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剧场粤剧新编 重构经典吸引年轻观众

由广东省艺术研究所、广州粤剧院联合出品,广州粤剧团全新创排的新编小剧场粤剧《胡不归·颦娘》近日在南方剧院首演,引发观众热烈探讨。业内人士表示,小剧场戏曲已成为当下戏曲发展的一种新方向。

小剧场更具现代审美特征

传统经典粤剧《胡不归》由薛觉先等粤剧名伶创作于20世纪30年代末,是薛派艺术代表作,堪称粤剧戏宝。

新编小剧场粤剧《胡不归·颦娘》是广东省艺术研究所联合广州粤剧院进行传统改编、转化和推广的一次实践。该剧由广东省艺术研究所编剧陈建忠编剧,广东省艺术研究所艺术研究中心主任李满和广州粤剧院青年主创人才陈松富进行剧本移植,广州粤剧院青年导演曾秋玲与广东省艺术研究所青年导演吴烨华共同执导,广州粤剧院众多主创人才共同创作。

《胡不归·颦娘》在保留传统粤剧《胡不归》故事走向、人物关系、人物基本特征的基础上,向着人物行为的内心情感逻辑和题材的现代性开掘。将一个批判封建迂腐孝道的故事,改编为更符合当代观众理解的婆媳之间、夫妻之间、母子之间冲突的作品,为观众提供更多思考和探讨的空间。人文关怀和女性视角是该剧创作的主题。

《胡不归·颦娘》以极简的、写意的舞台进行呈现,强调戏曲化的同时又注重生活化。因为小剧场追求更细腻的表达,更注重缩短与观众的距离感,因此该剧在演出过程中也借鉴了话剧的一些表演方法,让表演更为充实。同时还借鉴了影视的画面语言和光影的运用,让该剧更具现代审美特征。

在保留粤剧传统韵味的同时融入现代审美,《胡不归·颦娘》作为一部小剧场戏曲没有一味求新,而是从“戏”字去做文章,加强故事的戏剧性和表现力,找到和当代观众的共鸣点。

有助于吸引更多年轻观众

小剧场戏剧原是19世纪西方戏剧运动的一个概念,也被称为实验戏剧。小剧场运动对20世纪90年代中国话剧的发展起到关键性作用。受此启发与影响,戏曲界也出现一系列与中小型剧场舞台空间紧密联系的戏曲创作和演出——小剧场戏曲。当下,小剧场戏曲已成为戏曲发展的一种新方向。

“小剧场人员少、体量轻,同时又具有实验性和探索性。相对于大剧场,小剧场的自由度和包容度更高一些。小剧场戏曲将有助于吸引更多年轻观众走进剧场了解传统艺术。”《胡不归·颦娘》出品人、广东省艺术研究所所长王炜认为,小剧场粤剧的形式灵活方便,可以在更广泛的区域进行演出和交流,有利于推动粤剧的传播交流。

中国传统戏曲演出始自勾栏瓦舍,即具有适配于中小型剧场的空间形态。戏曲写意性、虚拟性、程式性的艺术特征也适配于小剧场的美学原则,因而小剧场戏曲的诞生亦可理解为中国戏曲在当代某种意义上的“回归”。《胡不归·颦娘》的监制和出品人之一、广州粤剧院董事长花利红表示,期望能通过打造小剧场模式走出一条新路子,创作出更多有利于广州粤剧院后续走出去的作品。

传统韵味和时代性创新统一

事实上,小剧场粤剧近几年有蔚然成风之势。

2018年,由红线女艺术中心出品,广州红豆粤剧团与希习喜戏文化合作创排了小剧场实验粤剧《武松》。该剧由李满编剧,倪超导演,陈振江、李嘉宜主演。

《武松》在传统文学形象的基础上,以武松“为兄复仇”为切入点展开叙事。在保留粤剧唱腔、南派武技等传统表演手法的基础上,运用蒙太奇、多媒体介入等艺术呈现手法,努力实现传承粤剧传统韵味和剧目时代性创新的高度统一。

另一部小剧场粤剧《金莲》,由中国梅花奖获得者、国家一级演员蒋文端主演。2020年该剧参加第七届北京当代小剧场戏曲艺术节时广受好评,在业界引起较大反响,2021年更是获得首届“好腔调·小剧场戏曲季”最佳女主角。

该剧用了梦境与现实交织的方式,整体呈现出强烈的前卫戏剧观念与演剧模式,实验性令人印象深刻。“本剧可以定位为一部心理剧。”该剧编剧陈云升如此表示。

责编:殷海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