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海东八大民间借贷典型案例

06f118ba-23c5-436a-ae42-20b25316e204.tif.jpg

在泉洼乡宣传四史。海东中院供图

f6ed6217-ca2c-435f-93dc-def334668d6b.tif.jpg

互助土族自治县法院民事审判庭调解处理一起民间借贷纠纷案件。

8bc3deea-8356-455c-b7af-69b90a72f569.tif.jpg

乐都高庙法庭化解一起相邻纠纷。

岁末,海东市中级人民法院召开民间借贷案件审理情况新闻发布会,通报2019年以来全市法院审理民间借贷纠纷案件情况,并发布八起对民间借贷风险防控具有提示意义的典型案例,以案释法,提醒广大民众切实提高风险防范意识,规范订立借贷合同,提高法律意识,管好自己的钱袋子,以避免出现不必要的纠纷。这八大典型案例都有哪些?记者带你一一了解。

案例一:一方缺席,证人证言也可证明借贷事实

【基本案情】

吕某托李某介绍工人去其工地务工。2020年4月,吕某称因追要欠款需要请客,向李某借款1万元。在李某带吕某回家取钱时,因吕某承诺尽快偿还,且当时有五六人在场,故李某未要求出具借条。同年5月,吕某又以其他理由,再次向李某借款1万元,因第三人在场,李某仍未要求吕某出具借条。后由于吕某迟迟未偿还借款,李某将其诉至法院。吕某未到庭应诉。

【裁判要旨】

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证人证言结合李某当庭陈述,可形成完整的证据链,足以证明吕某借款事实。而吕某未到庭应诉,也未向法庭提交书面答辩意见,应视为对其答辩、举证、质证等诉讼权利的放弃和对李某诉讼请求的认可。依法判决吕某于判决书生效之日起30日内偿还李某借款,并承担案件受理费、公告费,共计2.65万元。一审判决后,双方均未上诉。

【法官释法】

随着经济社会高质量的发展,民间借贷纠纷呈现日趋复杂化的趋势。依据法律规定,出借人起诉时,应当依法提供借据、收据、欠条等债权凭证以及其他能够证明借贷法律关系存在的证据。民间借贷大都发生在熟人之间,借款方式也日益灵活多样,出于面子、人情等因素的考虑,出借人往往不会主动要求借款人出具借条等借款凭证,而一旦对方违约,出借人一般很难拿出有效的直接证据来认定借款行为存在的事实。法院在判决时应结合各方提供的间接证据,在证据之间能够相互印证、形成证据链的情况下,对借贷行为予以确认,以维护社会诚信,实现公平正义。

案例二:仅凭借条或不足以证明借贷关系

【基本案情】

2019年7月,马甲向马乙借款9万元,并出具借条。由于第三人马丙先前欠马乙10万元,经协商,由马丙将10万元直接转给马甲。双方口头约定2个月还款期限。到期后,马甲拒不还款,马乙经多次索要无果,将其诉至法院。

【裁判要旨】

法院经审理认为,马乙提供的证据仅能证明双方间存在借条,而该借条系孤证,无法证明马甲有向马乙借款的意愿及双方存在借款合意、被告已收到款项等事实,且被告对此不予认可。故不能确认双方当事人间存在借贷合同关系,马乙负有举证责任没有举证,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遂依法驳回马乙的诉讼请求。马乙未提起上诉。

【法官释法】

本案当事人马乙败诉说明当前民间借贷主体的法律意识依然比较淡薄,交易法律手续不完备,借贷行为隐秘性强,容易引起法律纠纷。现实中,出借人提起诉讼往往仅依据借据等债权凭证或者仅依据金融机构转账凭证作为证明借贷关系已经发生的证据,如借款人抗辩已偿还借款,或抗辩转账系偿还双方之前借款或其他债务,在此情况下,就存在着证明责任的承担问题,而不能仅仅依据借据、收据、欠条等,简单地认定借贷关系已经发生以及已经发生的借贷关系的内容。为避免出现类似情况,广大民众在出借款项时,应审慎把控借贷风险,保护自身经济利益。

