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奥委会理想中的现代奥运会,长啥样?

19日,黄浦江畔,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成了最忙碌的观众之一,在全新打造的奥运赛事——巴黎奥运会资格系列赛上海站中,这位快71岁的奥林匹克运动“掌舵者”用一下午的时间,赶场观看了攀岩、滑板和霹雳舞决赛以及赛后派对。在融合体育、音乐、文化与艺术的节日氛围中,沉浸式感受更年轻、更城市、更开放的奥运赛事。

当天傍晚,巴赫在发布会上表示,在上海举办的这一全新奥运赛事,离国际奥委会理想中的现代奥运会又近了一步。理想中的现代奥运会长啥样?新华社记者在本次比赛期间,专访了国际奥委会奥运会部分管战略与发展的副主任皮埃尔·弗拉特-巴迪和国际奥委会体育部主任基特·麦康奈尔,在他们的描绘中,答案逐渐清晰。

顺应时代潮流、营造生活方式

本次比赛,滑板、攀岩、霹雳舞、自由式小轮车,四个奥运新兴项目在城市公园集中上演,场地依次排开,比赛同时进行。全球顶尖运动员齐聚,为巴黎奥运会参赛资格展开终极对决。在热情向上的奥运氛围中,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是如此近。

为了在奥运会举办的十几天之外持续保持奥林匹克的热度,吸引更多青年人的关注,国际奥委会决定创办奥运会资格系列赛,扩大“通往奥运之路”的曝光率。弗拉特-巴迪是奥运会资格系列赛这一理念的创立者之一。

在他的推动下,2021年3月颁布的《奥林匹克2020+5议程》总共15条改革建议中,第六条专门提到,要着力打造和推广奥运会资格赛,进一步提升奥运会的影响力。

“社会在演变,体育在演变,年轻人的口味也在变,所以我们需要在奥运赛事中顺应这种改变。”他说,“巴赫主席一直在说,要把体育运动带给人们,带到人们所在的地方。在城市中心的临时设施举办比赛,张开双臂欢迎每一个人,这就是我们在上海做的。”

在他看来,首届奥运会资格系列赛的独特性在于,这里不仅仅有比赛,更营造了一种生活方式。“除了比赛,还包括许多节日元素,有音乐,很时尚。观众来一天可以有许多不同的体验,比如我们在自由式小轮车那里,看完世界上最优秀的运动员比赛,几分钟后就可以在体验区尝试这些项目。”

节日般的氛围、更开放的奥运

国际奥委会体育部负责奥运竞技比赛层面的事宜,作为部门负责人,麦康奈尔说,奥运会资格系列赛实际上源自国际奥委会的两个战略项目。首先是奥运设项的发展,从东京奥运会到巴黎奥运会,奥运会设项更年轻、更城市、更开放。与此同时,国际奥委会非常注重推广奥运会资格赛,在通往巴黎之路的资格赛中,他们通过数字化平台对资格赛进行了充分报道。

“在上海,奥运会资格系列赛将两者结合在一起,四个奥运新兴项目同时同地展开,既展示了富有青春气息的新兴运动,也集中展现了选手们为争夺奥运门票所付出的努力。”麦康奈尔说。

首届奥运会资格系列赛上海站在黄浦江畔的城市公园举行,如果你走路足够快,甚至可以在一分钟内逛遍全部四块场地,让人有一种目不暇接的感觉。

与上海不谋而合,巴黎也选择将奥运融入城市。如在埃菲尔铁塔下举行沙滩排球比赛、在铁塔对面的战神广场举行摔跤和柔道比赛……当体育走入城市景观和历史文化古迹,人文、体育、旅游的相互融合,将带给人们全新的奥运体验。

5月19日,观众在现场观看比赛。当日,巴黎奥运会资格系列赛上海站攀岩女子两项全能决赛举行。新华社记者 贺长山 摄

弗拉特-巴迪表示,体育依旧是奥运会的基础和根本,而围绕体育的其他体验也愈发重要。在一种类似于城市体育节的氛围中,巴黎奥运会将在很多景区办赛。“我们相信这种理念,将不仅在奥运会资格系列赛中得以呈现,也将在未来应用于奥运会当中。”

