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决胜 全面“清零”——贫困地区调研行

“赶上了好政策, 才有今天的好日子”

本报记者 孙海玲

downLoad-20191009092100.JPG

仁青加夫妇正在家中缝制藏服。本报记者 魏慧敏 摄

一年前,海南藏族自治州共和县廿地乡切扎村贫困户仁青加和家人一起,从20多公里外的游牧区搬进了距离县城不远处的易地扶贫新居,看着崭新的房屋,想想路远偏僻的老家,仁青加激动地说:“赶上了好政策,才有今天的好日子!”

以放牧为生的仁青加大半辈子都“耗”在了偏远闭塞的草原上,他不希望自己的后代重走他的人生路。两年前,就在为孩子们的上学问题一筹莫展时,村上传来好消息——他们要搬新家,搬迁到县城的新居里。

2017年,廿地乡切扎村易地扶贫搬迁项目正式启动,项目涉及农牧户144户,其中于切扎村本村集中安置43户,于城北新区环城北路西北拐角处安置101户。

2018年10月,仁青加如愿以偿搬进了新村,住上了新房。新家距离县城近,孩子们上学更方便了,夫妻俩经过村上组织的就业培训,购买了两台缝纫机,在家做起了藏服加工。

崭新的切扎村坐落在共和县恰卜恰镇城北新区环城北路,还未进村,远远便望见一排排错落有致的藏式新居整齐地矗立在109国道旁,村广场上高高升起的五星红旗迎风招展、格外鲜艳。

村里,平整的水泥路四通八达,路边和房前屋后种满了花草树木,格桑花开得格外鲜艳,干净整洁的新村内,三三两两的群众在悠闲散步,脸上笑容绽放,村广场一侧的切扎措哇幼儿园里传来一阵阵欢笑声和读书声。

“早些年,居住在偏远的深山,居住分散,住宅多为简陋的土木屋、危旧房,自然条件恶劣,有泥石流、山体滑坡等潜在地质灾害,牧民群众读书、就医极为不便。”走在宽敞的村道上,驻村干部南夸多杰说。

仁青加的新家是一栋砖混结构的平房,房前屋后被绽放的格桑花簇拥着,屋子里干净整洁,领袖照片被擦拭的锃亮。电视、电灶、冰箱、沙发等现代化家具一应俱全,80平方米的房子被勤快的妻子打理得干净整洁,除了客厅、卧室、厨房外,屋子里还有一间是他和妻子的缝纫工作室,里面整齐地码放着各种颜色的藏式服装,两台缝纫机并排放着,这是仁青加的新“饭碗”。

仁青加一边工作,一边用不太流利的汉语说:“能住进这样漂亮的房子,对我们来说真是太幸福了。而且离县城不远,就业机会更多,孩子们上学也很方便。我相信生活会越过越好,真的很感谢党和政府的好政策。”

“稳得住”之后,还要考虑群众的钱袋子。针对这个问题,切扎村通过发展后续产业点燃贫困群众“新希望”。

“结合县域经济整体布局和产业结构调整,把易地扶贫搬迁安置区的产业发展纳入当地经济社会发展总体规划,统筹安排,结合乡村主导产业,同步抓好易地扶贫搬迁户的后续产业发展,确保搬迁户有产业、能就业,实现易地扶贫搬迁户‘搬得出、稳得住、能发展、可致富’的目标,到2019年切扎村全村脱贫摘帽。”南夸多杰说。

为了能让搬迁户稳得住还能致富,切扎村一方面通过加大培训,转移就业,组织搬迁户开展科技、旅游、技能培训,稳定搬迁户收入。另一方面重点发展公路沿线经济,在搬迁地商业预留地建设以餐饮、住宿、购物为一体的商铺房,壮大后续产业,增加群众收入。

近年来,共和县政府把高质量推进易地扶贫搬迁项目建设,作为攻克深度贫困地区脱贫任务的重要抓手,累计投资7170.81万元,改善他们的人居环境,让他们有更多的获得感和幸福感。

如今,共和县恰卜恰镇下梅村,塘格木镇哈尔干村,切吉乡祁加村、莫合村,沙珠玉乡珠玉村,铁盖乡铁盖村,廿地乡切扎村6个乡镇7个村实施了易地扶贫搬迁项目,全县有552户1893名农牧民群众搬离“一方水土养不活一方人”的“穷窝”,住进了干净整洁、环境优美的新房,过上了幸福的好日子。

搬进新居感党恩,小村旧貌换新颜。错落有致的搬迁新居、幸福洋溢的朴实笑脸、从无到有的扶贫产业园……无不诠释着“全面小康”的深刻内涵。

车间建在家门口 挣钱不用往外走

本报记者 咸文静

downLoad-20191009092042.JPG

在加拉村扶贫车间里,女工们正在忙碌着。本报记者 咸文静 摄

“我去上班啦!”

