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天佑德——诗与远方” 昌耀经典诗歌朗诵会的话:

这是对昌耀最好的纪念。

向昌耀经典诗歌作品朗诵会的策划者、组织者和朗诵者致敬!愿更多的人通过你们分享昌耀不朽的诗篇!

——诗评家、大理大学教授、昌耀诗歌奖终评委 耿占春

举办昌耀经典诗歌朗诵会,既源自时间对这些作品的念念不忘,也是时间对一位经典诗人身份的不断确认。在诗歌史不动声色的大规模淘汰中,唯有那些被念念不忘的作品方可永生。愿与朗诵会的主办者和朗诵者一起,再次向昌耀致敬。山高水长,昌耀不朽!

——诗歌批评家、威海职业学院教授、昌耀诗歌奖评委会主任 燎原

昌耀是耸立在青藏高原上一座中国新诗的高峰,它位置险要,风光无限,它的博大与奇崛令一般人难以理喻与把握。因而,举行昌耀经典诗歌作品朗诵会,是一件极有意义的事情,它对推广与传播昌耀优秀诗作,加深普通读者对昌耀其诗其人的理解,可谓功莫大焉!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当代新诗研究中心主任、昌耀诗歌奖评委会主任 谭五昌

昌耀是青海高原的神话,也是当代汉语诗歌的神话。他用生命与脚下的土地建立起血脉联系,可说是新诗史上率先做到“地人合一”的典范诗人,地方主义诗学的先行者。昌耀写出了有时代体温的诗,有个体生命痛感的诗,揭示了自己和这片土地存在的真相。广袤的青海高原,因为有了钉子一样的诗人昌耀,将生命和语言持续有力地注入,已经发生了神奇的变化,成为中国西部最有诗性意义的场域。

——诗人、首届昌耀诗歌奖获得者 谭克修

诗人毕生都在寻找一个声音,以之证实诗歌的不朽!

——鲁迅文学奖得主、《扬子江诗刊》主编、昌耀诗歌奖终评委 胡弦

衷心祝贺昌耀经典诗歌作品朗诵会举行。这是一种追思,更是一次相聚。对我们来说,昌耀和他的诗总是在前方;而在其所启示的那段但有开始,没有结束的“慈航”途中,他和我们永远在一起。

——评论家、作家出版社编审、昌耀诗歌奖终评委 唐晓渡

19年前,昌耀以绝不向衰颓肉身妥协的决绝姿态,成就了“向死而生”的精神涅槃,19年后,昌耀诗歌的热爱者和追随者们,用诗歌朗诵的方式,向中国诗歌天宇中明亮的不朽的巨星致意,怀想那没有月光和花朵的荒原的良宵,感受哈拉库图古堡永恒的寂静与深邃,追念那个向东方顶礼的驭夫的身影……

——评论家、青海师范大学教授、昌耀诗歌奖终评委 刘晓林

昌耀是源头性的诗人,是一代横绝之匠。对当代汉语诗人而言,他就是一座源泉,缘在者可随意舀取诗性舍利;对新诗理论家们,他又是一座牧场,游放者可任意建设诗学灯塔。

——诗人、第二届昌耀诗歌奖获得者 阿信

青海高天厚土的胸怀,使昌耀卓绝超然的诗歌崛起了一道让人仰视的风景线,为时光所关注,必将得到一个民族的敬重。

——诗人、第二届昌耀诗歌奖获得者、中国传媒大学教授 陆健

昌耀是一个浑身散发着宗教情怀和理想主义的大诗人,他的诗歌、诗歌精神、先锋性以及他被赋予诗性的人格,对诗歌的当下和诗歌写作者而言,都具有超验性、原始性、梦幻性。由其对受众形成的宽泛影响,也从另一层面体现出诗学和文学作为社会道义建设的标杆,是对苦难、博爱、信仰、社会生态、人与自然、宇宙天体等等的实践、认知、探索和预设,是对新诗学的主体和方向的多维构建。

——诗人、《国际汉语诗歌》执行主编 大枪

在大西北的新疆,在漫长的边地岁月,一部《昌耀诗文总集》像不朽的星辰照亮我的艺术人生。昌耀是哈拉库图的雄鹰,是峨日朵雪峰之侧的太阳,是新诗中《野草》般歌唱的鲁迅,是带领我们向未来慈航普度的庄严的父亲。我们将永远怀念他,并把光辉的额头仰面指向他。

——诗人、《绿风》主编 彭惊宇

昌耀依旧站在青海的高山上,构成我写作的高度,我仰首总会看见他闪耀的光芒。

——诗人、首届昌耀诗歌奖获得者 姚风

昌耀,以他穿越时空的飞翔,在人类生存的星球留下一道耀眼的光谱。

——诗人、首届昌耀诗歌奖获得者 李南

透过荒原和大地,抵达原乡与生命。昌耀的诗,将成为汉语别样的经典,承载坚韧的个体气质与现代性诗意的样本。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第二届昌耀诗歌奖理论批评奖获得者 张清华

责编:闻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