矢志不渝守护黄河

配郑思哲 (玛沁县拉加镇)稿件(5742772)-20200805103901.JPG

6月11日,玛沁县拉加镇林业站工作人员正在种树。本报记者 黄灵燕 摄

配郑思哲 (玛沁县拉加镇)稿件(5742793)-20200805103847.jpg

绿水青山入画来。 本报记者 黄灵燕 摄

从果洛藏族自治州州府所在地玛沁县大武镇前往拉加镇,一个地方有必要些许停留,这个地方叫塔拉隆,名字的由来,当地人已经说不清源头,但这里,是观察整个拉加镇的绝佳位置,为此,山腰间还建有一座观景台。

从观景台向下望去,黄河犹如马蹄状蜿蜒穿过拉加镇,类似梯田的红土山上种植着一片片各类绿色植物,阿尼琼贡山环抱着这座城镇。

阿尼琼贡有大鹏展翅之意。不论从哪个角度看,阿尼琼贡的其中一座山峰如同一只展翅的大鹏,似在用自己的身躯,守护着这片黄河谷地的绿水青山。这里的人们感恩黄河的滋养,矢志不渝守护着这一方水土。

自发组建的环保协会

6月10日,接连几日的连绵细雨终于停了下来,乌云散去,阳光普照,白云仿佛就在触手可及的山间缭绕。

站在观景台上,眼前的黄河大致呈“U”字形穿过谷地里的拉加镇。

或许是前些天连日降雨的缘故,黄河水有些微微泛红,进入镇上询问后才得知,连日的降雨将上游山上不少的红土冲进了河里,造成了眼前这一幅景象。

由于海拔相对较低,拉加镇气候相比玛沁县城要好许多,植被也比县城要多上不少。顺着公路驱车进入拉加镇,干净整洁的街道令人印象深刻,即便是正在施工的南岸,路面上也见不到施工产生的垃圾。

作为一座黄河流经的城镇,环保似乎早已成为生活在这里的每一个人的共识,这里甚至还有一个群众自发组织的环保协会,协会的发起者,是两个“80后”的年轻人。

说来也巧,采访当日,环保协会的两位发起者正巧在镇上办事。今年31岁的杨杰假是发起人之一。杨杰假面容棱角分明,皮肤呈现着一种典型的高原肤质,他话不多,谈话间始终保持着微笑,对环保事业显得信心十足。

杨杰假是拉加镇曲哇加萨村的村民,是家里六个兄弟姐妹里最小的一个。除了组织环保,他还以生态畜牧养殖来维持协会的部分开销。

被问及发起环保协会的起因,杨杰假愣了一愣,并没有立马回答。似乎在他的眼里,组织环保协会、发起环保倡议,就如同呼吸吃饭一样,是出于本能,是出于对家乡故土的最深切的情感,并不需要什么理由。

如果非要说出个理由,那么,前些年城镇卫生环境的恶化,就是他发起环保组织最直接的原因。

那时候,大街小巷随处都可以见到随意丢弃的垃圾。不仅如此,杨杰假在自家租赁出去的草山上,也不时会在某一处发现放牧人遗留下的生活垃圾。

拉加镇是他们赖以生存的家园,黄河和阿尼琼贡给这里的人们留下了远胜其他地方的优渥草场,怎么能让遍地的垃圾毁了这里的绿水青山?

于是,杨杰假和同村的昂秀一拍即合,决定成立一个环保协会来保卫这一片山水。

2013年元月,环保协会正式成立。起初,参与协会的只有十几个人。为了能让更多的人参与其中,杨杰假和昂秀每日都会组织协会成员清理镇上街道的垃圾。到了冬季,杨杰假又会带领着协会成员自发前往清理道路积雪。他们的行为深深打动了过往的司机,司机们利用各种网络平台宣传他们的善举。久而久之,杨杰假的环保协会逐渐被越来越多的人所熟知,当地群众也渐渐地自发加入到环保协会。

