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青藏线感受中国“三最”列车

7.jpg

交接班会上,列车长杨瑾向工作人员提醒注意事项。记者 刘伟

8.jpg

摄核对旅客身份信息。

2月17日中午,伴随着一声鸣笛,Z323次列车缓缓离开站台,向西驶去。这天,2021年春运已进入第二十一天。

“各位旅客朋友们,本次列车由西宁开往拉萨,担当本次乘务工作的是京藏车队第二包乘组,我是列车长杨瑾……”发车后不久,火车广播传来一串温馨的问候语,列车员邓芬娟随即走进车厢开始例行巡查。

“春节长假过后各地迎来返程客流,今年响应‘就地过年’号召,铁路客流较往年明显减少了许多。”邓芬娟告诉记者,进藏列车不同于其他列车,列车员除了帮助旅客整理行李物品,还要观察是否有需要特殊照顾的乘客。

邓芬娟说,青藏铁路全长1956公里,区间平均海拔超过3000米,含氧量低,只要有乘客出现胸闷、气短等症状,列车员会第一时间送去急救药品,或者进行缺氧急救,这也是青藏线列车员必须掌握的技能之一。

“以前认为乘务员工作很简单,直到自己干上了这行,才真实地感受到了铁路乘务工作的辛苦,就拿过年来说,参加工作六七年,几乎每年春节都是在列车上度过的。”

说话间,列车长杨瑾走进车厢。眼前一位留着短发,戴着眼镜的女孩,看起来略显清瘦,但却精神抖擞,身穿一身藏蓝色制服,“列车长”袖标格外引人注目。

“收到!”“七号车厢一切正常。” 杨瑾一边巡查车厢,一边询问情况,手中的对讲机不时传来同事们的回应。

“别看她年龄小,工作起来却像个老列车长,一点都不马虎。”搭档杨文栋介绍说,杨瑾今年27岁, 2014年参加工作,2017年就通过了车长考试,进步非常快。听到同事的赞扬,杨瑾笑着摆了摆手。

“明天早上到达拉萨,当天下午3时50分发车返回西宁,然后再从西宁发车到北京,一个往返需要七天时间。”

杨瑾说,有一首歌叫《坐上火车去拉萨》,指的就是这趟车。青藏铁路建成通车后,青藏两省区旅游业持续升温,出行人数逐年增加,很多藏族老人在家人的陪伴下第一次去北京旅游,看到他们激动的样子,自己也很有成就感。

“去年5月,京藏列车由‘成藏车队’更名为‘京藏车队’,目前车队共有13辆列车编组,下设14个班组,每个班组有17名客运乘务员,往返总里程11454公里,运行时间为124小时42分……”常年在铁路线奔波,对这些数字,杨瑾早就倒背如流。

据介绍,在中国铁路运输版图,北京至拉萨旅客列车是运行线路和时间最长、海拔落差最大的一条客运线路,因此也被称为国内“三最”列车,其间,列车要从海拔为100米的华北平原一直攀爬到最高海拔5072米的唐古拉山口,再穿越可可西里无人区,途径北京、河北、山西、宁夏、甘肃、青海,最终抵达西藏自治区首府拉萨市。

客运工作事无巨细,作为列车长,杨瑾不仅要督导各个车厢干净整洁的卫生,还要随时准备处置突发情况,担负着整个列车旅客的安全重任。去年疫情发生后,她带领班组成员成立了“青年突击队”,义无反顾地冲在疫情防控一线,工作量几乎是平时的两倍。

“乘务员是最易被感染的对象,但是车队没有人退缩,一天忙下来,大家的脚都是肿的。”杨瑾说道,打造京藏服务品牌列车是结合“交通强国、铁路先行”的工作要求,也是车队全体员工的努力方向,从疫情发生到现在,所有乘务员按照口罩不能摘、测温不能停、预警不能漏等疫情防控要求,全力排查可能存在的风险漏洞,车队实现零感染零事故。

漫漫天路之旅,这是无数人梦中追寻的“诗和远方”,也是历练这一群朝气蓬勃的年轻“女汉子”最好的战场。记者了解到,在中铁青藏铁路集团西宁客运段,像杨瑾一样的90后女列车长不在少数,她们像矗立在青藏铁路线两边的一个个战士,用心用情做好服务旅客的每一件小事,在平凡的岗位上创造着非凡的成就。

傍晚时分,列车到达格尔木车站,准备下车的人们开始忙碌起来,短暂的停留之后,又再次消失在茫茫戈壁滩……

责编:亚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