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达木行纪(节选)

俄博梁

从冷湖出发,汽车沿S305省道往茫崖方向行驶约62公里,就到了俄博梁。

俄博梁以雅丹地貌闻名。整个柴达木盆地,发育有雅丹的地区很多,但尤以俄博梁最为有名,而俄博梁的雅丹,又以面积阔大、形态多样著称。俄博梁的雅丹地貌达数千平方公里,如果包含在整个柴达木雅丹地貌群之中,面积约有两万平方公里,算是世界之最了;关于形态,俄博梁的雅丹实在无法一一列举,仅常见的,就有蘑菇型、龟背型、槽垄型、烽燧型、立柱型、兵阵型、拱背型、城堡型、平顶型、方山型、金字塔型……千奇百怪、形态各异,不可尽数。雅丹地貌在世界上并不鲜见,但俄博梁雅丹可算是中国西部雅丹地貌的明信片了。

到达俄博梁时,时间尚早,不急着赶路,我们一行人就把车停在了路边,下车去看雅丹。路边的一些雅丹,地势雄峻,有数十米高,我们努力攀援而上,站在顶端时,被深深震撼到了,极目远眺,可见鬼斧神工的雅丹波澜壮阔,犹如列队的军舰,航行在海上;又如集体跃出海面的鲸群,蔚为壮观。待下来之后,走进雅丹的丛林里,就可以近距离欣赏它们的幻美了,有擎天的巨柱,有昂首的雄鸡,有俯卧在地的骆驼,有玲珑的亭台楼阁,生出了千般姿态、万种风情。在网上,看到很多摄影家在俄博梁拍的雅丹照片,都被冠以诗意的名字,比如“待嫁的新娘”“世纪之吻”“神舟出海”“晨钟修禅”“吉象行云”“母子情深”等等,仅仅名字,就让人生出神往之情。站在地势高处俯视,嶙峋孤绝的雅丹犹如怪兽,让人不禁生出怯意,在某个夜晚,它们会不会对月长啸,而后集体在旷野上驰奔而去?

在西部,雅丹群又被人们称作“魔鬼城”,由此名称可见其地貌的可怖。据说,夜晚的时候,雅丹群内会发出鬼哭狼嚎的声音。究其原因,并不复杂,只是因为雅丹形状各异、大小不一、疏密参差,风吹过时会产生振动,而振动频率的不同,就生成了不同的声音。这些声音交织在一起,就呈现出了让人毛骨悚然的恐怖之声。我们匆匆转了一会,还要赶路,不能深入到雅丹群内,就无法感受它的恢弘之美,也无法在晚上感受那摄人心魄的啸叫了。

冷湖石油基地遗址

如此惊心,那巨大的废墟!

数千间房子被拆去了屋顶、门窗。

空空荡荡的房子,如同一只只空洞的眼睛,淤满泥沙和回忆……

正午时分,偌大的石油基地遗址阒寂无人,只有热烈的阳光搬动着残破的阴影。

风进进出出,仿佛20年前那些忙碌的身影,匆匆,却无言。

在巨大的废墟间随意走动,从一间坍塌的房屋进到另一间坍塌的房屋,可以看到,滚烫的标语还在,似乎还有着灼热的温度,只是在墙上褪去了曾经鲜艳的色彩。我们这些闯入者轻声朗读着,如果更加用情一点,是否可以穿越时间,返回到那个火热的年代?

比我们更用情的,是那些盘桓不去的风,它们读了那么多年,还将继续读下去。只是,除了我们这些过路者,已经没有人再仔细倾听风的朗读了。

六万余人,想一下,当年该有多么热闹啊。那些年轻的身影来自山东、广东、陕西、湖南、四川……曾经鼎沸的人声已经如花朵般凋落了,空余戈壁中无边的翻涌的盐碱,凝固为永恒的波涛。

阳光泛着冷冷的无声的光,照着广袤的戈壁荒原,照着这巨大的废墟。让人内心生出强烈的不真实感,如同身处幻境。

大地无言,废墟间静静开放的花朵,消解了一部分的荒凉,它们摇曳着,散发着它们的花香。在某个时刻,这些花朵,将会替时间开口说话。

责编:乔文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