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索儿

——“藏在味蕾深处的乡愁”系列之四

麦索儿有一种别具特色的味道。

在孩提时代,我们村里个别人家种有青稞,一进入秋日,我们兄妹几个就缠着妈妈做麦索儿。

做麦索儿,要经过摘、扎、剪、蒸、搓、簸、磨、拌、炝诸道工序。

一大早,母亲就到青稞或小麦地里,选取一株株穗头长而匀称的麦穗儿,在离穗头约一尺左右的地方将秸秆折断,折的多了,就用麦秸秆扎成一束一束的,再剪去麦芒……

那时,围着锅台看母亲做麦索儿就是一种幸福。只见母亲先往大锅里舀上适量的水,把扎好的青稞或小麦束一 一摆好,锅沿上放上草辫子(河湟农村在锅上放的一种扎制麦草圈)防止漏气,盖上锅盖,再用文火煮。在土乡,人们把这叫“焜青稞”。

1.jpg

麦索儿。图片来源:网络

火苗摇曳,雾气蒸腾,青稞的香气弥漫。 起锅的时间到了,揭开锅盖,撤掉草辫子,捞出一把把蒸煮好的青稞或小麦,趁热在背篼上搓,于是,青稞粒或小麦粒纷纷扬扬,从背篼上滚落,汇集到背篼底下洁白的布单子上。

这些透亮温润的青稞粒或小麦粒中,难免有一些没脱去麦壳,要将它们从中分离出来,农人自有办法——用簸箕簸。依靠人力的簸扬,麦芒以及脱离了麦粒的空壳会被风吹向一边。留在簸箕中的青稞或小麦经过均匀抖动,又会进一步分离出包裹着包衣的、籽粒不饱满的,残缺的这些不合要求的青稞或小麦粒。

制作麦索儿的工具是手推小石磨。说起我家的小石磨,就连父亲也记不起它的年岁,只是常常用它碾烟叶、给牲口拉豆料。这种石磨磨盘都有两个眼,中心的眼是轴眼,套在下磨盘的轴上。上面的位于中心和边缘之间的眼,则是输入青稞的通道。母亲麻利地在石磨下面铺上厚实而洁净的布单,再均匀地拉动小石磨,使向小石磨逆时针方向转动。只见煮熟的青稞或小麦从这个眼里源源输入,石磨上下磨盘相磨,会将青稞或小麦磨研成一条条绵长的麦索儿,从石磨的缝隙里,摇曳着旋转着自然掉落。

之后,母亲再将麦索儿均匀摊开,盛放在案板上,把采摘自山上的野葱花、葱段、芫荽放在上面,用烧热的青油一勺勺浇在上面,发出“刺啦“”刺啦”的声音,香气也随之弥漫开来,再加上适量的盐,用筷子把各种配料和麦索儿搅拌均匀,就可以进食了。那是我童年时难得的美味。

岁月悠悠,弥散着麦粒鲜香的麦索儿、散发着阳光味道的焜锅、醇厚绵长的洋芋酿皮、集营养和艺术于一身的月饼……无论走得多远,故乡的味道始终驻留在我的味蕾深处,对家乡的思念也永远萦绕在我的心头。

责编:张振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