2016年,杨杰假发起的“玛隆环保协会”得到了政府的正式批准认证。在协会每一位成员的坚持带动下,群众环保意识大大提高,参与的群众也越来越多。如今,协会成员已有250多人,其中还有不少当地的干部。

随着环保意识逐渐深入人心,拉加镇的环境也逐渐得到了改善。而这种改善,更加坚定了杨杰假心中的那份理想:希望通过大家的努力,让这里的水更清,天更蓝,草更绿。

群山里的黄河守护者

站在拉加镇镇政府门前便能听到黄河水奔涌的隆隆声,似万马奔腾,振聋发聩。河岸边,新修建的绿道和广场上不时有镇上的居民经过,他们闲庭信步,享受着黄河岸边的清凉。

黄河流经拉加镇,能常年保持如此大的水流,拉加镇周边支流水源的汇聚是必不可少的。而为了保护深山里支流水源,不少干部群众常年驻守在深山,默默地守护着每一条汇入黄河的河流。

初夏时节,拉加镇的每一处草山都绿意盎然,格桑花迎风摇曳,远处的河流轻声附和着鸟儿的歌唱。赛木隆河边,51岁的赛什托村主任南科带着几名村干部顶着烈日,沿着河岸继续着当日的巡护工作。

赛木隆河是赛什托村附近最长的一条黄河支流,全长大约有21公里。自2018年南科当上河长以来,这样的巡护已经不知道有多少次。如今的赛木隆河边,青草鲜花茂盛,清清的河水倒映着岸边的绿植,透过河水,能够清晰地看到在河底的鹅卵石。

赛木隆河、加青河、尼青河……南科对村域的河水如数家珍。自河长制实行以来,拉加镇利用“十化党建”,组建环境保护组来保护生态。组里的成员除了村“两委”班子成员,还有村民和巡护员。每个月,环境保护组在村域范围内巡护两次,村“两委”班子还要再巡护两次。

26岁的公保才让是镇上派去村里的包村干部,如今已经在这个村里待了三年。三年的时间里,公保才让和其他人一样,每个月定期去村里的深山里巡护。每到巡护的日子,他们早晨6时就出发,巡护各条黄河支流。由于村域广阔,有些河流一天是根本巡护不完的,不仅如此,深山里的很多地方汽车是过不去的,这个时候,他们就需要骑马或是徒步前进。

巡护的时候,若是遇到晴空万里,巡护的路途还相对好走一些,最难过的,便是有降雪的时候。2019年5月28日,在前往加青沟巡护的路上,降雪让道路泥泞不堪。走着走着,公保才让和同伴乘坐的车辆突然陷进了泥里,此时,公保才让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处在加青沟的什么位置。此时,他们已经距离村子有70多公里了,手机没有信号,只能自救。幸好,附近的村民看到他们受困后带着人前来营救,才把他们的车给拉了上来。

巡护队员的付出,村民真切地看在眼里。于是,越来越多的村民加入到巡护队伍中来,主动承担起守护绿水青山的生态责任。“以前草山上到处都是挖虫草后留下的垃圾,现在村民的环保意识增强了,会自觉地把垃圾带出深山,放到固定的垃圾回收站。”不仅如此,村民格拉还惊喜地发现,随着当地生态不断向好,深山之中能够遇到小时候才能看到的棕熊、雪豹等野生动物。各条支流的水量也在逐年增加,山体滑坡发生频率也因为植被的增加而逐渐降低了。

治理滑坡养育黄河水土

站在阿尼琼贡山对岸的观景台上向下望,拉加镇的全貌尽收眼底。放眼望去,学校是这个镇上最显眼的建筑,在学校的旁边,一处新盖的安置小区也格外引人注意。

这个小区要安置的,就是曾经居住在这处红土山山腰及山脚下的居民。如今,曾经的居民房已经完全被种植绿植的梯田所替代。6月11日,在返回西宁的路途中,我们遇到了正在种树的林业站工作人员。

