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山而行,对话心灵

——中国高海拔登山迈向新征程

2021青海玉树·格尔木玉珠峰登山大会暨玉珠峰登山研讨会28日在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玉树市举行。与会专家与登山探险爱好者畅谈中国高海拔登山前景。专家表示,希望在政府、民间爱好者共同努力下,中国高海拔登山为体育经济高质量发展注入更多力量,将高原打造成国际生态旅游目的地。

对话心灵,寻找诗与远方

每一个登过雪山的人也许都有这样的感受:忘不了雪山上极其恶劣的天气,时而艳阳高照,时而雪花纷飞,冷冷的寒风与冰雨不断拍在脸上;忘不了在空气稀薄的雪山上自己沉重的脚步,每一步抬起与踏下感觉脚下有“千斤”;更忘不了长途跋涉后拥抱雪山时那种真实的存在,安静的夜空里,心跳声如此清晰。

2004年,登山者罗彪第一次踏上位于青藏高原的青海,此后的几年,他一直在青海等地进行高山训练,在他眼里,横跨青海玉树州和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的玉珠峰是登山爱好者的理想之地。

玉珠峰,海拔6178米,是昆仑山东段最高峰,是绝佳的启蒙、进阶型山峰,中国民间登山运动兴起地之一。罗彪说,很多人将玉珠峰誉为“人生第一座雪山”。

2016年,罗彪因为开辟新线路登上四川幺妹峰获得金犀牛攀登成就奖,2017年5月他从珠峰南坡线路成功登上珠穆朗玛峰,边登雪山边思考人生的状态令他沉醉。

“每年5月到10月是玉珠峰登山季,这个与青藏铁路几乎交汇的雪峰既有冰川,也有平坦地面可以露营,而远处的可可西里还有藏羚羊和野驴奔跑的场景,在自然中,我们享受着那份独处的寂静。”罗彪说。

罗彪的另一个身份是凯徒高山创始人和中国登山协会培训委员会委员,多年来,他帮助数千人实现了攀登雪山的梦想,这一点让他感到欣慰。

“和城市的繁华热闹不同,高海拔攀登雪山让人们追求心中的诗与远方。当人们的脚步止步于山巅,自己与心灵的对话才刚刚开始。”天津财经大学商学院教授、博观致远户外休闲研究院院长梁强说。

户外经济助力高质量发展

成都领攀登山培训学校校长曾山是美国人。他说,中国有丰富的山峰资源,并不缺少国外那样的“技术性”山峰和线路,对西藏等地的民众来说,珠穆朗玛就在你家“后院”。

“很多西方国家的山峰海拔低,接近性好,通常从家出发1-2天就可以完成。登山像度假一样,同一座山峰可以被攀登者从不同线路完成,全产业链发展促进了消费升级。”曾山说。

中国地质大学(武汉)体育学院院长董范说,疫情给了人们一个难得的窗口,重新思考人生的意义。经历过封城、居家隔离后的中国人更加向往户外之地,户外运动休闲加旅游的功能满足了大众需求。

“体育是健康中国重要实现方式之一,推动了健康关口的前移,高海拔登山让更多人在云端寻找身体与心灵的平衡。”董范说。

梁强说,疫情唤醒了户外运动内生需求,户外场景成为最佳的疗愈空间,良好的户外运动也成为防护疫苗。登山等户外运动在丰富体育消费需求 、拓展体育消费空间、培育体育消费理念、刺激体育消费行为方面发挥积极作用。

他说:“中国户外运动发展起步较晚,但发展迅速,属初级道的水平和高级道的速度,如果细分每一个赛道,都是一本大生意。”

海西州格尔木市文体旅游广电局副局长王志刚说,政府以增进民生福祉提高健康水平为出发点和落脚点,以山地户外运动产业供给侧结构为主线,不断扩大体育消费需求,实现体育产业转型升级。

传递绿色发展理念

29日,本次活动从玉树州玉树市往曲麻莱县转场路上,途经中国首个为保护黑颈鹤而设立的保护区——玉树隆宝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途经的治多县是为保护藏羚羊牺牲的环保卫士杰桑 ·索南达杰的故乡;而黄河正源约古宗列在曲麻莱县境内。

玉树州杂多县、治多县、曲麻莱县均位于三江源国家公园内,一路山,登山者们感受着“三江之源 圣洁玉树”的魅力,美丽的风光、清洁的空气让大家仿若身处“世外桃源”。

青海省体育局办公室一级调研员宋爱军说,对户外运动爱好者来说,玉树是理想之地,当地深化厚植体育发展新优势,积极打造国际生态旅游目的地。

“本次活动以保护三江源生态环境、传播中国登山精神为目标,建立布局合理、前景广阔、和谐发展、有序推进的登山产业链条。”宋爱军说。

青海省冬季项目和户外运动管理中心主任李卫东说,坚持生态保护优先,推动高质量发展 、创造高品质生活是政府目标。未来,他们将进一步做好赛事活动基础建设,立足于打造“一地一品”“一赛一品”,在办好赛事同时让更多人共享绿色发展成果。

“打好生态牌,用好双循环,赢在高质量,中国高海拔登山前景未来可期,前景广阔。”梁强说。

责编:董志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