案例三:情侣间的转账或被认定为借款

【基本案情】

晁某与岳某系男女朋友关系。恋爱期间,晁某通过银行转账、支付宝、微信、刷卡等方式向岳某支付款项多达112万元,岳某也向晁某支付了部分款项,剩余45万元未支付。双方发生矛盾后,晁某多次到岳某家中索要余款,岳某最终出具了借条,但称其与晁某是男女朋友关系,双方转账往来属于赠与,并无借款意图。晁某为此诉至法院要求岳某偿还借款45万元及利息。

【裁判要旨】

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中晁某提交的证据与其陈述能相互印证,借条能证实被告借款的事实。岳某辩称借条是在晁某威胁下出具的,但并未提供充分的证据证明,且其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应当知晓书写涉案借条的法律后果。此外,双方是否系男女朋友关系,并不影响正常的民间借贷关系的成立,故不予采纳岳某的抗辩理由,认定双方之间存在民间借贷关系。依法判决岳某偿还晁某借款45万元。

【法官释法】

恋爱期间,出于共同生活、表达感情的需要,容易发生双方无偿赠与、共同支出、资金借贷之间难以区分的情况,是否构成借贷关系,法院一般从给付目的、借贷合意等方面综合判断。为此提倡情侣之间应建立健康的恋爱关系,不要掺杂财物因素,莫让原本美好的初衷最终变成双方的隔阂,莫让“我爱你”变成“我告你”。

案例四:“砍头息”不受法律保护

【基本案情】

祝某与苏某是朋友关系,2018年2月14日,苏某因资金周转困难向祝某借款50万元,约定利息8.5万元,当日祝某通过某银行实际向苏某转账41.5万元,8.5万元被作为利息直接扣减。当日苏某向祝某出具借款50万元的借条一张,载明借款期限自2018年2月14日至2018年5月13日。借款期限届满后,苏某并未按期偿还借款,祝某遂于2021年8月诉至法院,要求苏某偿还剩余借款33万元及利息4.9638万元,合计37.9638万元,并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裁判结果】

法院审理查明,苏某已陆续向祝某偿还借款18万元,按照实际支付借款本金数额,尚余23.5万元未偿还。在审理过程中,经法官主持调解,达成苏某偿还祝某人民币23.5万元,并自愿承担利息3.5万元,合计27万元,于约定到期日按时偿还本金及利息的调解协议。

【法官释法】

民法典第六百七十条规定,借款的利息不得预先在本金中扣除。利息预先在本金中扣除的,应当按照实际借款数额返还借款并计算利息。这种预先从本金中扣除借款利息的行为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砍头息”。“砍头息”在民间借贷中大量存在,但我国法律法规对此是严禁的,不仅民法典作了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也有明确规定。本案中,双方约定的借款金额为50万元,但祝某却预先扣除了8.5万元作为利息,实际支付借款本金41.5万元,故根据上述规定,本案借款本金应认定为41.5万元。

案例五:借款人去世,继承人应在继承遗产范围内履行还款义务

【基本案情】

2019年6月5日刘某以资金周转困难为由向张某借款7万元,当日张某通过银行向刘某转账7万元,2019年8月5日,刘某再次向张某借款4万元,并出具前后两次借款共11万元的借条一份,约定同年8月10日还清。后刘某因病亡故,留下一套房屋及其他财产由其父大刘、子女小刘甲、小刘乙继承。张某多次找大刘、小刘甲、小刘乙要求偿还借款,均未得到妥善解决,遂提起诉讼,要求大刘、小刘甲、小刘乙支付借款本金及本案诉讼费用。

