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中开启青海现代化新征程(上)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提出,要加快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中央高瞻远瞩地提出“双循环”,既准确判断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全球政治经济环境,又深刻考虑了我国正处于“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历史交汇点上的高质量发展现实需求,是兼顾了短期发挥超大市场规模、最齐全产业门类等优势以消弭疫情影响,引领全球经济复苏和长期完成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远景目标的重要发展纲领。锚定发展,时不我待。青海要主动融入“双循环”新发展格局,在“国内大循环”中占据有利位置,同时借助“国内国际双循环”整合、重塑机遇并在“一带一路”建设中承担更重要角色,全面开启现代化新征程。

一、“双循环”新发展格局的逻辑理路

“双循环”新发展格局的提出深刻把握了国内外主要矛盾,妥善平衡了长短期核心利益,对未来中国发展的全局战略和施政重点将产生深刻影响。

(一)“双循环”新发展格局提出的背景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顺应贸易全球化高速发展趋势,大力招商引资,发挥资源丰富、劳动力富足等优势,充分利用国际市场,紧紧抓住了“外向型经济”发展的黄金时期,经济社会发展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同时,两头在外、出口与投资双轮驱动的经济增长模式也出现了国际收支失衡、收入分配差距扩大、产业升级困难、生态环境恶化等弊端,国内经济的结构性问题导致了国际大循环战略的调整势在必行。2008年次贷危机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深层次经济问题并未得到实质性解决,2020年初爆发的新冠肺炎疫情进一步刺穿了其不断吹大的经济泡沫,各国持续面临防控疫情蔓延和维护经济社会秩序的双重考验。在中美两个大国博弈不断加剧的背景下,部分发达国家企图通过贸易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抱薪救火,逆全球化动机彰显无遗,全球贸易增速陷入冰点。在面向现代化新征程的历史节点上,在推动经济长期高质量发展的现实需求下,在新一轮科技革命与产业变革动能逐渐释放的进程中,面对我国经济的结构性问题、全球政治经济体系深刻重塑的复杂形势,“双循环”新发展格局的提出展现了中央长远的战略眼光和沉着的战略定力。

(二)“双循环”新发展格局的深刻内涵

“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并不意味着闭关锁国、固步自封或主动脱钩,而是要充分释放我国的制度优势和政策空间,发挥综合国力强大、政策空间充足、市场潜力广阔、产业门类齐全等优势,着力科技创新、优化营商环境、推动制度变革、改革要素市场,盘活存量、创造增量,形成更多经济的增长点、增长极,着力打通生产、分配、流通、消费各个环节,通过内生消费和产业升级打造闭环,构建全国统一的大市场,办好自己的事情,提升民生福祉。“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核心仍然是改革开放,并且是更深层次改革、更高层次开放。在坚定“引进来”——提高产业链、供应链稳定性和竞争力的同时,还将坚定“走出去”——打通国内外的商品、要素市场,优化配置贸易伙伴国家的既有资源。中国不仅愿意与世界一同分享中国改革开放的红利,还欢迎与世界一流水平的企业共同分享中国市场,打造中国“世界工厂+世界市场”的国际分工合作新定位。

(三)“双循环”新发展格局实现的路径

扩大内需是实现“双循环”的关键。一是要提升内需空间,即促进消费和加大固定资产投资。为对冲疫情负面影响,我国重点落实“六保”“六稳”工作,提高就业、增加收入、优化分配机制,消费逐步回暖;长期来看,还要通过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高中等收入人群比重、减小贫富差距、健全社会保障制度以稳定提升消费对经济的拉动作用。加大固定资产投资,要加快推动“新基建”布局和建设,其不仅可带动传统基建投资,还将对传统产业进行全方位、全角度、全链条的数字化改造,催生一批新经济、新业态。二是要加速内需循环,要求市场机制不断优化、产业结构以及地区结构不断升级。在推动外商投资环境改善的同时,对内优化社会资本的投资渠道和质量,在破除市场准入壁垒的同时,拓展民营企业参与领域,推动商品流通和生产要素流通的机制进一步改善,激发产业链关键节点的创新动力。紧抓全球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大机遇,发挥我国在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化技术拥有一定领先地位的优势,加速产业结构向信息化、智能化方向升级。近年来,我国城镇化发展成效显著,而“胡焕庸线”作用、效应依然明显,解决区域之间发展不平衡、发展质量不高的问题将有效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同时,也将对加速内需循环起到关键作用。

