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绿色心愿镌刻在雪域高原

8c81e088-aa37-4e12-90a4-8f1af3485403.jpg

玉树高原千亩林木良种繁育实验基地。

“把树种好,让玉树绿起来,就是我的梦想。”

为了这个看似简单的梦想,玉树藏族自治州林业和草原综合服务中心主任扎巴江才已经努力了12年。

12年的坚守和风吹日晒在这个精干的康巴汉子身上留下黑色的印记。

初次见到扎巴江才是在玉树州德卓滩的玉树高原千亩林木良种繁育实验基地,今年42岁的扎巴江才正在剪枝、捆绑,做育苗的前期工作。即便是土生土长的玉树人,在这样高强度的劳动下,扎巴江才的嘴唇也会发青,额头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顺着脸颊往下滑落,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发光。

“这片林地就像我的孩子一样,我亲历了从一片荒滩变成如今郁郁葱葱的全过程。即使现在去了办公室,只要有时间我就会来这里‘照顾’一下它们。”字里行间流露着扎巴江才对这片林地的爱。

跟着扎巴江才的脚步来到一处山坡,向下望去,成片的各类树木苗圃映入眼帘。灰白色的青杨棵棵高耸,淡黄色的藏柳已有一人高,一株株紧紧地挨在一起,一片翠绿的青海云杉更是令人感叹。

而谁会相信,这里曾是一片荒滩。

“平均海拔4000多米,地形以山地高原为主,海拔高,温差大,含氧量低,气候严酷。所以,在我们这里一直都有‘树贵如玉’的说法。要想在这里种活一棵树,比养一个娃娃还难……”回想起5年前建设高原千亩林木良种繁育实验基地之初的场景,扎巴江才感慨万千。

但不管条件有多恶劣,也阻挡不了玉树人对绿色的渴望。

2015年,玉树州委、州政府以“优先发展生态,守护绿色高原”原则,将原本产业园区规划地调整为林业基地建设用地,打造成为玉树高原千亩林木良种繁育实验基地。

清墟、换土、施肥、种植……那段时间,扎巴江才和上百名工人就把家安在了基地,每天起早贪黑就干一件事——种树。功夫不负有心人,四十五天的“连轴转”,他们完成了集中连片80公顷的建设任务,在这片荒滩上书写下了一段绿色的传奇。

2020年在德卓滩新寨苗圃建设藏柳育苗基地,基地面积8.5公顷,育苗藏柳105万株。

有丰富经验的扎巴江才又一次冲到了最前线。白天在基地忙着种树,晚上回办公室加班写材料,这样的生活一过就是半年。

“以前,苗木经长途跋涉运到高海拔的玉树后,不经适应直接大面积栽种,不仅资金投入大,成本高,而且树木成活率很低。”扎巴江才说,“经过这几年的科学培育,我们发现藏柳具有耐寒、不易得病虫害、长势快、树龄长等优点,是最适合在玉树推广栽植的,所以这一片育苗基地对于我们玉树州生态环境治理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目前,实验基地已培育出适宜在玉树生长的青海云杉、密植丁香、河北杨等各类苗木71万株,成活率达90%以上。

如今,两个基地的建成具有较好的社会效益、经济效益和生态效益,有效满足今后城镇造林绿化提供优质适宜树种的需求,有效提高了成活率,为建设绿色玉树、生态玉树,改善城市环境,提升生活质量,提供有力保障,也是玉树林草人永远值得骄傲和荣耀的又一绿色奇迹。

“树我还会一直种下去,直到种不动为止。”这是扎巴江才和无数玉树林草人共同的想法。

绿色是玉树的底色,这五年来,全州林草系统围绕省委省政府“一优两高”战略部署和玉树“两个越来越好”奋斗目标,以国家公园示范省建设为引领,以山水林田湖草生态保护修复为核心,全面加强森林、草原、湿地、荒漠生态系统保护修复和生物多样性保护。

五年来,不断推进身边增绿和远山造林等重点区域国土绿化,形成了点、线、面有机结合、城乡一体化推进的大绿化格局。累计绿化国土5.587万公顷,义务栽植各类苗木150万株,全州森林覆盖率提高到3.97%。深入实施退牧还草、退化草原治理等草原工程,严格落实禁牧、休牧和草畜平衡制度。累计封育草原25.6万公顷,改良退化草地9.7万公顷,治理退化草原18.48万公顷,生态环境持续向好……

随着北京玉树湿地公园、琼龙公园、南北两山造林绿化等项目的实施,玉树的生态环境得到了明显改善,自然生态系统步入良性循环。

责编:乔文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