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里暖暖的土炕

记忆最深的是乡村的土炕,因为土炕陪伴了我的童年,我的欢乐。长大后,我离开了家乡,也远离了家乡的土炕。时至今日,关于土炕的一切,我依然记得很清楚。对于土炕,我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每每想起,心里都是温暖的。

乡村的士炕在以前是用土坯搭的。土坯是什么呢?乡村人把草(一般专用麦秸铡碎)泥和在一起,按在固定的模子中,做成一块块一尺长短的土砖,叫“坯”。在阳光下晾干,然后用来垒屋子,盖仓房,垒猪圈。当然,也垒火炕。

炕上一般都铺炕席,手工编制的,每年过年的时候会换一次,一年用下来,因为热气烘烤加上人踩人卧,都会变成一种深红黄色。很小的时候,冬天里贪图炕的热乎劲儿,晚上睡觉的时候有时会要求妈妈不给我铺褥子,而是直接睡光炕,早上起来,身上一片炕席花格儿的印子,摸上去鼓鼓楞楞的。冬日里为了驱寒,山乡人休息的卧室大都在向阳的一面盘一个土炕。土炕临窗而筑,三面靠墙,贯穿东西,炕宽两米左右。土炕用土坯垒成,内部用竖起的土坯筑成一个一排排连通的烟道,这烟道一头连着外屋的锅台,一头连着屋顶的烟囱。连锅台的一头叫炕头,连烟囱的一头叫炕梢。炕上还有一件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那就是炕沿。那时生活水平低,谁家有个好炕沿都成为别人羡慕的好东西。

儿时的乡村,都是一大家子睡在一铺大炕上的。一间房的炕能睡六七个人。有的人家男女老幼几代住在两间房的大炕上,为了适当地避讳,在里外屋房梁与炕之间隔起一层挡板。一炕的人,呼噜声、磨牙声、说梦话的此起彼伏,儿时的孩子总是在宽大的土炕上玩耍,可以翻跟头打把式,无拘无束,有利于小孩子成长。

冬天里,乡村的妇女们坐在热炕上,手里拿着针线活。小孩子们在炕上做着各种游戏。阳光照在每个人的脸上,一家人幸福团圆。农闲时节,街坊四邻的互相串串门,坐在炕沿上,卷袋旱烟,唠点家长里短。更有那脾气相投的亲朋好友,放上炕桌,烫壶老白干,配俩下酒小菜,盘腿坐在热炕上,举杯对饮,其乐融融。

火炕的好处是御寒,火炕的保温效果好,是山乡民居的主要取暖手段。热炕暖被窝,保你一躺下就昏昏欲睡,一觉闷到大天亮,舒服至极,绝没有失眠的困惑,这是没睡过热炕的人想不到的。

土炕是孩子们成长的摇篮。农家孩子从呱呱坠地开始,就和这土炕结下了不解之缘。土炕是女人缝纫的作坊。女人坐在炕沿上,在如豆的油灯下纳鞋底,织毛衣,纺线,做衣,缝补……时而用针尖挑拨一下通红的灯芯,灯焰忽地窜出老高,女人便在这亮堂的土炕上继续穿云破雾,一直持续到深夜。

责编:刘海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