【裁判要旨】

法院受理后认为,合法的借贷关系受法律保护。本案中,张某主张大刘、小刘甲、小刘乙偿还其借款11万元,对其主张大刘、小刘甲、小刘乙均提出不同程度的异议,但根据原告出示的证据能够证明刘某向张某借款7万元的事实。对于其余4万元借款张某提供了借条加以证明,大刘、小刘甲、小刘乙对此提出不知情,应当承担举证责任,但均未提供证据证明自己的主张,对其三人的辩称意见,法院不予采信。故张某要求大刘、小刘甲、小刘乙偿还其11万元借款的主张成立,法院予以支持。经审理,判决大刘、小刘甲、小刘乙偿还张某借款11万元,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履行完毕;案件受理费由大刘、小刘甲、小刘乙负担。

【法官释法】

我国对继承采取的是全面继承和限定继承相结合的原则。继承人不能只继承遗产中的积极财产,还须承受遗产中的消极财产及遗产债务,只不过该债务范围以所继承的遗产价值为限。另外,偿还被继承人债务也应以接受继承为前提原则,继承人只有在接受继承时,才依法承担被继承人的债务,这也是权利义务相一致原则的体现。本案中,大刘、小刘甲、小刘乙三继承人作为刘某的父亲、子女是刘某的法定继承人。大刘、小刘甲、小刘乙继承了刘某的遗产,应当在继承遗产范围内清偿被继承人刘某所负债务。

案例六:赌债?法律不予保护!

【基本案情】

豆某、吉某系同一乡镇不同村的村民。2018年10月6日豆某书写一份借条,吉某在该借条上签名捺印,该借条内容载明:“今借豆某人民币6.3万元整,2018年10月30日还清。若按时不还违约按每天100元计。2018年10月17日,总合计借款10.6万元整,放贷款时间一次性还款。10月26日最后借了0.2万元,共计10.8万元整。借款人:吉某 借款日:2018年10月6日”。根据一审法院刑事判决书及二审法院刑事裁定书可认定“2018年8月左右豆某向吉某出借赌资10.8万元”的事实。2021年1月6日豆某以吉某偿还借款10.8万元为由提起诉讼。庭审中,豆某提交照片一张,拟证明吉某在其小卖部向其借款的事实。

【裁判要旨】

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从豆某、吉某的关系、借款金额、借款资金交付时间等因素分析,均不符合社会常理及交易习惯,且豆某明知吉某借款用于赌博,仍多次为吉某提供资金。豆某虽出示照片欲证明出具借据当日即2018年10月6日交付现金,但经审查该原始储存的照片时间显示为2018年11月4日与其称述不符。吉某对资金交付提出异议的情况下,豆某未能提供其他有效证据证明双方之间合法借贷关系的成立,依法驳回豆某的诉讼请求。

【法官释法】

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七十条规定,赌博属于妨害社会管理的违法行为。民法典第一百五十三条规定,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的民事法律行为无效。因此赌债不受法律保护。本案中,出借人在明知或应知其出借的款项将被用于赌资、毒资、嫖资等违法犯罪活动,仍然出借,该出借行为实则是一种违法或犯罪的帮助行为,必定会受到法律的否定性评价。为此提醒广大群众:远离赌博,合法借贷!

案例七:警惕“入合伙”“拉投资”骗局

【基本案情】

2019年5月13日,马某和案外人马甲、马乙与哈某签订《入股分红协议书》,约定:“甲方(哈某)因开办项目需要一笔运行资金,乙方(马某、马甲、马乙)向甲方投入资金共计150万元,搅拌站产权归甲方所有,甲方只对乙方年度利润分红;合同期限为1年,乙方向甲方投入入股资金150万元占有甲方股权,资金由甲方自己支配,乙方不得干涉甲方及甲方运营,在入股合同期限内,甲方愿向乙方每年支付本金及红利51万元,结算日期为2019年5月13日至2020年5月13日”,但协议没有约定甲方项目经营的范围。马某于2019年5月10日给案外人马乙转账50万元,同年5月13日马乙将50万元转给哈某外甥韩某,并由哈某出具收条予以确认。后马某起诉哈某及其妻何某要求其二人支付其借款50万元、借款一年利息7.7万元及逾期付款利息1.925万元,合计59.625万元。

