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完整的剿匪指挥部

入秋后的一天,79 岁的安生林先生来到位于湟中县拦隆口镇金仓岭深处的慕家村。闲逛时,安生林先生被一栋古旧的建筑所吸引,这是一栋至少有百年历史的民宅, 建筑的门楣上高悬着一块牌匾,牌匾上写着这样几个字“金仓岭剿匪指挥部”,一时间, 他心潮澎湃。

downLoad-20190929101414.jpg

当年的新房成了剿匪指挥部

安生林先生曾在湟中县公安局工 作,他有一个业余爱好,就是收集和研 究地方党史,是湟中县小有名气的党 史研究专家,两年前他开始撰写《湟中 党史》,正是这样的因缘,让他接触到 了大量被岁月尘封的历史,他说,金仓 岭剿匪指挥部成立于 1949 年,是湟中 县成立的 5 个剿匪指挥部中的一个。 9 月 25 日,本报记者在鲁沙尔镇 见到了安生林先生,并听他讲述了湟 中剿匪时那段风雨如磐的往事。

downLoad-20190929101407.jpg

慕家三代人珍藏的五角星帽徽

匪患危害新政权

安生林先生说,1949 年 9 月 5 日, 西宁解放,感念着时代的召唤,湟中县 各界群众选派代表,赴西宁迎请解放 军。 9 月 9 日,湟中县近万名群众,在 蚂蚁沟迎接解放军进驻湟中县城。中 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二师五团政 委尚志田和团长张济堂在欢迎大会上 讲话,宣布一个新时代的到来。 正当人们以饱满的热情投入到新 政权的建立时,流窜至湟中县小峡、鲁 沙尔一带的马匪残兵发生叛乱,新生 的政权受到了严重的挑战。 安生林先生说,叛乱的马匪散布 谣言,制造混乱,挑起事端,一时间湟 中百姓人心惶惶。 据史料记载,活动在湟中一带的 马匪,曾一度妄图占领兰青公路,切断 一军与内地的联系,气焰十分嚣张。 11 月 12 日 ,匪 首 韩 有 福 窜 至 小 峡,残酷杀害湟中县二区区长王健和 进步乡长张生祥; 12 月 8 日凌晨,匪首韩有福裹胁 群众,扬言进攻乐家湾。 韩有福率领的匪兵不仅大肆抢 劫,祸害百姓,无恶不作,而且还规定 匪兵所到之处,每家每户 45 岁之下 17 岁之上的男子,必须自带武器攻打乐 家湾,“谁要不去就杀死老幼,烧掉房 子”。小峡陶瓷厂工人李含寿不从,被 韩有福亲手杀害,另一村民,稍有反 抗,就被匪兵扔进湟水河。 12 月 9 日,另一股匪兵开始攻打 鲁沙尔镇,他们破坏公路,割断电话 线,残杀革命干部和进步群众。 面对如此严峻的形势,一军指战 员决定对叛乱行为坚决打击,武装平 叛。

downLoad-20190929101349.jpg

参加中国共产党青海军区第一军第一次代表大会时的钱治安(后排)

部队进驻金仓岭

慕家村原名尕空村,在当年是 一个只有二十几户人家的小山村, 世居在尕空村的慕氏家族,有着数 百年酿造历史的古老家族,他们是 吐谷浑鲜卑族的后裔,历史的风云 激荡,让这个曾经显赫一时的家族 隐匿山野,因为慕家人酿造的酩馏 酒享誉河湟,当地老百姓遂将尕空 村俗称为慕家村。 1949 年,慕增光是慕家的“主事 人”,他生前曾多次给儿女们说,当 年湟中闹匪患时,慕家深受其害,是 解放军部队进入慕家村,打击了马 匪的嚣张气焰,慕家村的百姓才重 获安宁。 解放军当年在慕家村剿匪时, 就驻扎在慕氏家族的老屋中。 慕增光的长孙慕荣回忆说:“当 年部队一共来了十几个人,听说战士 们是来剿匪的,慕家人高兴得不得 了,我阿大还把新房腾出来给部队 住,后来新房就成了剿匪指挥部。” 慕荣说的新房一共有三间,正 房左侧的一间偏房盘着土炕,那里 曾是剿匪战士的临时宿舍,与这间 宿舍相对的另一间偏房,则是战士 们的剿匪指挥中心。慕荣说,解放 军曾在这间房子里,向慕增光了解 村里的情况。 剿匪的任务十分艰巨,有一次 战士们还和马匪在后山交了火,村 民们吓得躲在洋芋窖里不敢出来。 十几天后,战士们完成了剿匪 任务,撤离了金仓岭,临行前,一位 姓钱的团长,为了感谢慕家人对革 命的贡献,将一枚五角星留给了慕 增光老人,这枚五角星被慕增光老 人视为传家宝,一直传到了今天。

