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许扎西与格吉百灵三部曲

(请明日八版见报)(三江源,我们的国家公(5989967)-20200917095238.jpg

杂多草原的牧场和帐房。

(请明日八版见报)(三江源,我们的国家公(5989965)-20200917095641.jpg

年许扎西亲手制作的鹰笛和牛角胡。

(请明日八版见报)(三江源,我们的国家公(5989961)-20200917095630.jpg

鹰笛的回响。

(请明日八版见报)(三江源,我们的国家公(5989959)-20200917095613.jpg

澜沧江源,也是《格吉百灵三部曲》的源头。

两进昂赛大峡谷,继而来到布曲河南岸的地青村,再转道至长江大峡谷南缘的果青村……时逢虫草采挖季,牧民大多进了山。好在我们直抵牧民下帐处的“战术”奏了效,原定的采访计划才不至落空。

只是几天来风雨一直不离不弃,我们的向导兼翻译——杂多县文明办主任才代吉几近“花容失色”,话也讲得越来越少,末了开始牵挂起家中独处的孩子。这才想起大周末的,我们做得有些过分了!

转天到了6月13日,县府所在地萨呼腾镇的街道上车少人稀,本打算看看县上主办的玉树藏族自治州特色产品博览会,由于展厅还没布置好,只得作罢。正盘算着撤离杂多,去可可西里,才代吉的电话来了,“我给老师们联系了一个省级非遗传承人,不知道你们感不感兴趣?”

看看时间,已经11时了,反正这一天就是赶路。听语气,才代吉都安排好了,“哦呀,那我们找个地方汇合,你带我们去。”

在前往老城区的路上,才代吉简单介绍了这位传承人的基本情况。他的名字叫年许扎西,今年62岁,是扎青乡地青村地地道道的牧民,杂多县格吉部落“格吉萨三扎”的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

车子停在沿街的一排铺面前,门口站着一位身穿深蓝色夹克、戴着石头眼镜的老人,旁边陪着他的,是一个30岁开外的小伙子。才代吉告诉我们,这位老人就是今天的主角——年许扎西。

老人将我们让进小楼,顺着楼梯爬上二楼,右手边是一个大厅,有100多平方米,分成七八个隔断,隔断桌上摆放着各式各样的乐器,周围还布置了一些展板。

年许扎西老人不会讲汉语,陪在他左右的年轻人叫扎巴松,是他的老三儿子,在结多乡卫生院当医生。

老人告诉我们,“格吉萨三扎”的意思是“格吉百灵三部曲”,是玉树杂多格吉部落广为流传的一种民歌曲调。据民间传说,15世纪末在杂多县扎西拉吾寺建寺前期,一位名叫格吉扎西的牧民在给该寺采办燃料时,途经杂多县扎青乡扎西达滩休息,听人唱颂,便暗自铭记在心,后经口耳相传,于是在格吉部落中广为传唱。

年许扎西说,“格吉百灵三部曲”唱词内容包括哲人箴言、文人诗作、先知告诫、山水景致、宗教信仰、民间传说等,可以说是一部反映格吉部落历史沿袭的百科全书。

民歌是人类文化中宝贵的组成部分,它源于百姓生活,反映百姓生活,也广泛而深入地影响着百姓生活。因此,马克思说“民歌是唯一的历史传说和编年史”。又如著名藏族诗人伊丹才让在诗中所述: “母亲脱口的那首歌,成了我毕生的盘缠。”

藏族民歌的特点是音调悠长,音域宽广,节奏自由。主要有两种,一种是劳动歌曲,包括山歌、牧歌,内容是赞美山川、河流和歌颂生产劳动的,一种是生活歌曲,主要是表达男女之间的爱慕之情,表达对人、对事、对生活的爱憎之感。

藏族被誉为“会说话就会唱歌,会走路就会跳舞”的民族,其别具一格的民族音乐流传了上千年,已成为藏族群众血液中不可或缺的生命元素,也是中华民族“口头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

