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心与仁术

炸弹的倒计时装置闪烁得触目惊心,与时间赛跑,排爆手全神贯注拆除引爆装置,拯救悬于一线的生命。

影视剧中,这样的场景并不鲜见。但在生活中,被称为“颅内炸弹”的脑动脉瘤和脑血栓对普通人更具威胁性。

脑血管病是常见病、多发病,具有发病快、病死率和致残率高的特点。像排爆手拆除炸弹一样,做脑血管手术,操作必须精准,时间又往往紧迫,对医生有着极高的要求。

近日,青海日报刊发的《与时间赛跑,为生命护航》一文,记录了优秀“颅内炸弹排爆手”——西宁市第一人民医院主任医生马龙的事迹。

在马龙身上,有两点让笔者十分感佩。

首先,他既能深深地扎根高原,又能走出高原,到外面的世界去汲取养分,充实和提高自己。

高原的大山固然会遮挡一些人的视线,让他们很难或者说不愿意花精力去关注外部世界;但对另一些人来说,站在高原却能瞩望更为辽远的地方。马龙无疑属于后者。

二十几年前,刚刚走上工作岗位的马龙发现,由于当时青海的急慢性脑血管病治疗水平落后,患者往往无法得到及时有效的救助,很多人因此失去了生命。当时,这是青海脑血管病治疗面临的普遍情况。虽然只是刚走上工作岗位的“新兵”,但马龙没有认为这与自己无关。他为自己本领的匮乏而深感遗憾,也为无法尽到医生的职责而深深自责。他决心走出高原,提高医术,改变这一局面。在省外大医院进修期间,马龙如饥似渴地向外地同行学习,努力掌握神经介入治疗的前沿技术,为的是学成之后服务于高原父老乡亲。

第二个让笔者感佩之处是,马龙能无私地把医疗技术传授给更多同行,让优质的医疗服务惠及更多高原患者。

最近,笔者看到这样一条新闻:科学家颜宁宣布辞去普林斯顿大学教职,回国到深圳创立医学科学院。颜宁说,她经历了人生的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吸纳,努力学习,充实自己;第二阶段是证明,努力工作,获得认可;第三阶段是输出,把所学所长传递给更多人,帮助更多人,扶持更多人。

对于马龙来说,一路走来,所经历的又何尝不是这三个阶段?

学成归来,加上多年的工作实践,马龙已经能够为患者有效解除病痛,但一名医生的医术再高,也无法化身无数,他能直接救助的病人终归有限。于是,马龙热心地传技术、带队伍,让更多的患者能够受益于先进的医疗技术。

马龙对团队成员的要求近乎苛刻。他说,脑血管手术必须做到精准,胜败在于毫厘之间,不能有丝毫的马虎。他严格要求,先后在西宁市两家医院带出了两个神经介入治疗团队。

对于大部分人来说,手机除了通讯功能外,就是打发时间用来娱乐的,但对马龙来说,手机却是向同行传授医疗技术、救助患者的重要工具。通过微信群,他随时帮助省内兄弟医院的医生解决难题,提高他们的医疗水平,让患者得到及时有效的救治。

担任青海省医师协会神经介入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后,马龙的担子更重了,他说,进一步培养神经介入领域的高精尖人才,传承、带教、帮扶,将成为他今后的工作重心。

人们常说:“医者仁心。”然而,仁心也要靠仁术——救死扶伤的医疗技术来支撑和实现。青海地处高原,海拔高,气候干燥寒冷,空气中的含氧量低,易于引发各种高原病,多年来,包括心脑血管病在内的多种疾病的发病率一直居于全国前列。同时,由于地域和历史的原因,在先进医疗技术的掌握和推广上,青海往往落后于沿海和中原地区。以优质的医疗技术服务于高原各族人民,可谓任重而道远。

可喜的是,我们看到,有很多像马龙一样兼具仁心与仁术的医务工作者,扎根青海高原,不断学习、实践和传播先进的医疗技术。正是由于他们的努力,高原医疗队伍的整体技术水平在不断提高,众多高原患者的生命得到了及时有效的救助。作为一名普通的高原人,笔者要向他们表达发自内心的深深敬意。

责编:张振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