奥运会与新兴项目彼此丰富

近年来,国际奥委会不断对比赛项目进行革新。东京奥运会、巴黎奥运会、2026年米兰-科尔蒂纳丹佩佐冬奥会以及2028年洛杉矶奥运会均纳入了新兴项目。而首届奥运会资格系列赛,也选择滑板、攀岩、霹雳舞、自由式小轮车这四个新兴运动作为比赛项目。

弗拉特-巴迪表示,奥运会中,有数十年来一直非常成功的传统运动,比如田径、体操、游泳、篮球、足球等。近年来,奥运会也引入新兴项目,传统项目和新兴运动在奥运会实现了一种平衡。

“我们相信这对双方都有益。首先,新兴项目丰富了奥运的元素。其次,新兴项目在入奥之后获得了更好发展,在世界各地拥有了更多爱好者。我们相信这仅仅是个开始。”弗拉特-巴迪说。

麦康奈尔坦言,新兴运动在世界各地都有非常热情的关注群体,而且大都是年轻人。“我们从运动员身上看到了这一点,从追随这些运动员和这些运动的人们身上也看到了这一点,对我们来说,触及这些新的年轻受众真的非常重要。”

东道主对奥运增项更有话语权

国际奥委会在2014年决定,奥运会的比赛项目不再限定为28个大项,举办国可以根据自身情况灵活确定;除了可在28个原有奥运大项中选择外,还可有3-5个新增临时项目,新增项目既可以是在奥运会上出现过的项目,也可以是全新的项目。

麦康奈尔表示,奥运会的项目设置应更加灵活、更具创新、更可持续、更注重性别平等。他举例说:“巴黎奥组委的愿景很大程度上是吸引年轻的城市人口,这就是巴黎奥运会增设霹雳舞这项运动的原因。而对于巴黎(奥运会)之后的洛杉矶(奥运会),他们希望与美国各地喜欢团队运动项目的爱好者进行互动,这是美国体育文化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这就是为什么在洛杉矶,我们会有一些团队项目被纳入奥运会。”

2028年洛杉矶奥运会目前已有33个大项,与东京奥运会大项数量持平,比巴黎奥运会多一个大项。在增项的同时,如何不给举办国增添负担和压力?麦康奈尔说:“在巴黎,我们首次在奥林匹克历史上在总共10500名运动员配额中实现男女参赛配额相等。在洛杉矶奥运会上,随着新增运动项目的加入,我们正与国际单项体育组织和赛事组委会合作,以保持这种性别平衡。但总的来说,我们正在努力降低举办奥运会的总体要求,同时将体育运动和运动员放在核心位置。”

拥抱人工智能和电竞

上月,国际奥委会发布《奥林匹克AI议程》,在展望人工智能可能对体育带来哪些影响的同时,提出了国际奥委会引领全球体育领域开展人工智能计划的框架。

“我认为AI在包括体育在内的社会各个领域都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在体育方面,人工智能广泛应用于运动员选材、裁判打分、技战术分析、比赛转播、数字化传播等方面。”麦康奈尔同时指出,国际奥委会非常关心的问题是,世界上不同地区、不同运动领域的人是否可以拥有平等使用AI的权利。

4月19日,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在《奥林匹克AI议程》发布会上讲话。新华社记者 吴鲁 摄

今年初,巴赫在江原道冬青奥会上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透露,正在考虑于2025年或最迟2026年举办首届奥林匹克电子竞技运动会。

麦康奈尔说:“我们已经成立了国际奥委会电子竞技委员会,该委员会已于去年年底举行了会议,我们对电竞的分析仍在继续,但我们相信,电子竞技对于接触世界各地的年轻人非常重要。这是一个非常热情的群体,我们需要找到将他们与奥运会和奥林匹克运动联系起来的方法。”(参与记者:许东远、王春燕、姚友明、董意行)

编辑:李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