藏族民歌之所以善用比喻,正是因为民歌来自民众,牧人在表达自己思想时,往往就联系起自己所熟悉的具体事物,用外在事物来表达内在的思想感情。

“格吉百灵三部曲”常用的喻体有花草树木、飞禽走兽、日月星辰、山川河湖、风雨雷电以至历史人物等,在杂多民歌中,还经常接触到百灵鸟、布谷鸟、雪鸡、黑颈鹤、皎月、甘露、雪山、冰川、澜沧江、昂赛峡谷等,这些都是与生活的条件和环境有关。

年许扎西说,每次骑马游走在牧场的山坡和草原,他都情不自禁地想吹奏一首源于家乡的民歌。我们牧人祖祖辈辈过着逐水草而居的游牧生活,这曲调能表达出牧人的心境,能让他的心里无比敞亮开阔。

事实上,年许扎西老人走过的求艺之路,充满传奇色彩。

他自幼失去父母,8岁起开始在冬吉沟放牧。到了11岁,他得到了一支手工笛子,从此四处向周边牧民求教。20世纪70年代,年许扎西拜第八代“格吉百灵三部曲”传承人索日闹才为师,学习它的曲调及唱法,其后追随当地有名望的更却多丁等多位艺人,逐步领会了20多种民间山歌唱腔精髓。同时收集整理散落民间的民歌、小调及音律,研究它们的唱法唱腔技巧,他还自学了藏族弹唱、山歌等多种演唱类型。

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经过50多年的学习积累和唱法实践,年许扎西老人吹拉弹唱样样在行。不仅自己亲手制作鹰笛、牛角胡、竖笛、口弦等乐器,而且能用电子琴、二胡、手风琴、萨克斯、吉他等现代乐器演奏“格吉百灵三部曲”。

应我们的邀请,老人用牛角胡和鹰笛吹奏了两曲唱调和山歌。扎巴松解释道,吹奏鹰笛时,左手中指按上孔,右手食指和中指按下两孔。管身竖置并稍微向左或右倾斜,嘴含上口,用舌尖堵住管口一半,吹气冲击管壁,使管中空气柱振动,并通过手指按孔而发音。

随着一声华丽的呼哨,年许扎西开始了心灵的告白,空灵幽远的自然之声,每一个音符都直击心灵。借助鹰笛神奇的翅膀,那一腔爱恋的情感,伴随着高原的风声一起歌唱。那敬畏自然的虔诚,似空谷中幽凉而带着淡淡哀愁的风,有着无边的孤寂与伤感。那一份冲破孤寒高绝的自由洒脱,又好似山谷中百灵的鸣叫,让整个世界散发着明亮,令寂寞的山花也在飞翔。

非遗文化少不了“活态”传承。从2012年至今,年许扎西已为百余位牧民传授了“格吉百灵三部曲”唱调,他说,很多喜欢民歌的牧民,都是从草原上骑着摩托车来镇上学习的。

2016年8月,“格吉百灵三部曲”传承活动首次走进校园,扎青乡中心寄宿制学校和杂多县第三民族中学的学生屏息凝神,静静地聆听“格吉百灵三部曲”的天籁之音。

到了每年草原上的赛马会,年许扎西都要为牧民唱起“格吉百灵三部曲”。

由此,“格吉百灵三部曲”被越来越多的牧民所了解,并以大量的曲目、套词,延续着格吉部落音乐的文脉。它悠久的音乐历史和多元的文化特征,对研究藏族音乐学、语言学、民俗学等都有很高的价值。

告别年许扎西,挥别澜沧江源,车窗外蓝天白云、风和日丽。曲过人别,余音犹在,连望向窗外的目光也感觉柔和了许多。只是心中仍在久久回味,年许扎西所说,“格吉百灵三部曲”中的那句箴言:万物平等,温饱之外,和谐相处,相对安然。

责编:乔文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