早上8时20分,62岁的梁君跟老伴儿打了声招呼后,高高兴兴地出了门。五六分钟后,她的身影便出现在一处农家小院门口。大门上,“精准扶贫就业车间”几个大字格外醒目。

从农民到工人,能在这个年纪成功转型,对于梁君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但从6月11日参加培训到现在,迷彩服、沙发垫、遮阳帽……种了半辈子地的她已经能够熟练地操作缝纫机完成这些工作。

其实,不单单是梁君,在海南藏族自治州共和县恰卜恰镇加拉村这个成立不久的扶贫车间里,已经有近20位村民实现了这样的转型。

共和县是全省深度贫困县。按照计划,今年要实现18个贫困村退出、1934户5910名建档立卡贫困人口脱贫。为了如期交上让群众满意的“脱贫答卷”,共和县着力发展服装加工、农产品销售等特色产业,先后打造民族服饰和校服加工、民族手工艺品生产加工等为主的特色产业扶贫车间,通过企业自主生产加工、机关单位订单生产、线上销售等多重形式助推消费扶贫,吸收本地建档立卡户务工就业。

加拉村是个半农半牧村,全村234户中,贫困户有34户、100多人。村民的收入除了种地主要还是依靠外出务工。

“但对于很多家庭妇女来说,一来是文化程度不高、没有手艺,缺少就业机会;二来是上有老下有小,外出务工又顾不上家。”当了7年村支部书记的加太一听扶贫车间要办到自己村上来,第一时间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村民们。

足不出户、就地致富。

今年6月,以“政府+企业+贫困户”为发展模式的扶贫车间在加拉村应运而生。带头人余龙曾在甘肃工作,后返乡创业,他创建的车间主要进行服装加工。设备、原料都由余龙提供,正式加工前,还有专业指导老师对贫困户开展技能培训。

就这样,从7月份开始,包括梁君在内的十几名妇女在家门口变身“上班族”。

“以前,我在家照顾婆婆、孩子,干农活,现在干完家里的活就来这里上班。”安学琴一家是村上的贫困户。婆婆年老多病,孩子正在上学,一家四口全靠丈夫一人打工为生,家庭负担很重。

“现在早上8时30分上班,下午6时30分就下班了。订单多的时候晚上还得加个班。之前不敢想,还能在家门口上班挣工资。”说起自己的工作,一直在家务农的安学琴神情骄傲。

同样从扶贫车间开始新生活的,还有史菊兰。但与其他人不同的是,为了贴补家用,早在五六年前她就在家加工服装,一年到头也能挣1万多元。

“虽然成立时间不长,但我们完成的订单可不少。赛马会期间,我们做了500套志愿者的服装和帽子;后来又加工了400套迷彩服,前两天刚做完一批校服。”因为有基础,上手快的史菊兰很快成为车间的“佼佼者”。

余龙告诉记者,目前,共和县建成扶贫车间2处,带动贫困群众40多户。订单来源主要依靠本地教育部门、医疗部门等服装为主。车间的工人月收入能达到1500元至4000元。

“培训、生产、销售整个流程都在这里完成,学、产、销过程中有任何问题都可以及时沟通、调整。扶贫车间创建之初,我的目标就是想让老乡们有一份稳定的收入。现在订单源源不断,做都做不完,不存在没活干!”对于车间下一步的发展,余龙充满期待:“我们接下来打算在共和县所有深度贫困村创建扶贫车间,让贫困户在家门口就近就业,顾家、务农、挣钱三不误。”

吃上旅游饭, 换个“新活法”

