,把自己藏进泥土加以保护。蛹羽化时,会将腹部的体液挤压到翅脉上,使其翅膀慢慢伸展、强壮。

她的讲述将我引到一个全新的世界中去:那些看起来笨重的瓢虫变成了一个个敏捷的战士;那些头上顶着丝状触角的甘蓝夜蛾一堆能产几十枚卵,它的幼虫有淡绿、灰绿、褐色的;大菜粉蝶的幼虫化蛹时一根白丝固定住自己的腰,再用一根白丝固定住尾部后,等头部开裂,就不停地扭动身体,蜕皮后化成蛹,等第二年再次出现时,那些丑陋的蛹就羽化成“仙女”模样了。米六存说虫子的世界很干净、简单,也特别有意思……

讲这些时,她目光炯炯,只有对职业发自内心热爱的人,眼中才会有这种光芒。

米六存办公室桌子上摆满了蛾、蝇、甲虫等昆虫标本。她告诉我,她已经将青海大通生活的瓢虫类基本收集完整,目前,她打算利用闲余时间整理之前捕获的昆虫,将它们制成标本。她说昆虫标本制作有难度,又很容易破损,现在有一种很先进的制作标本的液体,用这种液体可以制造出类似琥珀的昆虫标本,可以实现永久保存,但是制作成本太高,目前很难实现。

后来我们几个临时抽调整理档案的人都熟稔了,就各自聊起家庭、生活和工作状况。米六存说,她平常生活工作压力大时,就会观察昆虫,看它们如何从卵变成蛹,再从蛹到羽化。她牵念夏天从很多地方捕获的昆虫,想着这边工作一完,就马上着手把它们制成标本。这些是她和同事驱车几十公里到农田捉的昆虫,有吃蚜虫的瓢虫,有吃麦秆的麦茎蜂,还有吃油菜荚的角野螟等。

植物保护也叫植物医学,是农学学科门类中的一级学科,下设四个二级学科,即植物病理学、农业昆虫与害虫防治、农药学、入侵生物学。

在全世界面临粮食安全危机情况下,植保工作,特别是农作物植保工作显得意义非凡。

1998年7月,从青海省农林学校农作物专业毕业后,米六存被分配至大通回族土族自治县农业推广中心植保站工作。2003年至2006年,她又被派往城关镇农科站做驻乡技术员,从事农业技术推广工作,主要从事测土配方施肥、科技示范推广项目、农业科技指导培训等工作,三年后她重回农业推广中心,依旧选择干植保工作。和她一起干植保工作的同事有的被调走,有的去了其他科室,但她一直坚守在植保工作岗位,除了喜欢这份工作之外,她坚定地认为,只要坚持干好一件事,才能有所收获。

米六存说,人的一生总会经历起起落落。跌倒一次,绝不能放弃,而是要想着在哪里跌倒了就在哪里站起来。工作也是一样。

为掌握大通县域内农作物病虫害情况,每到夏天,米六存都会去农田捕虫子、照照片、录视频,用来做研究。但是以前手机像素不高,好多照片传到电脑后都看不清楚,无法做虫子鉴定工作。

2018年,全省有一个油菜虫害调查,目的是开发油菜害虫智能识别软件。米六存承担了此项任务。当时,给她配发了一部装有田间照相系统软件的手机,可以显示田间温湿度,所照的相片可立即上传到照片收集平台系统中,便于软件开发。她用这部手机拍了很多昆虫图片,这对她来说是件非常兴奋的事情,因为这些照片对调查农作物虫害工作有非常大的帮助。在调查期间,米六存大量地翻阅病虫害方面的书籍,渐渐成为大通农作物病虫害方面的能手。外州县的有些同仁也会向她咨询昆虫方面的知识,她会毫无保留地分享给别人。

农作物绿色防控、化肥减量是实现农业绿色发展的重要举措,是国家制定的大政方针。在青海,农民在小麦田间常使用除草剂除草。除草时,很多种植户也会对田塄坎施药,长此以往,塄坎上就只剩下禾本科杂草了。而这些禾本科杂草却是秀夜蛾和麦奂夜蛾等昆虫的繁殖地,它们最喜欢在冰草和芨芨草等禾本科植物根部越冬。每到春天,等禾本科的杂草长出来后,它们的幼虫就会取食这些植物,吃饱后,重新回到禾本科植物根部待着,直到化蛹、羽化。化学除草剂的大量使用,特别是双子叶植物杂草被除草剂消灭后,很多益虫就失去了中间宿主。比如说瓢虫、草螟、食蚜蝇。乱用农药后,益虫中间的宿主没了,可害虫的宿主却被留了下来。长此以往,害虫便没有了天敌。

米六存说,现在好多农民,只要见苍蝇、虫子就打农药。很多人都不知道,其实蝇类中,也有一些益虫,比如吃腐烂东西的腐生蝇,寄生在夜蛾科昆虫幼虫身体里的寄生蝇,还有专门吃蚜虫的食蚜蝇……在大通地区,田间蝇类以益虫居多。米六存说,如果只打农药,不仅会杀死害虫,也会对生活在农田里的益虫造成伤害。

除了抑制害虫,有些田间昆虫,比如蝇类还参与授粉。昆虫参与人类农业生产,通过授粉可以增产百分之四十左右。如果昆虫不授粉,种出来的辣椒,还有西红柿都是畸形。如果没有蜜蜂等昆虫授粉,大田种植的油菜籽就会出现很多畸形角果或者无籽、瘪粒。

米六存说,莫让杂草药杀了它们的宿主,日常除草时,最好保留田垄上的植物,这样也是给益虫一个寄宿繁殖的机会。治害有指标,灭虫有方法,“预防为主,综合防治”方为上策。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是米六存笃定的真理。为了掌握大通县春油菜主要害虫的发生规律,米六存主动承担起试验的任务。试验田调查每三天进行一次,调查前必须做好所有试验用具与器材的准备工作。因为试验地(逊让乡八里村)距单位二十多公里,来去时间非常宝贵。第一天去试验田换色板、换小菜蛾性信息素诱捕器、取杀虫灯内的昆虫。取回昆虫后的两天之内要及时制作昆虫标本(虫子变干不利于做标本)、调查并记录色板诱集的昆虫种类与数量、诱捕器内小菜蛾数量、杀虫灯捕杀的昆虫分类记录、查阅资料、昆虫鉴定,每次调查前必须处理完上次调查相关数据与标本。调查会从5月持续到9月份,夏季多雨,田间多露水,米六存鞋袜、裤子常常湿透了,又无法及时换下,长此以往后导致米六存左股骨骨髓炎复发。手术后,米六存没有多休息,而是继续开展标本的鉴定与整理、调查数据分析与技术总结等一系列工作……

女儿两岁时,一是因为工作压力大,二是孩子需要照顾,米六存一度考虑调到乡上工作,可想到要离开自己喜欢的工作,她纠结了,最后还是留在了植保工作岗位上。

虽然自己工作繁忙又辛苦,但每到仲夏看到“千畦细浪舞晴空”的景象,她的苦累便会化作甜蜜和欣慰。米六存说,作为大时代中的一个赶考答卷人,自己的考卷一览无余展示在土地里,而这个主考官就是老百姓。老百姓的庄稼丰收了,他们脸上有笑容了,她就觉得自己的考卷取得了好成绩。

责编:乔文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