云杉、青杨、丁香、乌柳、榆叶梅……由于海拔适中,拉加镇内能种植的绿植品种还相对比较丰富,这也有利于红土山的水土保持。

由于土质的原因,这座红土山土质疏松,极易发生山体滑坡。如今,一株株翠绿的植被正沐浴着阳光尽情生长。它们的根须就像那支撑着山路的路基,深深地扎根在山体里,巩固山体,预防水土流失,防止山体滑坡。

在安置小区的门口,次仁扎西望着仍在建设中的楼宇,面上透露着欣喜的微笑。想着再过不久,自己就能搬进崭新的住房,他的眼里闪烁着期待。矗立了一会儿,他转身离开,眼角不自觉地瞥向黄河对岸,突然停下了脚步,扭头望向了曾经家的方向。如今,那里已经被一片片绿植所代替。

2019年9月,连续的强降雨天气让本就不稳定的黄河南岸山体发生山体滑坡。约84.6万立方米滑坡体位移下滑,造成258户726人受灾,次仁扎西就是其中之一。塌方路段的下方,大部分居民的房屋只剩残垣断壁,所幸,次仁扎西一家全部安全转移。

当年10月,政府派人来次仁扎西家做工作,劝说他们搬离现有的住处,并表示政府会另找地方为他们安置新家。这期间,政府会给他发放相关补助,帮助他度过那个冬天。

其实早在2018年,拉加镇就开始利用三年国土绿化的契机整治和绿化黄河南岸,其中一个目的就是巩固红土山体,防止水土流失。

为了彻底消除灾害隐患,在当年发生山体滑坡灾害后,玛沁县就决定对拉加镇黄河南岸实行整体搬迁,并继续实施国土绿化,加大种植数量。

如今,拉加镇黄河南岸及省道101旁,367公顷的绿化带上,近48万株各类绿植点缀着红土山,以生态修复养护黄河源头,确保“一江清水向东流”。

采访手记

保一方水土 护黄河长清

郑思哲

在拉加镇,黄河南岸的变化是整个拉加镇生态治理成效和变化的一个缩影。早在2014年初,因为工作原因,我第一次前往拉加镇,那时,街道上蒙着一层尘土,街角处总能看见一些垃圾,远不如现在干净整洁。黄河南岸的山脚和半山腰间,伫立着成排的民房。而随后几次经过拉加镇,所见景致也大致如此。

此次采访发现,拉加镇的基础设施建设让人惊叹,生态治理的成效更让人刮目相看。

拉加镇党委副书记峨旺庆热对我们说:“你们来的不是好时候。”的确,前几日连续降雨,采访当天难得见到晴空万里,但连续的降雨,也让我们无缘看见一条清清黄河。

没见到清清黄河,我们却也见到了另一番光景。拉加镇原本还是民房的山腰间,已被平整的“梯田”所替代,田间种植着各种各样的绿植。

水土流失,历来被认为是破坏河流生态系统最严重的自然灾害之一。作为黄河上游城镇之一,治理水土流失历来都是拉加镇确保黄河源头安澜稳固的重要手段之一,也是玛沁县确保黄河水域安全的重要举措。

为进一步加快水土流失治理步伐,减少水土流失,我们看到了玛沁县整治水土流失强而有力的手段:

实施黑土滩治理、草原虫害防治、人工造林、沙漠化治理、湿地保护、森林抚育、三江源生态保护和建设二期工程、天然林资源保护……每一样,都需要大批的人力财力参与其中,但为了保护黄河流域生态,大家义无反顾。

于是,我们见到了创立“玛隆环保协会”的杨杰假,见到了在深山里默默守护着黄河支流的南科、公保才让、格拉。在他们的眼中,保护环境就如同吃饭睡觉一样平常,守护生态就是保卫他们自己的家园。

其实,保护黄河,最难最苦的是守护黄河支流。这些河流鲜为人知,却对黄河流域的水生态至关重要。守护它们的人往往也如同这些河流一般,义无反顾,默默奉献,确保黄河常清、长流。

水是生命之源,黄河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对于所有生活在黄河流域的中华儿女而言,保护黄河生态,是必须承担的使命责任。

责编:董志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