寻找钱团长

安生林先生说,当年解放军进驻慕 家村,至少有三个原因,一是慕家村地 势很高,站在村口,能俯瞰金仓岭,易守 难攻,战略地位十分重要;二是,慕家村 看似偏僻,实则是一条由湟中县通往大 通县的交通要道,守住了金仓岭,就能 切断湟中马匪与大通马匪的联系;更重 要的是,以慕家人为首的慕家村人,一 心向党,群众基础很好,便于剿匪部队 开展工作。 随后,我们在《西宁解放》一书中看到 了这样的记载,1949 年 11 月 30 日,马匪 纠结了 500 余人,围攻了上五庄后,向上 五庄东北方向逃窜,并扬言要攻打大通县 城。 安生林先生认为,按照路线分析, 马 匪 逃 窜 时 有 可 能 途 经 慕 家 村 ,慕 家 村 剿 匪 的 故 事 ,大 约 就 发 生 在 这 一 时 期。 解放军战士撤离金仓岭后,慕家人再 也没有见过钱团长,多年后的一天,慕增 光的儿媳张春兰从《青海解放》画册上认 出了钱团长,并得知,钱团长的名字叫钱 治安。 得到这个信息后,今年 1 月 13 日,本 报《第一阅读》以《寻找恩人钱团长》为 题,报道了这段激励人心的故事,并希望 借助媒体的力量,寻找到当年的钱团长, 可是因为时间久远,这样的愿望一直没有 实现。 寻找钱团长一直是慕家人的心愿,安 生林先生无意中的一次造访,向慕家人提 供了更多有关钱团长的线索。

downLoad-20190929101356.jpg

战士们在慕家老院洗衣服

意义重大的纪念馆

多年前慕家人在返修老宅时,特意 将当年剿匪部队居住过的那间老房子 保留了下来,并原貌搬迁到了慕家村的 醒目位置,建成了一座剿匪指挥部纪念 馆,以表达对解放军的感恩之情。 慕荣说,当年解放军留给慕家的那 枚五角星和解放军缴获的马匪残害无 辜百姓和进步群众的手铐脚镣成为了 纪念馆中的展品。 剿匪纪念馆受到了群众的广泛欢 迎,去年,纪念馆被评为西宁市红色主 义教育基地。 9 月的一天,安生林先生受邀参观 了这座纪念馆,当看到慕家人从画册 中翻拍的钱团长的照片时,安生林先 生十分激动。他说,钱治安团长是一 军 驻 扎 在 湟 中 县 上 五 庄 骑 兵 团 的 政 委,1950 年 3 月 31 日,中共青海省委通 过决议,钱治安等八名干部担任湟中 县委委员。 安生林先生还说,解放青海后,驻 扎在上五庄的骑兵团的编制一直被保 留了下来,直到上世纪 80 年代,还驻扎 在上五庄。 1949 年,湟中县的辖区面积很大, 除了今天湟中县管辖的地域外,还包括 今天西宁市海湖新区在内的大片土地, 为了支持地方建设,一军进驻湟中后, 将湟中县划分为五个区,后来又增设了 一个区,钱治安团长和他的战友们除了 担负剿匪任务外,还积极参加地方建 设,发展农业生产。 听说了钱团长和慕家村的故事后, 安生林先生查阅了大量资料,可是均未 找到更多有关钱治安团长的线索。 安生林先生说:“我在公安机关上 班时,走遍了湟中县的每一个村,在我 印象中,湟中县还没有一座类似主题的 纪念馆。退休后,为了收集党史资料, 我考察了省上的许多地方,也没有见到 以剿匪为主题的纪念馆,慕家村的剿匪 纪念馆,大约是我省保留最完整,挖掘 最生动的剿匪纪念馆。” 慕家人用这样的方式,表达着对钱 团长的思念,也表达着对那段历史的敬 意。

downLoad-20190929101402.jpg

安生林先生 本报记者 王十梅 摄



责编:乔文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