瞧,冬日黄河化隆段最美的风景

dcaacb19-3afa-49b4-9fa0-9bce07d8fc78.tif.jpg

通讯员 李玉峰 摄

隆冬清晨,在海东市化隆回族自治县群科镇安达其哈村,十来位带着“长枪短炮”的摄影者,守在黄河公伯峡库区的岸边,等待着定格大天鹅的英姿。阴天气温-12℃,河中的大天鹅都低着头睡觉,远远望去河上浮着一个个白团,实在没什么看头。

时至上午9时,太阳从云里露出了头,随之暖意渐浓,一只灰色的大天鹅抬起头向四周张望,看到岸边冻得直跳脚的人们,便和他们打招呼:“你们好!我们是大天鹅一家,年轻的爸爸妈妈带我们3个孩子到青海高原过冬来啦,今天很冷我们都不爱动,让你们久等了!”

察觉到孩子醒了,爸爸妈妈也抬起头环视四周,然后把另外两个孩子叫醒,“别睡了,太阳出来该活动活动了,先跟我清清嗓子,啾啾……”周边的大天鹅也一家家地精神起来,络绎不绝的叫声让河面一下苏醒过来,引得岸边的摄影者们不停地按动快门。

“孩子们,活动活动筋骨去。”看着领头的爸爸向西游,我们三个全身灰色未满周岁小家伙乖乖地排成队紧跟着,妈妈殿后,一家人悠然地去“散步”,遇到别的大天鹅家庭就唠唠嗑。“往常天气好总能来二三十人,多的时候一天下来百十来人也是有的。”“前段时间好多媒体来直播,我记得央视播了一个多小时呢。”一群大天鹅你一言我一语,声音越来越大,河面上顿时热闹起来。

走了一段,大家遇到了戴着颈环的“蒙古朋友”,在我们这100多只大天鹅中,它看起来很特别。听叔叔阿姨们说,它来自蒙古国,2011年夏天,国际鸟类研究员在蒙古国西部为它和另100只大天鹅戴上“1T”系列环志并放飞,人类给它起的名字就叫1T83号环志大天鹅。通过环志人类可获得大天鹅迁徙、分布及生存环境的基本信息,为保护大天鹅和防治禽流感提供科学依据。所以它很为自己的贡献和“百里挑一”的身份骄傲呢。

10年来,1T83去过不少地方,是我心目中的”飞行达人“,光在青海越冬就不下3次,还有1T45、1T81号环志大天鹅也曾在青海越冬,“2013年我在青海湖,去年到过循化黄河,之后来到群科的黄河,已连续两年在黄河上游越冬。”这次1T83又来到黄河上游的这片栖息地。

午后,是我最喜欢的“撒欢”时间,这时候河水已不太寒冷,大家都活跃起来。三五成群聚在一起,有的翩然起舞,有的引吭高歌,有的悠然戏水,有的腾空而起,在水面上划出美丽的弧线……一些血气方刚的“年轻人”还为了争夺伴侣交战。岸边的人类总对这些情景格外关注,甚至不惜等待几个小时,如若看到就异常兴奋。

可是我发现,不论人们多么欢欣雀跃都没有大喊大叫,而且平时也会刻意地与我们保持10米以上的距离。他们在离沿岸10多米的地方筑起了一道1公里长的围栏,保护这片区域里的水生植物根茎不被踩踏,所以我们一冬天都不用为吃的发愁。

然而,1T83告诉大家,据2016年到这里的1T45号环志大天鹅说,那一年是大天鹅首次造访化隆黄河,当地很多人都不认识它们,不仅冲它们叫喊,有的人甚至为了看它们起飞向河里扔石头,还有来拍照的人放飞无人机搅得它们不得安宁,人们纷纷走到岸边观鸟,也破坏了湿地里的食物。“大多数人根本不懂得我们是喜欢安静、干净的鸟类,也不了解我们对食物的口味。”1T83说,因为彼此不熟悉,大天鹅们都在离岸边20米开外的水域活动。

渐渐的,岸边时不时有人来捡垃圾,也有劝导人们文明观鸟的人。尽管这些人都是单独行事,有的护鸟知识也不太专业,然而有了他们的公益行动,我们的生活安逸了许多。“2020年,有群摄影的人来放飞了好几架无人机,把我们吓得不轻,飞走了几天再回来时,看到几个人一天到晚在岸边守着,之后几乎再没遇到无人机。”1T83告诉我们,那时候常听到岸边的人说:“我们化隆有天鹅多么珍贵,如果不好好保护,以后它们不来了是我们家乡的损失!”

大天鹅们观察发现,这些来“值守”的人中,有些是化隆林业部门的干部职工,还有很多是自发来的当地群众,开始都是各自行事,后来熟识了就通过微信联络,协调时间来岸边巡护。由于大天鹅数量逐年增加,2021年12月下旬,化隆县成立了新时代文明实践中心天鹅湖摄影环保志愿者队伍。自此有了一支身着红色马甲的“正规军”,每天来岸边巡护,还带着相机给我们拍照。

时间长了,我从他们的交谈中,了解到他们的故事。有位戴眼镜的叔叔,是化隆县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李玉峰,他说这支队伍是当地以党建为引领成立的公益组织,目的就是发挥党员带头作用,弘扬海东精神,打造六个“化隆样本”,发挥志愿者力量,保护好大天鹅,保护好黄河,保护好生态环境。爸爸说那意思就是当地有了一支稳定、专业的团队维护我们的生活环境,保护我们的安全,我听了好踏实,都敢沿着岸边游了。

志愿队员都是本地人,有位名叫马辉军的返乡创业青年,胖胖的个子不高,却从2017年在湖北省荆门市开拉面店时就一直热心公益事业,2018年被共青团青海省委评选为“青海省诚实守信好青年”。2019年回乡创业后的每个冬天,他几乎天天都来给我们拍照和做公益,我们每周吃到的“加餐”——玉米粒,就是他和队友文卜具村团委书记马钰彬特意从村民家收来的有机食品。马辉军的两个孩子周末或节假日会和他一起来;马钰彬村里的乡亲知道了我们的事,更加重视人居环境质量,村容村貌在镇里名列前茅;杨春林大叔每次拍照最认真,听说他已经拍了4年,在化隆思源实验学校担任党支部副书记的他,常给学生们讲保护大天鹅、爱护生态环境的知识,所以我常看到学生来观鸟时给家长们讲解护鸟事项;在岸边景区里当门卫的马西拉爷爷,是我们的“警卫员”在工作中实时查看我们的情况,他和儿子韩乙四哈克是志愿队里的“最年长和最年轻父子档”,小韩哥哥给我们拍的视频在网上点击量总能有1万+;还有马志锦、马玉花阿姨……好多人,以及越来越多的人,来保护我们大天鹅。

责编:乔文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