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境山水秀北川

大通县城摄影:王忠平 (3)(8938886)-20220318101205.jpg

晚霞中的大通县城静谧安详。 王忠平 摄

北川良田  摄影:王忠平(8938888)-20220318101218.jpg

北川良田。王忠平 摄

北川油菜花  摄影:王忠平 (2)(8938890)-20220318101229.jpg

北川金灿灿的油菜花海与纯净的蓝天相辉映。王忠平 摄

《论语·雍也篇》中说:“知者乐水,仁者乐山。”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山水从来都是智慧与胸怀的象征,爱山、爱水,把山的厚重和水的“善利万物而不争”融入自己的人格,是许多中国人的追求。我无法达到智者和仁者的品德层次,但喜欢看山听水,更喜欢对山水植物刨根问底,一探究竟。每当看到山涧流水和葳蕤树木,就感到兴奋。这些年我利用闲暇跑遍了大通回族土族自治县的山川河源,记录这里的民俗风情、人文历史,感受大自然带给人类的美好风景。这里的每个季节都会带给你不一样的感受:春天的萌动让人精神振奋,夏天的生机给你无限遐想,秋天的绚丽叫你感慨万千,而冬天的雪野使你身心澄澈。

在一个天气晴好的下午,我驱车从大煤洞沟往南驶向娘娘山麓,沿着蜿蜒曲折的硬化山路拐过西北两个垭壑,来到山脚下一个叫甘沟村的峁梁上,车子爬到梁顶时已经冒着粗气开锅了。停车四顾,惊奇地发现这里是登高望远的最佳观景点,夕阳西下,蓝天白云,老爷山、兰雀山、达坂山和身旁的娘娘山尽收眼底。三面环山,一水出川,北川盆地绿意盎然、生机勃勃,丘陵峁梁上盘绕的梯田层层叠叠、宛若彩带,油菜花香飘十里,芬芳醉人。一幅壮美的画卷展现在眼前。此时,不由想起民国大通诗人刘运新的一首诗:“三川碧流朔山景,一幅画卷半壁亭,漫步云间七彩路,四时风光四时新。”诗中的“三川碧流”指的是宝库河、黑林河和东峡河,历代文人把大通描述为“高山环绕,三川萦带”。品味前人诗句,望着群山如黛,我突然感到,这不就像孙家寨出土的舞蹈纹彩陶盆吗?总面积3090平方公里的县境像一片绿色桑叶,脉络分明,叶片从东南向西北舒展,特殊的地貌构成了山地、丘陵和河谷平原,四周高,中间低,缭绕在山际的云彩像舞动的人影,恰似舞蹈纹彩陶盆内壁上描绘的舞者!

1973年出土于大通上孙家寨墓地的新石器时代舞蹈纹彩陶盆内壁饰三组舞蹈图,每组五人,舞者手拉着手,均面朝右前方,步调一致,似踩着节拍在翩翩起舞,形象地表达出他们用舞蹈来庆祝丰收、欢庆胜利、祈求上苍或祭祀祖先的场景,反映了四五千年前人们的智慧和生活情趣。图案所展示出的舞蹈场面,是非常珍贵的形象资料,对于了解原始先民的生活,探索原始舞蹈起源、发展、艺术特征等方面都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它足以证明,早在四五千年前的新石器时期,人类就在这里繁衍生息,创造了灿烂的史前文化。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块土地孕育了生活在这里的各族人民。我闻着醉人的油菜花香,回味彩纹饰陶盆上描绘的古人舞蹈场景,思绪万千。天地悠悠,岁月如水,古人不在,山河依旧。

今天的大通作为西宁北部生态屏障,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让绿水青山成为各族人民永续享用的最大财富,把大通变成现代美丽幸福绿色的“实景图”,这是顺应时代要求、把握“国之大者”的最好实践。大通拥有广阔的森林资源,乔灌木种类有青海云杉、青杨、白桦、小叶杨、沙棘、金露梅等120余种,2020年,森林覆盖面积达到43.3%,草原综合植被覆盖度达57.34%。把大通看作一只精美的绿色舞蹈纹彩陶盆,我觉得颇为恰切。

