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暑期学生看护“不再难”——全国多地积极探索开展暑期托管服务成效显著

“同学们,这款红茶来自遵义,遵义会议、四渡赤水的故事就发生在那里……”

上海市黄浦区五里桥街道暑期托管班的一堂党史课上,孩子们在社区教师带领下,不仅品味了红茶,更把革命故事牢记心里。

据悉,由上海市教委主办的上海“爱心暑托班”于7月5日开班,至8月13日结束。在确保疫情防控安全前提下,共开设办班点543个,其中学校场地办班407个,实现全市所有街道、乡镇全覆盖,惠及学生近4万人次。

不光在上海,“暑期托管”在全国多地都成了热词。教育部7月初发布《关于支持探索开展暑期托管服务的通知》,引导支持有条件的地方探索开展暑期托管服务,满足广大家长需求,解决学生暑期“看护难”的问题,引导和帮助孩子过一个安全、快乐、有意义的假期。

通知下发后,多地迅速响应、积极行动,结合实际情况因地制宜设计并实施托管方案。

做手工、看电影、玩游戏、体验艺术……今年暑假,四川成都蒙彼利埃小学校园内充满欢声笑语。

这是该校首次开设暑期托管班,除了辅导作业外,还开设体育、话剧等课程。参加托管班的近200名小学生大多来自“双职工”家庭,托管时间从早上9点到下午6点,收费标准每人每天39元。

除利用学校教学场地之外,成都积极盘活青少年宫、社区、园区等各类场地资源开展暑期托管服务。为丰富课程内容,教育、文明办等部门联动,统筹用好红色教育基地、博物馆、文化馆等社会教育资源,让学生们在玩中学、学中乐、乐中思。

而在浙江宁波北仑区,当地政府建立起小学、幼儿园和社区“三位一体”的暑期托管服务体系:在该区10个街道共开设75个社区假日办班点,接收超过3000名学生;在27所小学、九年一贯制学校开设暑期托管班,接收1500余名学生;在各类幼儿园开设231个班级,托管5600余名幼儿,为上万户家庭提供优质、普惠的暑期托管服务。

事实上,在今年教育部发文鼓励兴办暑期托管班之前,已有多地开展了卓有成效的服务实践活动。

三亚市吉阳区自2017年起开办公益暑期托管培训班。“暑期学校校舍闲置着,而孩子们又无人看管,能否将这二者结合起来,起到1+1﹥2的作用?”三亚市吉阳区教育局负责人表示,当地外来务工人员较多,暑期没有时间照看孩子,为此有很强的托管需求。

开班5年来,托管服务深受家长们欢迎。为满足更多家长需求,吉阳区暑期公益托管班规模逐年扩大,托管覆盖范围也越来越大,参与托管的学生人数已从第一年的600人,增加到今年的2600多人。

成都市武侯区则从2012年起就组织了暑期公益托管,至今已持续10年。今年辖区里的30个社区为6岁至12岁青少年提供为期4周的托管服务,费用全免。暑期公益托管费用由区财政补贴支持,按每名学生100元的标准拨付,并为志愿者提供交通补贴、购买青少年人生意外保险等。

为了尽可能给孩子们提供丰富多彩的暑期托管课程,多地教育部门引入社会组织和志愿者精心设计课程。

以三亚吉阳区为例,5年来暑期公益课堂内容不断丰富,从2017年的7门课程增加至今年的16门课程,涵盖书法、科技、美术、足球、音乐等,孩子们在快乐中学习、在学习中提升。

据介绍,参与当地托管服务的志愿者主要是“候鸟”老人、在校大学生、培训机构工作人员,其中以在校大学生为主力。学校主要提供教学场地,志愿者服务费、餐费、水电费、意外伤害险等均由当地财政承担。

在上海,相关政府部门、企业、社会组织等协同合作,为暑托班提供超过80000课时的公益课程:围绕党史学习教育主题,开发了《中国共产党诞生在上海》作为“开班第一课”;结合疫情防控,开发了卫生健康专题课程;结合美育需求,设计了《音乐之声》《经典动画影片赏析》等课程。

“大手牵小手”是上海暑托班另一特色。今年暑期上海共招募超过12000名学生志愿者,确保暑托班按师生1比5的比例配备带班工作人员。志愿者、上海电力大学大二学生徐畅说:“暑托班不仅让孩子快乐、家长安心,对大学生来说也是社会实践的好平台,能让我们更加贴近社会、走进基层。”(记者余俊杰、吴振东、吴晓颖、赵叶苹、顾小立)

责编:何娴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