擘画乡村全面振兴新图景

——专家解读中央一号文件

2月21日,《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加快农业农村现代化的意见》正式对外发布。这是2021年中央一号文件,也是21世纪以来指导“三农”工作的第18个中央一号文件。

站在新的历史交汇点上,“三农”工作如何定方向、明路径?如何实现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的有机衔接?如何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加快农业农村现代化?权威专家对此进行了详细解读。

实现巩固脱贫攻坚成果和乡村振兴有机衔接

“十四五”时期,是乘势而上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向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进军的第一个五年。

“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是在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交汇推进时期发布的一号文件,是新时期促进农业农村发展再出发的一号文件,意义重大,影响深远。”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经济研究部部长叶兴庆指出,中央一号文件既谋当前又谋长远,对实现巩固脱贫攻坚成果和乡村振兴有机衔接、加快推进农业现代化、大力实施乡村建设行动等进行了细致部署,擘画了新时期乡村振兴和“三农”发展新图景。

“2021年中央一号文件是在‘三农’工作重心从脱贫攻坚向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历史性转移的大背景下,党中央、国务院作出的重大部署,对促进农业高质高效、乡村宜居宜业、农民富裕富足有重大指导意义,将为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开好局、起好步提供坚强有力的政策支撑。”农业农村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龙文军指出。

全面推进乡村振兴的深度、广度、难度都不亚于脱贫攻坚,为此,中央一号文件对全面推进乡村振兴进行了顶层设计,部署了更加有力的举措,汇聚了更加强大的力量来共同推进。

“为促进巩固脱贫攻坚成果和乡村振兴有机衔接,中央一号文件明确提出,对摆脱贫困的县,从脱贫之日起设立5年过渡期,做到扶上马送一程,明确过渡期内保持现有主要帮扶政策总体稳定,抓紧出台各项政策完善优化的具体实施办法,确保工作不留空档、政策不留空白,对于脱贫地区实现乡村振兴开好局、起好步具有重大意义。”中国农业大学农民问题研究所所长朱启臻指出。

坚持农业现代化与农村现代化一体设计、一并推进

没有农业农村现代化,就没有整个国家的现代化。将“农村现代化”与“农业现代化”一并作为“三农”工作的总目标,成为中央一号文件重要的指导思想。

“中央一号文件一个突出亮点是把农业现代化和农村现代化进行一体设计、一并推进,对农业现代化提出了明确的时间节点目标,明确了农业现代化分步实施、梯次推进的时间表。”叶兴庆指出,中央一号文件提出把农业现代化示范区作为推进农业现代化的重要抓手,明确到2025年创建500个左右示范区,形成梯次推进农业现代化的格局。同时,通过乡村建设行动,让乡村面貌发生显著变化,乡村发展活力充分激发,乡村文明程度得到新提升,农村发展安全保障更加有力,农民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明显提高。

“中央一号文件在打好种业翻身仗、提升粮食和重要农产品供给保障能力、坚决守住18亿亩耕地红线等关键领域有不少新提法,在全面促进农村消费、强化农业农村优先发展投入保障、推进农业绿色发展等关键环节有不少实招,尤其是在加快县域内城乡融合发展方面提出了含金量高的政策举措,对于乡村全面振兴提供了方向引领。”朱启臻指出。

农业现代化,种子是基础。“为打好种业翻身仗,中央一号文件提出,对育种基础性研究以及重点育种项目给予长期稳定支持,加快实施农业生物育种重大科技项目,深入实施农作物和畜禽良种联合攻关,实施新一轮畜禽遗传改良计划和现代种业提升工程等一系列具有含金量的举措,为农业现代化奠定坚实基础。”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教授孔祥智指出。

“中央一号文件部署了深入推进优质粮食工程等重大工程、乡村建设行动等重大行动、农业现代化示范区等示范创建,提出扩大稻谷、小麦、玉米三大粮食作物完全成本保险和收入保险试点范围,进一步强化‘三农’的战略支撑作用,努力让农业农村现代化跟上新型城镇化、工业化、信息化步伐。”龙文军说。

乡村建设既重“硬件”也重“软件”

“编制村庄规划要立足现有基础,保留乡村特色风貌,不搞大拆大建”“继续把公共基础设施建设的重点放在农村,着力推进往村覆盖、往户延伸”“强化农村基本公共服务供给县乡村统筹,逐步实现标准统一、制度并轨”“破除城乡分割的体制弊端,加快打通城乡要素平等交换、双向流动的制度性通道”……一系列新提法,既着眼乡村“硬件”建设,更着眼乡村“软件”发展,让乡村更加美丽宜居,让农村面貌焕然一新。

“乡村建设行动是一个巨大的系统工程,既要注重‘硬件’建设,也要重视‘软件’建设。”孔祥智指出,要彻底破除妨碍城乡要素自由流动和平等交换的体制机制壁垒,促进各类要素更多向乡村流动,在乡村形成人才、土地、资金、产业、信息汇聚的良性循环,为实施乡村建设行动注入新动能。

叶兴庆指出,实施乡村建设行动要尊重规律,超前谋划、前瞻布局。村庄规划要符合村落形态演进规律,要尊重农民意愿,维护农民权益,增强农民的幸福感和获得感。

“要加快编制县域村庄布局和村庄建设规划,合理确定村庄布局分类,注重保护好传统村落和乡村特色风貌。硬件建设方面要在往村覆盖、往户延伸上下功夫,全面改善水电路气房讯等设施条件,支持5G、物联网等新基建向农村覆盖延伸,探索建立长效管护机制。软件方面,要持续推进县乡村公共服务一体化,推动教育、医疗、文化等公共资源在县域内优化配置,同时加强和改进乡村治理,打造善治乡村。”朱启臻说。

《光明日报》( 2021年02月22日 16版)

责编:董志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