大通三面环山,北横达坂山与门源回族自治县相邻,西隔娘娘山与湟中、海晏县为界,东北有兰雀山与互助土族自治县接壤,中部为盆地,西北窄,东西宽,南与西宁市相接。地势西北高,东南低。民国《大通县志·地理山脉》载:“我大通据甘陇之西偏,居河流之北干。而北干诸山,所宗少祖,是为祁连。自玉关西入,直抵甘凉,绵亘千余里,山南一支,行绕青海,折入大通,水随山出。”民国八年时任大通县知事的合肥人刘运新等19人合力编纂的《大通县志》比较全面系统地记述了大通自清雍正三年(1725)设卫,乾隆二十六年(1761)改卫为县,直到民国八年(1919)近二百年的建制沿革、自然风貌、自然资源、经济、政治、文化教育、民族宗教等各方面的情况,是先辈们留给我们的一部重要历史文献。这部文献记述了大通境内的(包括今门源县)所有山脉,以大通县城毛佰胜为中心,分北干诸山14座(大多在今门源县境内);中干诸山28座(大多在今大通县境内);南干诸山18座,还附录了黑林峡等10条峡谷。这些山脉从属于祁连山系,是祁连山南缘的一部分。民国十八年(1929年)青海建省时,将北大通划归新设的门源县管辖,属于大通的山脉和山峰共30余座。

达坂山为大通县北部屏障,以前曾称为大寒山,首尾绵延数百里,界分南北,曲道萦纡,林木翳荟,山泉奔涌,宁张公路越山而过,是西宁通往河西走廊的交通要道。主峰开甫托山海拔4622米,为全县海拔最高点。

娘娘山环绕县境西南部,起于黑林,止于景阳川,首尾50余公里,总面积约100平方公里,与老爷山对峙。山上危峰挂日,奇石撑云,翠屏映霞,为西宁古八景之一,被称为“金蛾晓日”。从塌庙台沿着盘道拾阶而上,越过灌木茂盛的垭壑小道,前面豁然出现一片开阔平滩,群山环抱,水草丰盈,牛羊成群,如入仙境。东部边缘地势高出平滩数丈,怪石嶙峋,形成奇峰,河水流到此处无路可走,突然隐入地下,当地群众叫“倒仰滩”。据史料记载,公元609年,隋炀帝率文武百官和军士等约十万之众,巡游河右(河西的别称),亲征吐谷浑,曾与群臣会宴其上,隋炀帝胞妹乐平公主随行,因车马劳顿,水土不服,病逝于金娥山,后建成圣姥庙。因圣姥俗称娘娘,故金娥山又叫娘娘山。

兰雀山在县境东部,又名燕麦山,巍峨雄峙,绵亘六七十里,山上云雾缭绕,林木葱茏,美景天成,为东峡群山之首,与横亘在西南的娘娘山遥遥相对。进入东峡口,兰雀山就映入眼帘,它以优美的姿态,敞开胸怀迎接着八方来客。

老爷山是马鞍山系的主要山峰,座落在大通县城桥头镇东侧的北川河畔,是大通中部的一座主要山峰,面积为3.24平方公里,因山顶建有太元宫(关帝庙),俗称老爷山,又称元朔山,北武当,山势呈西北至东南走向,高低悬殊,主峰海拔2928米,相对高度486.5米,山势雄伟,以奇峰险崖著称。老爷山峻拔耸立,气势磅礴,峭壁凌云,苍松蓊翳,风景优美如画,是国家4A级景区。大通人对外豪称“大通有个老爷山,仰肚儿朝天摸着天”。它是西宁的一大游览胜地。

