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家园涌春潮

3月28日生态版(生态观察)绿色家园涌春(9051053)-20220328112121.jpg

草原新城西海镇。通讯员 李勇 摄

春草初绿的时节,行走在海北藏族自治州海晏县西海镇的金湖和银湖,清澈的湖水、冒头的小草让人心旷神怡。

“这些年,飞沙走石的天气变少,河水更加清澈,草原植被覆盖率提高,村庄更加整洁宜居,游客也越来越多,我们的生活更好了。”海晏县三角城镇海峰村狼禅山芦花鸡养殖专业合作社的负责人郭春玲说的,都是生态环境治理带来的直观变化。

从上世纪80年代至今,海晏县在克土沙区采取以封为主、封造结合的方法,大力推广樟子松容器苗抗旱治沙造林、机械固沙+人工造林、乌柳河樟子松混交造林的技术模式,环湖北岸封育区植被覆盖率从治理前的10%提高到40%;重点围绕315国道沿线、两镇连接地带和重点乡镇、村社,实施国土绿化三年行动,累计投资3275万元实施各类绿化项目33个,2018至2020年累计完成绿化面积1.18万公顷;2017年10月,投资4500万元的“山水林田湖草”生态保护与修复试点项目开工建设,重点开展整治河道护岸、水源地保护与规范化建设项目、历史遗留废弃矿山生态恢复治理、草原鼠虫害防治,2019年底试点工作全面完成,往日的荒山废坑披上了绿装;“蓝天、碧水、净土”行动,强化治污、治水、治土、治气工作举措,持续改善大气、水、土壤环境质量,城镇空气质量优良天数比例达98%。“举目远望一片沙,大风一起不见家”的日子一去不复返。

海晏地处青海湖流域生态保护核心区,是黄河重要支流——湟水河的源头,生态地位特殊。2018年9月,海晏全面建立区域与流域相结合的县、乡、村三级“河湖长”责任体系,严格落实河湖管理与保护主体责任,扎实开展“清河行动”“清四乱”等专项整治工作,定期巡护县域内所有河流、湖泊和水库,水环境污染、水生态破坏等突出问题得到有效治理,河湖环境持续向好,出境河流断面水质达到Ⅱ类以上。2021年,出境河流断面水质达标率为100%。

2018年起,累计整合资金7.1亿元对29个村实施的人居环境整治三年行动,极大改善农村牧区人居环境,生态宜居的高原美丽乡村让海晏县乡村旅游业蓬勃兴起。

生活在海晏县的各族群众,是一系列生态环境治理结果的受益者。

早年间,郭春玲家是普通的农户,家庭的主要收入来源于自家种的几亩油菜和圈养的牛羊,并不富裕。2017年,看到周边的生态环境越来越优美,郭春玲便打起了开办一家集生态繁育、户外体验、休闲娱乐为一体的体验式生态牧场的主意。不久后,投运的牧场不但渐渐形成了特色芦花鸡、生态牛羊规模养殖,而且慕名前来观光游玩的客人越来越多,她的收入连年攀升。“游客来到我们这儿,感叹最多的就是环境太漂亮了,有的人住一两周还舍不得离开,他们‘晒’在自媒体上的作品,都成了我的广告。”郭春玲欢喜地说。

海晏县甘子河乡达玉村的民间普氏原羚保护者尖木措有另一种感受,“以前,由于草场严重退化、沙化面积扩大、偷猎者横行、狼群捕食等原因,我们这儿几乎都看不到普氏原羚。随着生态环境保护工作深入推进,周边生态环境持续改善,普氏原羚数量越来越多。”

尖木措是一名牧民党员,也是青海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协管员,今年是他自发救助普氏原羚的第24个年头。

上世纪末,由于草场退化等原因导致普氏原羚栖息地面积不断减少,尖木措筹钱为它们租借良好的草场、购买饲料提供食物来源,几十年如一日守护在草原上,在他的带领下,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保护动物的队伍中,经过救助,普氏原羚数量增加了十几倍。而今,大家经常展开宣传环保知识、捡拾生活垃圾、引导游客不侵犯动物等志愿行动,带动更多人维护家园的生态。

目前,青海湖周边地区普氏原羚种群的数量已由上世纪六十年代约150只增加到2000多只,岩羊、马鹿、棕头鸥、斑头雁等野生动物数量逐年增长,境内还多次拍摄到了雪豹的踪迹。通过多年的保护与治理,县域生态环境明显改善,而要想长久实现生态系统平衡、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必须要不断健全长效机制。

海晏县将保护生物多样性作为生态环境保护的一项重要内容,通过设置栅格通道、饮水点、拆除草场围栏刺丝、降低网围栏、定期巡护、宣传保护等方式,加大生物多样性保护力度,最大程度减少人为因素对野生动物生存的干扰。同时,严格落实生态环境保护主体责任,强化红线刚性约束,全面完成生态保护、永久基本农田、城镇开发边界“三条红线”划定工作,合理确定城镇空间、农业空间、生态空间,建立健全生态管理、生态保护责任落实年终述职制度、领导干部生态环境损害责任追究办法、采矿用地生态修复基金管理办法等长效机制22项,不断巩固生态环境治理成果。

大地披绿衣,草原涌春潮。海晏县正在继续打造生态格局合理、生态环境良好、生态经济高效、生态文化浓厚、生态制度完善的生态优先发展示范区,努力实现生态效益、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多赢的可持续发展新局面。

责编:乔文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