二、“双循环”新发展格局对青海发展的重大意义

“双循环”新发展格局的提出和构建,将引发对内对外经济发展战略、要素流通聚集、产业布局、区域结构等一系列变化,青海将更好发挥资源禀赋优势,获取产业优化升级和深度融入“一带一路”建设的强劲动能。

(一)“国内大循环”主体地位提升必将更加凸显青海资源富集优势

青海拥有极为丰富的盐湖矿产和清洁能源资源。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盐湖资源是青海的第一大资源,也是全国的战略性资源,务必处理好资源开发利用和生态环境保护的关系。目前,已发现盐湖矿床70多处,盐湖资源累计探明储量约4000亿吨,其中,镁、钾、锂盐储量均占全国已探明储量的90%以上,同时,盐湖资源品位高,类型全,分布集中,组合好,开采条件优越,是发展现代化工业的天然矿藏。青海可再生能源资源蕴藏丰富、光伏发电技术领先、多能互补条件优越。据测算,青海的太阳能资源超过10亿千瓦,风能总储量超过4亿千瓦,水能资源总蕴藏量接近2400万千瓦,是中国陆地可燃冰和温度超过200摄氏度干热岩的首次发现地。未来一段时间内,部分工业原材料和半成品贸易进口受到国际局势影响下降将成为常态化,青海资源富集的优势必将在国家稳定产业链、供应链中发挥重要作用,这也为青海加快推动高质量发展提供了战略契机。

(二)扩大内需以推动“双循环”构建,必将促进青海产业结构优化、升级

在全球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形势下,“双循环”新发展格局的提出正契合我国经济发展处于实现新旧动能顺畅接续转换、从规模增长向质量提升、抢占全球产业发展制高点的重要窗口期。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指出,“坚持扩大内需这个战略基点,加快培育完整内需体系,”“要构建国土空间开发保护新格局,推动区域协调发展,推进以人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为全国产业结构重塑、优化、升级定下了基调。青海“三二一”的产业结构已经稳定,然而“一产不强、二产不优、三产不活”,产业中资源类和载能类占比高、新兴产业占比较低的现实也存在已久。在国家近年来相继推进、实施新时代西部大开发、西部陆海新通道、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对口援青、支持青海等四省涉藏州县干部群众决战决胜脱贫攻坚,以及支持兰西城市群建设步入“深耕细作”新阶段等重大战略基础上,扩大内需,构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必将为青海国有企业体制改革、优化营商环境、承接中东部转移产业,以推动产业结构优化、升级带来重大政策机遇。

(三)“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必将推动青海深度融入“一带一路”建设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将“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基本形成”列入“十四五”时期经济社会发展主要目标,提出“全面提高对外开放水平,推动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推进贸易创新发展,推动共建‘一带一路’高质量发展,积极参与全球经济治理体系改革”的要求,为我们加快发展更高层次开放型经济提供了遵循,为新时代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指明了方向。经济学家黄奇帆说:“双循环”战略与“一带一路”建设一脉相承、同频共振。共建“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2014-2019年,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贸易额累计超过44万亿元,年均增长6.1%,其中,2019年进出口总值达9.27万亿元,增长10.8%,高出外贸整体增速7.4个百分点,占进出口总值将近30%。在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升级的背景下,我国与传统西方发达国家的贸易往来可能逐渐下降,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合作将更加紧密,贸易额还将不断攀升,“一带一路”建设在“外循环”中将占据更重要的地位。作为丝绸之路经济带上重要的战略通道、商贸物流枢纽、产业基地、人文交流基地的青海,近年来在对外开放中取得了一系列成绩,也必将在“国内国际双循环”中获得发展“外向型经济”的强劲动力。

(作者单位:青海省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

责编:乔文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