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高考季来临 权威梳理政策之变

据报道,十年寒窗,影响940万孩子命运的一考还有一天之遥。明天,2016年全国统一高考将拉开帷幕。对于考试的观望者,这是一件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社会大事;而对参与者,虽不再有过去“一考定终身”的悲壮,关于这场考试的任何一点细微变化,仍然牵动人心。

国考即将启动、各地微处试水,中国之声特别报道《2016高考季》今天问改革,权威梳理政策之变。

高考作弊入刑第一年,“史上最严高考”的冠名铺天盖地。今年,《刑法》(修正案九)有关组织考试作弊罪条款将首次适用于高考。首先如履薄冰者,大概是考试组织者。安徽省参加明后天统一考试的实际考生人数约为45万人,安徽省教育招生考试院招生考试研究处处长胡雨生介绍,省内14868个考场全都通过了国家标准化考点认定:“所有考场都具备视频监控全覆盖和多级网上巡查功能,监考教师的考场记录、监控视频和后期的录像回放都可作为认定考试违规的依据。考试开始后,我们还将在省国家教育考试指挥中心对考场进行巡查。”

谨慎是针对环境和硬件设施的,更是对人的。为防止替考行为的发生,内蒙古考点配备足够数量的指静脉验证设备,对开考前30分钟到达考点的考生进行指静脉验证。在河南,今年高考将首次实行“无声入场”,河南省教育厅厅长朱清孟说,只要金属探测仪一响,考生就将被拒之门外,身体植入金属医疗器件的考生,需出具证明才可入场。

朱清孟介绍,在考生入场检查时严禁考生携带手机等各种通讯工具,严禁考生穿着各种带有金属的服装鞋帽等。严格入场检查,确保不让任何违禁物品带入考场。

作弊入刑后,一旦考点发现作弊、组织考试作弊或替考等情况,将由公安力量介入、查证、交付法办。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教授阮齐林补充,除了惩罚力度加大,《刑法》(修正案九)更有威慑意图:“社会上有一些人为了谋利很早甚至在半年前就开始准备有关的器材,招募有关的枪手,以前它不是犯罪,公安也不便介入调查,只是一个违规违法的经营活动而已,现在规定为犯罪行为了,公安就可以介入,就可以抓人,这样的力度就非常大了。”

但也有专家坦言,设置刑罚首先只是法治的末端环节,“入刑”并不能改变背后的非法利益诉求。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表示,要从根源上抑制作弊冲动,需要的是对考试制度更细致的设计。

熊丙奇提醒,“作弊入刑实际上是对后面作弊行为的处罚,可能可以起到警戒作用,但是作弊产生的根源没有解决。我们高考录取是按学生分数录取,只要这次考试你考好了,不管平时成绩再差,你只要按照这个成绩学校是要无条件录取,因此一些成绩很差的学生会铤而走险,对他们来说哪怕就是禁考三年也没作用,因为他成绩本身很差,所以禁考制度对他们是没有任何影响的。”

对考生来说,仍需重申“最严高考”这一年的违规后果——教育部表示,对于考试不诚信、违纪作弊的考生,将按照《国家教育考试违规处理办法》(教育部令33号)有关规定,取消其当年高考报名资格或录取资格,视情节严重给予暂停参加各种国家教育考试1至3年的处理,并将其违规事实记入考生诚信电子档案;已经入学的要坚决取消学籍。对涉嫌违法犯罪的,将移交司法机关按照国家有关法律处理。

今年高考,全国卷使用省份从2015年的18个增加到26个,相比2014年,增加了11个。未来,全国卷使用范围是否会进一步扩大,卷面上的“公平”是否指日可待?

增加使用全国统一命题试卷省份的目的是提高全国高考的科学性和权威性,但事实上,全国统一命题不是指用同一张卷子考试,而是“同纲不同卷”,即同一套考试大纲,但不同卷子。以2014年统一命题的15个省份为例,当年国家考试中心向这些省份提供的是4套卷子,简单来说,统一命题是由统一的命题机构(国家考试中心)统一出多套卷子,供各省选用。

从2014年的15省份到今年的26个省份,“全国卷”的范围是否还将扩大?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胡瑞文并不赞成这样的趋势。他说,“从推动各地的课程改革和个性化发展来讲,不一定强调划一,卷子都一类了课程都一类了,就变成千人一面了。各地区的经济文化发展水平不一样,各地的基础教育水平发展不一样,课程的强度、课程的难易程度、课程的多样化应该不一样。从我个人来说,不太赞成全国所有的省都变成一张卷子来衡量。”

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谈松华向中国之声介绍,分省命题源于2002年左右开始的省级高中课程改革试验。由于高考命题较强的专业性要求,在2014年《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也提出由各省来选择是全国命题还是分省命题。

谈松华谈到,“如果省里希望参与全国命题的话,就逐步走向全国命题。当然有些省有这个条件自己命题也是可以的。从趋势来看,今后可能个别省或者少数省仍然使用自己命题,或者是有一部分的科目用全国命题、一部分科目在省里命题,但是趋势是逐步增加全国命题的省份和科目。”

对于扩大统一命题试卷的使用范围,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同样持保留态度,“从试卷的质量上来说,全国卷相对于地方卷质量是提高了,但是由于我们现在还是采取指标分配的方式,各个区域的指标是确定的,通过统一卷不能在很大程度上解决公平问题。”

责编:闻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