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铸的锅里烙馍馍

——“藏在味蕾深处的乡愁”系列之一

味蕾的记忆是长久真实的。无论走到哪里,最最怀念的,还是儿时尝过的味道。它正如家乡的田园风光一样,能勾起人心头最浓的乡愁……

“铁铸的锅里烙馍馍,青烟儿把庄子罩了。”这句“花儿”形象地描绘出了河湟妇女烙焜锅的场景。记忆深处,焜锅、月饼、花卷、油果儿、馓子、油饼儿……河湟馍馍那别具特色的味道,成为留在味蕾之间阳光的味道、时间的味道和乡愁的味道。

1.jpg

炸馍馍。石延寿 摄

在彩虹的故乡,土族人就连做馍馍也追求颜色的搭配,香豆、红花、红曲既是天然香料,也是点缀馍馍的天然色素。香豆也称“苦豆”,是一种开小白花的绿色植物,每当苦豆未开花时,摘其嫩叶,晒干捣碎成粉末。红花和红曲则用的是花朵,红花焦黄,每到夏天,家家户户地埂边的红花都开出鲜艳的花朵,因为红花叶子带刺,故在太阳未爬出山头前摘取,晒干捣碎备用。

在我的记忆里,最难忘的就是八月十五中秋节的馍馍了。

在中秋节,亲人们都会蒸制两种月饼——大月饼与小月饼。大月饼是祭月用的,小月饼则是走亲访友时带的礼品。

月饼的美观和可口与否,可以看出主妇茶饭手艺的高低。大家最怕吃碱面放的过少的酸馍馍,俗语谓之“懒婆娘调面不洗手,蒸下的馍馍酸啾啾。”

蒸月饼务必要“层”,做祭月亮的大月饼每扇蒸笼只蒸一个月饼。制作时,先把和好的面一片片擀成圆形,直径比蒸笼略小,在上面分别撒上绿色的香豆、紫红的红曲、焦黄的红花,再用长嘴油壶均匀地浇上菜籽油,撒上红糖,用手掌抹匀,抹好一张就放到蒸笼里,底层较厚,中间的约五六毫米厚,按照不同颜色依次叠加起来,总共约十来层,最后用极薄的面皮包起来,接着在表面贴上用面皮做的各种花卉图案。此外,大月饼中心还要做一蟠桃图案,然后捏制一条长蛇,从左盘卧起来,蛇头对着蟠桃;同时,还要用掺了香豆的绿面做一只青蛙,眼睛用花椒籽来点缀。

2.jpg

八月十五的河湟月饼。王祥奎 供图

做小月饼时,勤劳智慧的土族妇女还特别讲究用花卉图案做点缀。做花卉图案是一道复杂的工序,许多女人只用一根筷子、一把木梳和一双巧手,用搓、挑、掐、切、抹、转、印、染等手法,就能塑造出形象逼真的面花面叶等图案贴在月饼表面。一般塑制的面花有梅、兰、竹、菊等花草图案,心灵手巧的女人还会塑制出莲生贵子、金鱼搬莲、老鼠拉葡萄等图案……

八月十五这天,姑娘、女婿给丈人丈母送月饼,外孙给外爷、外奶奶送月饼,外甥给阿舅送月饼……河湟谷地家家有客,户户来亲,搳拳敬酒之声,不绝于耳。

除了八月十五,最让人难忘的莫过于过春节时的炸油馍馍了。

每当腊月二十三过后,河湟人开始进入炸油饼、馓子、油果儿的忙碌中。炸油馍馍,佐料的取舍、时间的选定、走油锅时的郑重其事,充满了年的味道。家家户户把炸好的油饼、油果儿、“翻跟头”以及蒸好的花卷储存在四五个陶瓷大缸里,将过年的喜庆演绎到了极致。

岁月悠悠,故乡这支清远的笛歌,总在有月亮的晚上响起。风扯着炊烟,在村庄的上空飘荡,浓浓的乡愁,在游子的心头漾起……

责编:张振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