大通还有牦牛山、画屏山、峡门山、古娄山、红山、西大山、巴哈俄博、尕漏达坂山、永寿山、窑洞庄山、鹞子沟山、东西平顶山、双嘴山和马鞍山等比较有名的山峰,风景秀丽,自古以来就是人们向往的游览胜地。全县海拔超过4000米的山峰有10余座,如县红垭豁山、娘娘山天心掌、哈尔金大山、花石头垭壑、花石崖峰等。山间形成土、石洞穴有33个,其中以娘娘山的冰洞,黄家寨镇的献花瓶洞,石山乡的黄鼠洞、铁洞和水洞,老爷山的老虎洞和观音洞,朔北乡道人沟的道人洞等较为著名。这些天然洞穴都有很多美妙的传说,为山水大通增添了神秘感。

环绕县境的群山上覆盖着青海云杉、青杨、白桦、小叶杨、沙棘、灰栒子、金露梅、银露梅、鲜卑花、绣线菊、锦鸡儿、蔷薇、杜鹃等乔灌木种类120余种,装饰着大通秀美山川。

特殊的地理环境、气候条件,造就了特殊的自然风景,给人们创造了独特的生活方式。从5月份开始,青海人就开启了“浪山”模式,它早已成为人们夏季生活必不可少的一部分。河湟地区对这种活动的称谓不尽相同 ,有的地区叫“滚茶”,有的地区叫“共份”,有的地区叫“支锅”,还有的地区叫“浪河滩”。生活在青海的各民族群众,不管是城里人还是农村人,每年夏季至少要举行一至两次浪山活动,举家前往风景优美的水边林地去野炊一番,闻着百草花香,看着悠悠白云,唱着民歌小调,跳着欢快的舞蹈尽情地享受大自然的馈赠。我的一位音乐界朋友风趣地说:“如果不赶紧浪个山,让短暂的时光白白流逝,就觉得对不起夏天,好像辜负了这浪漫季节,心里难受!”但是,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交通工具的方便,“浪山”活动大有泛滥之势,乱丢垃圾、破坏植被、浪费资源等不文明现象时有发生。近几年政府采取措施加大了生态环境保护力度,规范了“浪山”行为,有效治理了“浪山”带来的不良现象,这里面少不了生态管护员的付出。2021年全县有公益性岗位生态管护员1256人,管护总面积6.82万公顷。这些公益性岗位管护员夏季守绿色资源,冬季防森林火灾,管护着这里的一草一木,还大自然以山清水秀、鸟语花香的本真面目。

每到六月份杜鹃花盛开的季节,山麓阴坡地带,分海拔高低依次开遍了品种各异的杜鹃花,这些花朵争奇斗艳,姹紫嫣红,装点了夏日的北川,引来了省内外无数赏花者,成为一个新的旅游亮点。老年人聚在一起谈论夏季“浪山”的感受时说:“哎呀,这几年山里的麻柳(密齿柳)、虎儿条(绣线菊)、狼麻(鬼箭锦鸡儿)长的越来越高了,有的地方里人都钻不进去。今年的枇杷花儿(青海杜鹃)开得特别旺,各山头都白掉了,半山腰里的香柴花儿(烈香杜鹃、百里香杜鹃)成片成片地像铺了紫色地毯,好看着很呐。”

“大通之水,亦分二条,南曰拨科,北曰浩亹。拨科之水,发源青海边塞,自西而东,绕县城北,汇黑林、东峡为三川。折向南流,出西宁北川,而注于湟。”(民国《大通县志·地理志》)这部志书还记述了大通县境内的水源情况,全县有北条诸水16条(今在门源县境内),南条诸水14条,还有中干、北干、南干小水86条,其中北干小水11条在今门源回族自治县境内。这里所说的南北条诸水指的是较大的干流,而中干、北干、南干小水指的是它的支流小溪。受当时的交通条件和科技水平的限制,前辈们调查记载的数据不一定完全准确,但却给后人留下了十分珍贵的文献资料。

