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悠长的洋芋

——“藏在味蕾深处的乡愁”系列之二

“清爽爽儿的洋芋花,香喷喷儿的菜花,毛敦敦儿的大眼睛,甜丝丝儿地笑下(哈)。”“过了平安到互助,洋芋花(嘛)开下的好看……”五六月的河湟谷地,色彩斑斓,“花儿”嘹亮,一块块洋芋地里绽放着白色的、粉紫色的花朵,成为河湟谷地富有诗意的风景。

吸收了一个夏天的阳光与养分,入秋后,就到了品尝新洋芋的季节。清晨,主妇们到洋芋地里,刨出一篮白白胖胖像新生儿般的洋芋,连同新摘的大豆角放进锅里蒸煮,让家人尝个鲜。炊烟升起,朝阳初照。在初秋的清早,那一缕缕新洋芋和豆角清香的味儿弥漫在村落的角角落落。

记忆里,最难忘也最令人激动的,还是收洋芋的时候。洁白的秋云下,黛青色的山峦依然风姿绰约。再近一点的起伏的山塬上,梯田层层,塄坎上几株山柳或白杨的枝叶依然在微风里轻轻摇曳。不远处的村庄里,人声和拖拉机的突突声交汇着,打破了山乡的宁静——收获洋芋的时候到了。

1.jpg

挖洋芋。冶晓辉 摄

河湟谷地到处是忙着挖洋芋的人们。乡亲们首先将开始枯萎的洋芋秧蔓一垄垄拔起,随着犁铧欢快的流动或铁锹的翻动,白花花的洋芋翻滚着涌了出来。

到了晌午,乡民们就地取材烧洋芋。只见大人与小孩一起动手,先挖出一个“锅台”,上面垒上土坷垃,引燃柴禾,使劲烧。直至上面的土坷垃由黑至红、红中带灰,此时将挑选好的洋芋送进门洞,再快速地将地灶门用土坷垃密封。不久,焦洋芋的喷香飘散开来,惹得人舌根生津。挖洋芋的人们循着香味而来,尽情地享用这地道美味的烧洋芋。

收获后的洋芋,大部分被储藏在自家的窖里,其余的各有用途。劳累了一个秋季,“洋芋包子”成为乡亲们的最爱。记得母亲将焜好的洋芋去皮切碎,炝上野葱花,加上佐料,制成包子。只要一家蒸洋芋包子,那浓郁的野葱花的香味就弥漫在村落小巷,刺激着乡民们的味蕾。现在,儿时的伙伴虽说都已进入不惑之年,但“洋芋包子”依然是我们时常念叨的温馨话题。

除此外,河湟妇女更愿意挑选较大的洋芋磨粉,做成鲜嫩可口的洋芋擦擦和洋芋酿皮。她们拉着家常,磨着洋芋,将盆中用洋芋磨的汤汁舀出来,加上适量的面粉,搅拌匀称,再盛到铁锅里烙或放到蒸笼里蒸,最后做成的便是“洋芋擦擦”,也叫“洋芋津津”,加上佐料食用,酥软筋道,美味十足。

与制作洋芋擦擦不同,洋芋酿皮的制作要精细得多,需要将磨好的洋芋汁液多次过滤,除尽残渣,制成洋芋淀粉,再进行后面的烹制步骤。洋芋酿皮最常见的就是馏酿皮和蒸酿皮。馏酿皮酥脆,蒸酿皮柔嫩,加上醋、韭辣、蒜、油泼辣子、芥末等佐料,一碗酸辣爽口的洋芋酿皮就做成了。

岁月荏苒,洋芋花开依旧。那普普通通的洋芋,历经风雨,一垄垄、一行行书写着自己的传奇故事。它们蕴藏着甘醇绵长、回味无穷的味道,成为河湟游子记忆深处永恒的乡愁。

责编:张振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