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你们平安回家——记青海交警“千里护送”异地就读玉树学生返乡

“千里护送”异地就读玉树学生返乡的青海交警,守护着孩子们的平安回家路,与每个玉树孩子求学道路上的守护者一样,全力以赴。这一送就坚持了10年,这不仅是青海举全省之力推动藏区教育发展的一项重要举措,更折射出青海践行“教育先行”理念的坚定决心。

今年春节前夕,在湖北、沈阳、北京、重庆、四川等全国14个省市地区学校异地就读的4450名青海玉树民族班学生返乡回家,青海交警分24批次将他们从西宁护送至玉树。

冬季的青南地区如白色的海洋,山脉就是汹涌的“波涛”。细看“波涛”起伏间,16辆大巴车排着队,如“轻舟”穿梭其间。严寒季节,公路上奔驰的车辆极为稀少,领航车辆的蓝红色顶灯在一片苍茫中极为醒目,令车队更加与众不同。

微信图片_20200109182638.jpg

1月7日,在西宁就读的青海省三江源民族中学759名玉树藏族自治州学生,从西宁出发,踏上返乡旅途。西宁到玉树将近800公里的路程,再加上雨雪天气,一路上有多处积雪结冰路面,还有起伏不平的冻土路段,而且还要翻越巴颜喀拉山、鄂拉山等海拔4700米以上的高山。

山峦如海,车如舟。为了保障孩子们的行车安全,青海省组织交警、教育、运管等多个部门,抽调最优秀的驾驶员和最好的车辆进行转运护送。青海省公安厅交警总队组织协调玉树州、海南藏族自治州、果洛藏族自治州、西宁市属地和沿线交警部门,全程护送孩子们安全抵达玉树。

晨曦出发 

当日凌晨5时,省公安厅交警总队副总队长田力带领民警抵达青海省三江源民族中学,指挥接送孩子的大巴车按序停靠在校园。临行前,再次对客运车辆进行安全检查,对驾驶员进行安全教育。田力说: “玉树学生平安返乡回家,牵动着40万玉树父老乡亲的心情。每年冬春两季,近20批次玉树学生返乡、返校交通安保是沉甸甸的单子,也是光荣的使命。这是今年第4批次返乡护送任务,也是人数、车辆最多的一次。” 

17.jpg

校园里,交警叔叔们还在做着出行前的安全准备事项,校舍里,尕玛桑丁被老师从梦中叫醒,“桑丁,快起来,回家了!”回家的兴奋劲儿催促他快速洗漱、吃早饭。一把拉起早就收拾好的行李箱,尕玛桑丁来到了校园上车点。16辆大巴车将原本宽敞的校园停的满满当当,老师和交警引导早到的学生有序上车了。车灯、警灯照亮了黎明前漆黑的校园,尕玛桑丁按指示迅速找到了前往囊谦县的大巴车。

16.jpg

上午7时整,青海省三江源民族中学返乡的759名学生全部上车,大巴车在警车带领下,一辆接一辆缓缓从校门驶出。

11.jpg

5号车上的英索巴措一上车就拿出小毛毯盖在腿上,插着耳机听起自己最喜欢的歌曲,读高二的她,对西宁到玉树这条路再熟悉不过,“每年放假都有交警叔叔护送回家,感觉很安全,爸爸妈妈也放心。”即便是去年大雪封路,公路、交警等部门依然为他们清出了一条雪中通道。

回家之路

上午10时,车队抵达共和服务区,司机和学生在这里休息整顿,学生们有说有笑,在服务区接热水,吃零食。

AF5A2370.jpg

担任本次护送任务的称多县交警大队辅警才保夏可并不轻松。过了共和这一“青藏咽喉”,随着地势抬高,海拔不断升高。车队不仅要翻越海拔4300米以上的鄂拉山、长石头山、查拉坪、巴颜喀拉山等高山,积雪、冻土融沉路段也将是行车安全的一大挑战。“出行安全是首要任务,从西宁到玉树,沿途的交警、路政部门会在有积雪的路段提前撒盐、铲雪,为我们保障道路畅通。”才保夏介绍。

AF5A2428.jpg

10时30分,车队驶上共玉高速公路。公路在崇山峻岭间逶迤而去,太阳也怕冷般地无精打采,散发着微微的光芒,雪山在远处的地平线上闪着银光。

担任护送任务的警车行驶在最前方,“压低行车速度,以保证安全。”警车中,才保夏和同事成林才仁、更尕才仁全神贯注注视着路况和大巴车的情况。“前方路面情况如何?”他们随时与海南州、果洛州交警保持着联系。

“共玉高速430公里至434公里处,长石头山道路出现风吹雪,我们全员上路,大部分积雪已铲除。目前正在下小雪,请车队小心行驶。” 果洛玛多交警发出预警,才保夏接到后立刻用对讲机为车队司机通报前方天气、路况:“1号车,1号车,请注意前方降雪,路面积雪,降速行驶。