【裁判要旨】

法院经审理认为,马某与哈某签订《入股分红协议》,约定“哈某自主经营搅拌站,并享有产权,马某投资50万元,期限为1年,由哈某每年向马某支付本金回报(红利)17万元”。该协议未约定合伙经营范围,且协议内容不符合合伙投资的法律规定,实为自然人之间的民间借贷纠纷,约定的合同期限“2019年5月13日至2020年5月13日”实为借款期限。马某与哈某之间形成的民间借贷关系合法有效。哈某与何某系合法夫妻关系,夫妻共同生活期间的债务由双方共同承担,在借款期满后其二人应及时偿还借款。另,马某与哈某对利息没有明确约定。依法判决哈某、何某偿还马某借款本金50万元;驳回马某其他诉讼请求。

【法官释法】

在“融资难”的现实背景下,民间借贷为中小微经济主体提供了资金来源,但有一部分被混为合伙投资,即“名为合伙实为借贷”。本案双方之间名为签订了入股分红协议的合伙纠纷,实际是民间借贷纠纷。投资与借贷的区别比较明显:投资主体之间共同出资、共同经营、共担风险、共享收益;而借贷是借款人向出借人借款,到期返还借款并支付利息。因此,在经济活动中,切勿听信不实言论,警惕“入合伙”“拉投资”骗局。

案例八:高利贷不受法律保护

【基本案情】

2018年3月26日,在李某介绍下,张某从冶某处借款9万元整修建农家院,并出具借条一份,张某承诺于2018年12月1日到期还款,李某签名担保。但借款到期后,张某以各种理由和借口迟迟不能还款,冶某提起诉讼。

【裁判要旨】

经法院审理查明,发现冶某借款9万元的诉讼请求包含高额利息,在组织双方当事人调解过程中,冶某放弃部分借款的主张,最终达成了张某偿还冶某借款5万元并于2021年12月10日前付清、李某对上述借款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的调解协议。

【法官释法】

鉴于高利贷行为具有双方约定的利率不在借条中记载、贷款人在交付本金时扣除利息、贷款人将借款人尚未还清的本息合计重新出具借条等多种表现形式,在法院审理中,如借款人以高利贷为由进行抗辩,往往缺乏直接证据,需要法官加强对间接证据的审查,综合借款金额、借款期限、还款金额、还款时间、票面组成等细节进行逻辑分析,并运用交易习惯、生活常理等,对照高利贷行为的普遍特征,客观认定借贷事实。

时评

民间借贷纠纷频发应引起重视

从海东中院向社会发布的八起民间借贷典型案件看,民间借贷纠纷呈现出案件数量上升、借贷形式不规范、民营企业涉足民间借贷现象突出、“高利贷”案件时有发生、刑事、民事案件交叉等特点。同时,与过去相比,现今的网络平台借贷以其便捷、快速,不受地域限制等特点而逐渐活跃,网络平台借贷案件随之上升。

民间借贷纠纷多发,与中小企业融资难,出借人风险意识薄弱等有关。与金融机构贷款相比,民间借贷手续简单,提取资金较为方便,加上民间闲置资金缺乏投资渠道,致使民间借贷日渐活跃。此外,出借人对借贷所带来的资金风险认识不足,缺乏基本的法律知识,借条书写不规范、文意含糊、随意涂改、借款内容约定不明确等也是民间借贷纠纷频发的原因。

针对民间借贷纠纷案件多发态势,广大民众在参与民间借贷过程中,要切实树立法治思维,提高风险防范意识,谨慎甄别“套路贷”陷阱,规范订立借贷合同,进一步提高守法意识、留证意识、期限意识,管好自己的钱袋子,以避免出现不必要的纠纷。同时一定要谨防“非法集资”式的民间借贷。不法分子利用人们贪图高利的心理,抛出高利诱饵,在同地域或熟人之间进行地下非法集资。这类集资经营者不是挥霍过度、无力偿还,就是金蝉脱壳、卷款而逃,使债权人血本无归。这种变质的民间借贷风险最大,应引起大家高度重视。(于瑞荣)

责编:乔文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