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醪糟香

“丈母娘子,鸡蛋行(háng)子。”这是流传在我老家乡下人的一句经典俚语。在过去,新女婿去丈母娘家里,丈母娘招待准女婿的最高礼遇便是醪糟酒煮荷包蛋,醪糟酒寓意长长久久,荷包蛋象征团团圆圆。只要丈母娘肯做醪糟煮荷包蛋给女婿吃,那说明女方对这桩婚事已经默许;即使是新媳妇坐月子,也许只有鸡蛋才是最为上乘最为滋补的营养佳品。丈母娘来看望女儿时,必不可少的礼品便是锅盔馍和土鸡蛋。

对于坐月子的女人来说,需要加强营养和能量补充,一天要吃好几回饭。为了不使女儿受到“虐待”,丈母娘准会提着一篮子土鸡蛋来。说是坐月子不能啃坚硬的食物,给开锅的醪糟里打入鸡蛋絮儿,再泡上麻花或锅盔馍。不仅营养丰富,而且方便快捷。

“人活七十,谁不为一口吃食”。冬日里是农人们一年之中最为消停的日子,没有了春耕和秋收时的忙碌,人们闲下来,那自然是会做一些吃食来犒劳一年忙碌的自己。冬日里酿醪糟酒便是件必不可少的事儿。

一般人大都是用糯米来酿醪糟,但在过去那饥馑的年月里,用糯米来酿醪糟酒也算得上是一种奢侈。偶尔,母亲也会用石磨将自产的玉米磨成大颗粒的苞谷糁儿,然后煮熟。铲出锅来摊在案板上,将酒曲用温水化开,趁热撒在煮熟的苞谷糁上,用铲子翻搅均匀,装入盛器内,用塑料袋将口封严。放在烧热的土炕上保温发酵。约莫十多天时间,屋子里就会氤氲着一股浓浓的醪糟味儿,使人忍不住想一饱口福。

在寒冷的冬夜,用醪糟酒煮汤圆那是最为惬意的时刻,如果再加上鸡蛋,放入一匙白糖,一家人围着火炉,喝着醪糟,谝着闲传,这可真是神仙般的日子了。一大碗醪糟酒下肚,顿觉浑身热乎,脸颊通红,不胜酒力者,就会感觉醉意朦胧,一觉睡到自然醒。

有醪糟酒陪伴的日子充满了温馨和幸福,更是生活中的调味剂,过年是热闹的,吃吃喝喝,玩玩乐乐。新正月里,凡有拜年的客人,招待来客时必不可少的一道佳肴便是甜蒸醪糟肉,只需将卤制好的五花肉切成薄片,整齐均匀地码放在碟子里,放入几颗红枣和葡萄干,再放少许红糖,浇上醪糟和少许白酒,直接上笼蒸熟,食用时撒一点白糖就OK了,那蒸得酥烂的糟肉酸甜适口,醪糟芳香,滑溜醇厚,肥而不腻。既方便又省事,而且还颇受食客欢迎。

在平凡的日子里,正是有醪糟酒的陪伴,生活才显得充满活力,幼时的我在冬季里,手脚总是会生冻疮,奇痒无比,每次家里烧了醪糟酒,母亲总是阻拦我喝醪糟,说是醪糟酒具有发酵功能,喝了以后冻破的地方难以痊愈,而且会愈加严重。但是调皮的我怎能抵挡住醪糟酒的味蕾诱惑?总是不顾劝阻偷偷地要喝上几口。

每当我哼起“带上我的米酒,哥哥你尝一口,甜在你的眉梢,醉在我心头……”这首歌子时,我总是会情不自禁地想起母亲做的醪糟酒来。

有醪糟酒陪伴的日子是美好的,有醪糟酒相伴的冬天是温暖的。

责编:刘海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