橐吾

5e639426-7c8a-4a02-94c1-6bc45e9eb623.tif.jpg

橐吾 祁凯章 摄

几年前就认识了橐吾,印象很深。但是,今年盛夏,见到烟岗沟的掌叶橐吾时,仍不免吃了一惊。

一般以为,多年生草本植物橐吾,大多生长在云南、四川、贵州、甘肃西部、陕西北部、山西、内蒙古、河北、湖南、安徽以及东北地区,特别是俄罗斯东西伯利亚、欧洲大部分地区,只有少量橐吾在青海分布,所以见到如此大面积的掌叶橐吾,出现在湟中县土门关烟岗沟,这样一个毫无名气的地方,且比我在青海民和、互助、平安见到的其他橐吾物种,更加丰满健硕、活力四射,的确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

橐吾的别名叫款冬花,又被称为西伯利亚橐吾、北橐吾、大马蹄、葫芦七、马蹄叶、山紫菀。菊科,千里光族,橐吾属,花果期7月至10月。根肉质,细而多。茎直立,最上部仅有叶鞘,鞘缘有时具齿。花序被白色蛛丝状毛和黄褐色短柔毛,鞘膨大,下部光滑,被枯叶柄纤维包围,在深绿色的草丛中显得格外耀眼。海拔373米至2200米,沼地、湿草地、河边、山坡及林缘的生长环境,与烟岗沟接近,这兴许就是我能够在此遇见一朵又一朵紧挨着的金黄色掌叶橐吾的原因吧!

从药效上看,橐吾的作用各有不同,比如蹄叶橐吾,据《朝药志》记载,专治气管炎、肺结核、咳嗽、气逆、咯痰不畅、咳嗽咯血。根及根状茎,可润肺、化痰、定喘、止咳、止血、止痛,还可用于治疗肺痨;黄帚橐吾,专治宿热、解毒、愈疮。另有催吐,助消化的作用,可治疗陈旧疫疠、黄水病、疮疡、中毒症;大头橐吾,用于跌打损伤、腰腿疼痛、痈肿初起;离舌橐吾的根及根状茎,甘、凉,可润肺降气、祛痰止咳、活血祛瘀。蒙药中掌叶橐吾被称作阿拉嘎力格一扎牙海。据《蒙植药志》记载,主治麻疹不透、痈肿,根,苦、温,可润肺、止咳、化痰。花序,苦、凉,可清热利湿、利胆退黄。

不过,从烟岗沟回来后,还是不由地一直沉浸在对它的联想中。相信植物学家一定不会忽略,除却掌叶橐吾外,还有其他橐吾物种生长在青海的事实。我清晰地记得在民和、平安、互助等其他地方见过的橐吾,远不止掌叶橐吾一种。

请教郭延平教授后才得知,植物学家对橐吾的研究已非常深入,仅《中国植物志》便记载了十几种橐吾物种分布在青海的事实。另外,西北高原生物研究所著书《龙胆》的两位研究员何廷龙、刘尚武夫妇,最早就是研究橐吾属的,这说明,青海绝对不止一个橐吾的物种,否则,他们就不会花毕生的精力在青海研究这个属。

烟岗沟是当地人极喜欢游玩的地方。沟底有水,水边草木丰美。走近森林深处,一条进行光合作用的绿色长毯在脚下延伸,上涌的绿潮使整座山坡散发出青草的浓香。远望中,掌叶橐吾在香草中卓然而立,围绕在她们身边的微孔草、风毛菊、马先蒿、露蕊乌头、珍珠梅、紫荆,给高原绿茸茸的夏季色调,添上了无数跳跃的颜色,紫色、蓝色和红色相映成趣。草丛深邃烂漫,绿叶捕获的巨大能量,形成了烟岗沟森林生态系统的基础。

不知不觉中,我和儿子果果沿着水流来到了宽阔的草地,杏黄色的马先蒿,成堆生长,像女人用丝线绣在锦缎上的艺术品。我一激动,步履趔趄,一脚踩空,陷在了水里。天哪,厚实的草皮下,居然全是积水。平展展的绿绒毯,是望不到头的湿地。我喜出望外、欣慰之极。儿子果果,也为眼前的湿地景观陶醉,端着相机一个劲地拍照,生怕漏下一朵小花。

天蓝得透彻,无一丝云彩。顶着日头,盛开在草地上的野花各有各的心思、各有各的活法。一串串蓝色的长柱沙参,铃铛似的在微风中轻轻晃动,就连植株矮小的火绒草、珠芽蓼也比平日里看到的茁壮艳丽。这或许同样是掌叶橐吾在此地生长旺盛的原因吧!所以说,自然的美是无限的,人感受到的美却是有限的。你完全不知道,什么时候、什么地方,会出现你意想不到的事。只有在研究普遍规律的基础上,用心地关注各种各样的特殊性、差异性,才能建立新的知识,才能更好地、更全面地提炼和概括一般规律。

山坡上的绿色渐浓。奇怪的是,河沟边生长着的灌木金露梅和银露梅却不甚高大,花瓣也远不如南佛山下看到的大。谁能想到,才隔了十几公里的路,山水颜色及野花的形态,就有如此明显的差异、微妙的变化。

坐在草地上,忘记凡尘琐事,静静地凝视一朵健康向上的掌叶橐吾,多么幸福。现在,有很多人愿意去野外实地考察,关注野生植物的生存环境,了解大自然中与人类相濡以沫、一起成长的生物。

度过了一个难忘的下午,掌叶橐吾仍无疲倦的样子。余晖彤红,光线下的掌叶橐吾俏丽挺拔,更美,更动人。

责编:乔文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