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源头最美故事

7月,省城西宁早已是花红柳绿的盛夏,而距西宁500公里的果洛藏族自治州玛多县,这个被人们形容为“不是在冬季就是大约在冬季”的地方,草刚绿、花才开,是春是夏分不清楚,这里平均海拔4500米。

万里黄河第一县玛多县境内有5800多个大小湖泊,关系着5400多公里长,流域面积达75万多平方公里黄河的安危,这里,每天都在上演着人与自然的故事。

扎陵湖乡河源新村,地处生态保护的红线区。临近中午,这里才感觉到有一点温热。曲加从2016年成为生态管护员以来,每天都会对自己的摩托车进行一番检查,只为在长达10多公里的巡护线上不掉链子。

“这个季节动物活动最频繁,巡护任务也最重,马虎不得!”对于巡护工作曲加乐此不疲,他喜欢在草原上看藏野驴奔跑,在湖泊边观看斑头雁、黑颈鹤等候鸟。“现在人们的生态保护意识增强了,不用担心它们被捕杀,最担心的是人们丢弃的生活垃圾对它们造成影响,特别是会影响湖泊的水质。”曲加的摩托车后座上,每次出行前都会绑上一个编织袋,一路走一路捡垃圾。曲加告诉记者,一个塑料袋、一瓶没喝完的饮料,就有可能导致一匹野驴、一条鱼的死亡。

“我做的事情是为国家出力!我骄傲!”2016年曲加放弃了扩大牦牛养殖规模的想法,把家里的牛群交给了合作社,当了一名生态管护员,一年收入2万多元。

曲加放弃了养牛,一心干生态管护工作,而扎陵湖乡勒那村牧民尔金才让的一段故事也着实感人。

“这是去年6月份的事儿,我在夏季草场放牧,一头熊闯进帐篷不仅吃光了食物,生活用品也被破坏的差不多了,好在我离帐篷很远,熊没有伤到我。”在尔金才让家的院内,至今还放着被熊袭击过的帐篷,修补后仍在使用。

从2019年1月份至目前,扎陵湖乡共发生人兽冲突事件22起。在牧民们“来了就打死”的愤怒声中,尔金才让却发出了“是我们闯进了它们的家,我们错在先。”的声音。“去年初,我们这里发生了大雪灾,人和动物都遇到困难,动物闯进来吃点食物是为了生存嘛。”尔金才让对人兽冲突不光只有释怀也有行动。

如今时至夏季牧场放牧的时间,尔金才让在牛背上多驮了一份食物。他告诉记者,一份留着自己吃,一份如果再碰到熊就给它吃。“动物和人一样都是有灵性的,你善待它,它也会善待你。”在随行的一小段路途中,尔金才让告诉记者,随着生态保护效果的显现,棕熊、狼、藏野驴、藏原羚、白唇鹿等野生动物出现在人们视野中的频率越来越高,他曾在山里给一只饿瘦的独狼抛过肉。“吃完后它一直远远地跟在我身后,起初还有些担心,但直到放牧回家牛群都没有受到任何攻击。”

在黄河源头记者听到了这样一些美丽的故事。

责编:刘海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