本报记者 孙海玲

downLoad-20191009092123.JPG

靠着经营家庭宾馆,刘明山和老伴的日子越过越红火。本报记者 魏慧敏 摄

风吹麦浪,秋高气爽,九月的青海湖畔美不胜收。距离青海湖景区不远的海南藏族自治州共和县江西沟镇莫热村扶贫产业园一栋三层砖混结构的扶贫宾馆里三三两两的游客进进出出。

“莫热村属于牧业为主农业为辅的行政村,2018年全村建档立卡贫困户共有82户277人,2019年全村建档立卡贫困户只剩 5户9人,其中因残2户4人,缺劳力3户5人……”莫热村驻村干部徐军信心满满地说:“脱贫摘帽肯定没问题,我们村的好日子还在后头呢。”

小村庄的解困药方是什么?发展之路在何方?

为了让村民们尽快脱贫,村“两委”班子和驻村工作队没少动脑筋。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莫热村坐落在青海湖边,一到夏季风光秀美,成片成片的油菜花镶嵌其间。更重要的是村子距离151景区只有11公里,是去青海湖的必经之地。

综合考虑,“旅游”成了村里脱贫的一味解药,也破解了村里经济发展的难题。

“我们按照‘两期走’工作步骤,全面打造莫热村级民俗风情、旅游休闲、餐饮住宿为一体的集体经济扶贫产业园。第一期的扶贫宾馆于今年8月1日正式投入营业。”徐军指着不远处一片建有特色木屋的地方说:“第二期我们将继续投资500万元,建设高端木屋、射箭馆、篝火广场、野菜花照相点、基础设施等为一体的旅游度假村。预计2021年底完成竣工正式投入使用。”

近年来,随着青海湖旅游的不断升温,周边的农牧民群众办起了家庭宾馆、农家乐,吃上了“旅游饭”,摘掉了“贫困帽”,照莫热村村民刘明山的说法那是“换了一种新活法。”

“快进屋,快进屋……”听闻外面的说话声,刘明山和老伴儿张秀梅前来迎接。走进小院,花香扑来,一丛丛九月菊开得正旺,菜畦里各种蔬菜鲜嫩欲滴,屋子不大,只有四间房,但却干净整洁,窗台上怒放的盆栽将这间简单朴素的农家小院装点的格外温馨。

三年前,妻子因心脏病长期服药,家里因病致贫。这几年,乡村旅游为困顿之中的刘明山打开了一条致富门路。

“以前主要靠打工生活,一年到头也挣不了多少钱,现在老了,更没有打工的机会了,没想到乡村旅游发展起来了,这给我们这些没条件出去打工的村民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机遇。”刘明山说,因为村子靠近青海湖,每年夏天游客非常多,经常出现“一床难求”的局面。

2015年,刘明山一家享受了危房改造的项目,以前的土木房子换成了四间80平方米砖混结构的平房,看着周边很多人开办家庭宾馆,刘明山也动了心,在原来的基础上把房子改造成家庭宾馆,2017年开始对外营业。

“因为气候原因,我们这边的旅游旺季时间较短,营业快三年了,算下来一年也有7000元左右的收入,这对于我们老两口已经非常满足了。”刘明山一边分享着他的喜悦,一边带着我们参观家庭宾馆:“这边是客房,是个标间,这边是农家炕,可以住四个人,这边是厨房、卫生间……”

在旅游扶贫的带动下,现在,共和县有许多像刘明山一样的村民,他们从未想到过,有朝一日可以告别昔日草原放牧的生活,足不出村挣钱致富。这得益于海南州开展的一系列旅游扶贫措施,可以说旅游扶贫,带动的不仅是村经济的发展,更拓宽了村民的眼界。

莫热村九社社长韩宝生是村里最早开家庭宾馆的,如今他的家庭宾馆规模、硬件条件已经可以算得上是村里数一数二的。他告诉记者,最近几年在乡村旅游的带动下,莫热村的村风民风正在悄然改变,村民的欢声笑语多了,致富奔小康的兴头更高了……

downLoad-20191009091855.jpg

共和县廿地乡切扎村易地扶贫搬迁点。廿地乡切扎村供图

downLoad-20191009091923.jpg

倒淌河镇蒙古村村民扎西过去的房子。蒙古村供图

downLoad-20191009091958.jpg

扎西搬进新房子,过上好日子。蒙古村供图

责编:张晓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