据大通县水务局最新数据显示,县境内有大小沟岔140余条,大部分沟岔有季节性河流,有雨成河,无雨则断流。长度在30公里以上的峡谷有宝库峡、黑林峡、东峡等,比较大的沟谷有哈尔金沟、巴音沟、雪水沟、三塘沟、提水沟、加满沟等,就像这片桑叶上的经脉,有长有短,沿北川河干流两侧依次铺开,形成一把叶扇。这些大大小小的河流小溪,从山沟泉源出发,用它谦和包容的姿态,一路鸣唱着生命之歌,时而牵手细流,时而汇入大河,滋润、养育着这里的自然生态,造就了最美的资源环境,从涓涓细流开始,最终汇入湟水、汇入黄河、汇入大海。

大通主要河流为宝库河、黑林河、东峡河,三条河均汇入北川河。宝库河源头、黑林河源头、东峡河源头地区,是2013年12月国务院批准晋升的青海大通北川河源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也是西宁市重要的水源涵养区,承担着西宁市70%以上的生产生活用水。保护区域涉及宝库乡(青海省引大济湟工程重要枢纽黑泉水库位于该地区)、青林乡、桦林乡和向化乡5个乡,总面积11万公顷,占全县总面积的三分之一多。源头地区独特的地理位置造就了动植物分布的多样性,这里有95个植被群系、238种植物,有国家一级保护野生植物角盘兰、珊瑚兰、对叶兰等;国家二级保护野生植物有桃儿七、唐古特山莨菪等;还有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雪豹、马麝等6种;国家二级保护野生动物马鹿、荒漠猫、蓝马鸡等22种;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野生动物有77种。保护区森林覆盖率达65.44%。保护区的保护和建设,为调节气候、提高水源涵养能力、防止水土流失、维持区域生态平衡、加强西宁和东部城市群建设水资源安全等方面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保护区内布设的红外相机,记录了新发现的野生植物13种,发现高山兀鹫、普通鵟、马鹿、赤狐、岩羊、狍等野生动物,并首次抓拍到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雪豹的影像,印证了保护区丰富的物种资源和完整的食物链。

《周易》中说:“地中有水师,君子以容民畜众,言水利也。”新中国成立后,国家开始投资北川河引水工程,此后的几十年间,经过几代人的努力,河道管理工作不断走向规范。1989年以后,河道治理项目资金逐年加大,两岸修筑的防洪工程使奔腾汹涌的北川河变得循规蹈矩,温良秀美。自2018年全面推行河湖长制以来,各级河湖长以保护水资源、防治水污染、改善水环境、修复水生态为主要任务,分河段划分责任,建立河湖管理保护机制,治理和维护了河湖健康生命,初步实现了一江清水向东流的美好愿望。日趋变好的生态环境使北川河成为野生鸟类的栖息地。漫步在北川河县城段两岸的草地上,就会看到平缓的河水、河床汀洲上繁茂的乔灌木,水面上游水嬉戏的赤麻鸭和鸬鹚时而穿梭在灌丛、时而猛扎进水里捕猎小鱼,让你不由得想起《诗经》里“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的诗句。人们纷纷拿起手机拍照、摄像,发送到微信朋友圈、抖音短视频等社交平台,第一时间将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美好景象分享给家人和朋友。

我坐在甘沟村的峁梁上,思绪徜徉在北川的山山水水中,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不知不觉间溜走了,落日余晖洒在山川河流上,现显出“夕照流金”的古韵景色。炊烟在山脚下的村庄里袅袅升起,牧归的几头牛悠闲地从村口两棵大树间穿过,走进村里,牧人老远跟在后头准备进村。绣线菊的百花和金露梅的黄花被晚霞镀上了金色。我陶醉在如画的景致中流连忘返,久久不忍离去。“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人类只有认识自然、敬畏自然,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生态环境,坚持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大自然才会带给人类安宁与祥和,而眼前的情景不正是我们向往和追寻的生态宜居、舒适静美的生活环境吗?

责编:乔文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