微信图片_20200109181520.jpg

16时,车队抵达果洛州玛多县境内海拔4300米的长石头山,天色阴沉,雪花纷飞,路边的积雪有50多厘米,而路面上已能看到黑色的柏油。“我们大队民警、黄河沿公路段养护工人从凌晨6点一直在清理路面积雪,这会儿已经可以正常通行了。”果洛州交警支队玛多县交警大队副队长靳亚东介绍。山口的寒风裹挟着积雪从地面扫过,民警、养路工人的手和脸冻得通红。当大巴车队安全驶离积雪路段,他们还在清理着积雪。

微信图片_20200109181526.jpg

18时,阴沉的天色很快暗淡下去,群山的轮廓是那样刚劲有型,气温开始急剧下降,车队行进至离清水河收费站90公里处,“1号大巴车,车胎漏气了。“对讲机中1号大巴车司机求助。警车立即带领车队停靠在停车港湾中,才保夏和同事下车查看,只见1号大巴左前轮轮胎完全瘪了。

AF5A2484.jpg

当时的气温已经接近零下20℃,大巴车司机与交警抓紧时间更换备胎,一颗螺丝怎么也拧不下来,直到有人从车里取出一根钢管,套在螺丝刀柄上,增大了扭力,螺丝才被拧了下来。

微信图片_20200109182034.jpg

换好轮胎,天色已完全暗了下来。学生们开始焦躁不安,随车而行的三江源民族中学学生处主任李志荣开始安抚学生情绪,“大家不要下车,安全第一,不要着急,很快就到了。”

19时,车队平稳前行,才保夏、成林才仁、更尕才仁吃上了今天的第一顿饭。在服务区买的面已冷透了,在饭盒中坨成了一块,用筷子一戳,一盒面都戳起来了,才保夏咬了一口,笑道:“味道还不错!” 

AF5A2549.jpg

平安抵达

23时17分,车队通过通天河隧道。车里一片欢呼,孩子们因马上就要到家了兴奋不已,车厢充满了歌声、欢笑声。才仁金措迫不及待地给家人拨通了电话,兴奋地喊道:“妈妈我就要到了!” 

微信图片_20200109180938.jpg

23时30分,结古镇收费站就在眼前。远远就能看到收费站一片警灯闪烁,州、市交警部门的民警和教育局工作人员站在雪地里接应车队。前往囊谦县、杂多县等地的大巴车由各地交警护送,接波运输,送至县城。

2.jpg

23时45分,玉树赛马场,家长们翘首期盼着孩子的到来,来回踱着步子,焦急、欢喜写在脸上。“感谢交警,由他们护送孩子回来,我们真的很放心。”等待孩子的家长尕松云藏说。

“车来啦!”不知谁先看到喊了一声。车队停在了赛马场旁的路边。一个、两个……学生们陆续从大巴车走下来。一时之间,孩子的笑声,家长的嘘寒问暖,让高原古城的寒夜充满了温暖。

1.jpg

一个都不能少

孩子们一个个被领走,夜空渐渐回复寂静,但交警的护送任务并未结束。

刚上初一的诺永拉增拉着箱子独自站在大巴车前,她不停地打着电话,她的脸上没有别的孩子那种欢喜的表情,满是焦急。交警见状上前询问,得知她爸爸妈妈都在曲麻莱县,无法来接她,而哥哥又联系不上。“没关系,你家在哪?我们送你回去。”听交警这么说,诺永拉增的脸上才露出笑容。

微信图片_20200109180957.jpg

一路上,诺永拉增一直紧紧拉着交警姐姐的手,不敢放开的样子。警车停在一条巷道口,“接下来的路要步行。” 诺永拉增为民警指路。左转,右转,再左转,终于到了。家门是开着的,家里也亮着灯,但没有人。民警不放心,给她哥哥打了电话,焦急的哥哥不一会儿就气喘吁吁回来了,“谢谢!谢谢!我联系不到妹妹,还以为丢了!”哥哥激动地说。兄妹团聚,民警才放心离开。

微信图片_20200109181011.jpg

1月8日凌晨1时,本次护送任务终于圆满完成。

2010年玉树地震发生后,为支援灾区重建,加强人才培养,全国多地开设“玉树班”,数千名玉树中学生踏上异地就学之路,西宁是学生从玉树去往各地的中转站。西宁到玉树,800多公里,低温、高海拔,冰雪覆盖近136公里的山区道路。为保障孩子们的安全,“千里护送”的任务就压在了青海交警的肩上。10年间,青海交警“迎来送往”近60万公里,没有一名学生在路上遇到危险。(青海羚网记者 钟自珍 吴占云)

责编:钟自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