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落在黄河岸边的“红五星”

在青海省循化撒拉族自治县黄河南岸,有个名叫红光村的小村庄,红光村以前叫赞卜乎村,这是一座由红军战士修建的村庄。

1936年10月,红军三大主力会师后,红四方面军一部遵照党中央命令西渡黄河,进入河西走廊执行作战任务,史称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在之后的几个月里,西路军与数倍于己的马家军在河西走廊浴血奋战,由于敌我力量悬殊,缺乏弹药、粮食补给,西路军作战失利。

1939年,军阀马步芳将400多名被俘的红军战士组成“工兵营”,押解到循化赞卜乎村,强迫他们沿黄河南岸从事伐木、垦荒、修路、建房等苦役。

被俘的红军战士帮助撒拉族群众改进耕作技艺,制作劳动工具,建设基础设施,与当地群众同甘共苦、相濡以沫,并以通婚等形式逐渐融入到撒拉族当中,深刻而又长远地影响了撒拉族人民的生活和命运。

西路军战士身处逆境,在敌人的刺刀和枪口下,遭到了严密的监视,但他们坚信,革命一定能胜利,斗争一定能成功。据红光村的老人回忆,那时候西路军战士经常给老百姓演节目,每次节目开始和结束时,舞台上都有一个永远不变的造型:一位战士手持镰刀从舞台一侧跑出来高喊:“我手持一把镰刀。”接着,另一位战士拿着一把锤子从舞台另一侧跑出来高喊:“我手拿一把锤头。”然后他们两臂相交,组成了镰刀和锤子交叉的图案。大家看到这些战士用生产工具还能演节目,生动而有趣,不禁开心大笑。这个舞蹈造型和清真寺屋脊上的“镰刀”“锤头”的砖雕遥相呼应,以此传递革命信息。直到新中国成立后,当地群众才明白,镰刀和锤子象征着工人和农民,组合在一起是中国共产党党徽的图案。1980年,赞卜乎村的老百姓维修清真寺时,发现了有这些符号,悉心加以保护。

修建赞卜乎清真寺需要烧制砖瓦和砖雕。红军战士冒着生命危险,利用敌人疏于监视的时机,把中国工农红军的符号“五角星”“镰刀”“锤头”和工农的“工”字等图案刻在花砖上,烧制后巧妙地安放在清真寺的礼拜大殿屋脊上,至今仍保存完好。这些神圣的符号,凝聚了红军战士的心血和智慧,表达了红军战士心中革命必胜的信念。2006年,经国务院批准,由赞卜乎清真寺等组成的“循化西路红军革命旧址”被列入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红军战士用鲜血和生命凝结成的这些挂着红星的建筑,像一座丰碑,永远矗立在祖国的大地上,永远镌刻在各族人民的心中。

身处逆境的西路军战士食不果腹、衣不遮体,受尽凌辱,干着繁重的体力劳动。在长达七年的时间里,红军战士开垦荒地1700多亩,修建水渠7000多米,建设民宅60多处、围墙5000多米、学校1所、清真寺1座,为赞卜乎等地发展创造了条件。在红光村的西路红军纪念馆里,我们看到了几十种红军战士制作或改良的农具。为了满足当地群众的需要,红军战士修建了两化地区(循化、化隆)最大的油坊,修建了三盘大型水磨。红军战士把先进的农具、水利设施、耕作技艺带给了撒拉族群众,极大促进了当地的经济发展。

面对这样一群为当地带来幸福的外乡人,撒拉族群众冒着危险,以各种方式参与到保护红军战士的行动中。战士们则与当地群众相濡以沫,建立了深厚的情谊。有一位红军战士叫刘一民,大家称他“刘连副”,还有一位老红军叫刘仕斯,他们两位与撒拉族姑娘相爱成亲,在这片土地上顽强地生存了下来。在他们的带动下,红军战士陆续与当地群众结婚成家。我们在红光村的纪念馆里,看到了流落到循化地区的部分西路军老战士的照片和简要信息:苏贵莲,女,1922年生,四川巴中县人;黄家娌,女,1916年生,四川苍溪县人;李仁贵,男,1908年生,四川巴中县人;赵玉成,男,1918年生,四川广元县人;蔡元祯,女,1920年生,四川巴中县人;李秀英,曾用名韩阿乙霞,女,1910年生,四川巴中县人;王泰春,女,曾用名张乙米娜,1911年生,四川巴中县人……

岁月流逝,这些老战士相继作古。望着照片上这一张张饱经风霜的面容,笔者心潮起伏,久久不能平静。想当年,他们正值青春年华,大部分来自天府之国,都是共产党教育出来的革命战士,他们被俘来到撒拉族之乡后,同这里的人民结合起来,在撒拉族人民中间生根开花。

2021年7月,全国人大民族委员会白春礼主任委员带领调研组来到这里,全国人大代表、村党支部书记马乙四夫给调研组一行讲述过去发生的故事。80多年过去,赞卜乎村面貌早已今非昔比。1987年,根据撒拉族人民的愿望,赞卜乎村改名为“红光村”,寓意“红军精神光照千秋”。近年来,红光村的特色经济发展很快,利用公伯峡水库建起了冷水鱼养殖基地,水库里养出的虹鳟鱼,味道鲜美。利用本村丰富的西路红军遗存发展红色旅游,兴办特色农家院,提供水上旅游服务。2021年前几个月,已有12万多人到红光村接受红色教育、观光旅游。红光村的拉面产业发展迅速,不仅是红光村,在循化几乎村村都有外出务工人员在全国各大城市开拉面馆,据不完全统计,红光村外出从事拉面产业的每户年均收入约20多万元,成为撒拉族群众脱贫致富的一个支柱产业。马乙四夫书记介绍说,外出从事拉面产业的群众挣了票子,创了牌子,换了脑子,下一代的眼界已不再局限于眼前这条狭长的山沟。西路军战士修建的西路军红军小学,培养了一批又一批新一代撒拉族人才,撒拉族人民正在以豪迈的步伐同全国人民一道,走向美好的未来。

在红光村调研的时候,笔者一直在想,西路军老战士是一群特殊的红色基因传承者,他们用自己的实际行动,书写了汉族与撒拉族交往交流交融历史上的一段佳话。他们的精神意志、对信念的执着、对人民的热爱,值得我们永世铭记!

责编:乔文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