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湟腊八

文/张映录 图/严宏伟

青海河湟地区的汉族大多从进入腊月就开始为过年做准备,从腊月初八开始,人们开始购买各种年货,杀猪宰羊,匆匆忙忙,日子过的特别快,称之为“混腊月”。

追溯历史,腊八节源远流长。应劭《风俗通》云:“《礼传》:腊者,猎也,言田猎取禽兽,以祭祀其祖也。或曰:腊者,接也,新故交接,故大祭以报功也。”夏代称腊日祭为“嘉平”,殷曰“清祀”,周曰“大蜡”,汉代改为“腊”。先秦的腊祭日在冬至后第三个戌日,南北朝以后逐渐固定在腊月初八。并一直延续至今。

1.jpg

在冰面上凿臼舂麦仁,为做腊八粥准备原料。严宏伟 摄

喝腊八粥的历史,已有一千多年。最早始于宋代。每逢腊八这一天,不论是朝廷、官府、寺院还是黎民百姓家都要做腊八粥。到了清朝,喝腊八粥的风俗更是盛行。在宫廷,皇帝、皇后、皇子等都要向文武大臣、侍从宫女赐腊八粥,并向各个寺院供养米、果等。在民间,家家户户也要做腊八粥,祭祀祖先。同时,合家团聚在一起食用,馈赠亲朋好友。

河湟地区的汉族先民大多是明清时期从内地迁徙而来,也就带来了内地的乡俗,但本地不产大米,很难吃上米粥,就吃“搅团”,以此代替“粥”了,所以在这天早上大多用豆面或荞麦面散上一锅“搅团”,全家人吃一顿搅团或者吃小米粥。还有的河湟村庄,在这一天要在冰臼里舂去小麦或者青稞的皮,用麦仁和肉熬煮腊八粥吃。据说,人们就是吃了搅团、麦仁粥把心“糊”住了,再也不想平时家庭的据拮、经济的困难、生活的艰辛了,男人们开始大把大把地花银钱,购置过年的货物;女人们在厨房里不珍惜米面,一斗一斗地端来,多做馍馍,多炸油馃,为节日准备面食。故有一句谚语说:腊月里“男人们街道上胡拍(花钱)哩,女人们案板上胡切哩!”还有个歇后语是:“吃了腊八粥——糊涂了”,说的就是这个。

2.jpg

从冰臼里舀出舂好的麦仁。严宏伟 摄

另外,过腊八,人们都要讲究早起。认为谁家的人起来的早,饭做熟的早,来年谁家的庄稼就成熟的早,新一年的粮食就吃上的最早。所以,在这天人们都起的很早。早上,家里的掌柜子拿上香表、长钱,背上背篼,还拿上打冰块用的斧头或板镢等家什,来到全村吃水的结有冰的泉里去“抱金马驹”(即敲打冰块),再把冰块用背篼背到自家的地里融化,期盼地里墒气好,风调雨顺,五谷丰登。这就是:“过腊八,打马驹”谚语的来源了。

3.jpg

簸麦仁。严宏伟 摄

除此之外,还有腊八早上冻冰预测庄稼的习俗。人们在这天早上把水舀在小碟子里,平平地放在当堂院中或房檐边上(必须放在水平的地方),待冰冻结实后,家中的老人们就看结成的冰块中出现的冰棱形状,如果在冰中有麦芒形的条纹,就说明来年种有穗儿的庄稼收成好,就多种一些小麦、青稞、大麦之类有穗的作物;如果冰内出现球形,说明来年颗粒状的粮食收成好,就多种豌豆、扁豆之类的农作物;在碟内哪个方向隆起冰骨朵儿,说明哪个方向的暴雨比较利害……在科学不发达的年代里,人们以最朴素的、原始的方式来预测天气,预测来年的年景,期盼有个美好的明天。

这样看来,“腊八”不仅是为过年拉开序幕的日子,也是充满了美好期盼的日子。

责编:张振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