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中全会精神在基层丨探秘雪域高原的“诗和远方”

新华社拉萨12月26日电 题:探秘雪域高原的“诗和远方”

如果要用“极致”形容一个地方,相信很多人会因为壮丽神奇的自然景观选择西藏。雪山冰川连绵起伏,野生动物自由奔跑,高原湖泊湛蓝动人……得益于党和国家的关心支持以及西藏干部群众的不懈努力,如今的“地球第三极”,人与自然和谐共处,成为许多人心中的“诗和远方”。

冬季是藏羚羊交配的季节。这几天,位于西藏北部的羌塘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核心地带里,野生动物保护员强巴每天一大早就顶着寒风,骑摩托车出门巡逻,察看有无藏羚羊因天气寒冷需要救助。“藏羚羊交配期持续一个月,降雪会导致藏羚羊觅食困难,我们这阵子会在藏羚羊聚集区人工投放饲草,帮助它们平安度过交配期。”强巴说。

37岁的强巴在羌塘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专业管理站工作已有5年。此前,他是日喀则市南木林县的一位牧民,成为野保员后,强巴主动加强普通话的学习,还掌握了拍照技术和红外线监测设备的使用。

“我喜欢和野生动物在一起,这里是它们的家,也是我的家,我要保护好这里的生态环境。”强巴告诉记者,这几年保护区内的生态环境好转,藏羚羊、藏野驴等野生动物的数量逐渐增多。

正如当地野保员们创作的歌曲中所唱:“野生藏羚羊悠然迁徙,这里是万物精灵的天堂”。从20世纪80年代一度濒危,到如今摘掉“受威胁物种”的帽子,数十年间,我国藏羚羊种群数量由5万只左右增加至30万只左右。

藏羚羊的新生,得益于一系列有力的保护措施:划建自然保护区、成立专门保护管理机构和执法队伍、广泛开展科普教育、严格遏制盗猎、实时监测种群活动等。

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审议通过的决议提出,优化国土空间开发保护格局,建立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体系,加大生态系统保护和修复力度,加强生物多样性保护。西藏自治区生态环境厅厅长罗杰说:“我们将实行最严格的生态环境保护制度,不断加大环境执法和监管力度,严格落实青藏高原保护与可持续发展方案,保护好西藏的生灵草木。”

生物多样性关系人类福祉,是人类赖以生存和发展的重要基础。不只是藏羚羊数量迅速增长,西藏绝大多数物种种群数量恢复性增长明显。

数据显示,藏野驴数量由原来的5万头左右上升到现在的约9万头,黑颈鹤数量由原来的1000至3000只恢复到8000只以上,野牦牛数量增加至现在的1万头左右……

罗杰介绍,西藏禁止和限制开发区域面积占全区国土面积约八成,已建立各级各类自然保护区47个,保护区面积超全区国土面积的三成,拓展和保护野生动物的生存空间,也使得人与动物的关系越来越和谐亲密。

作为全球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地区之一,西藏自治区集中分布了大量珍稀野生动植物。目前,西藏已记录野生植物9600多种、特有植物1075种,各类珍稀濒危保护野生植物383种;野生脊椎动物1072种,国家重点保护的野生动物219种。

野生动物安然栖息繁衍,得益于越来越系统且科学的保护措施。

几十年来,西藏通过建立健全自然保护地体系,持续强化生态保护监管;强化顶层设计,筑牢保护动植物的“四梁八柱”,颁布实施了《西藏自治区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办法》《西藏自治区野生植物保护办法》等一系列法律法规。

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审议通过的决议强调,必须坚持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生态环境,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生态环境。“西藏坚持以生态理念谋发展,用生态发展推动高原特色产业发展,这让人民群众生态环境获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不断增强。”中国科学院院士陈发虎说。

数据显示,仅“十三五”期间,西藏投入生态保护建设资金202.30亿元,重点开展了造林绿化、退化湿地保护修复、自然保护区基础设施建设、天然林保护、草原生态修复综合治理、防沙治沙、森林生态效益补偿、野生动植物保护等工程项目,全力优化动植物和人类的共同家园。

高原之美,绚丽多彩。西藏生物物种数量不断增加,生物多样性得到有效保护。从拉萨河畔树木成林的南山公园,到拉萨城北百鸟飞舞的拉鲁湿地,从雅江两岸的“绿色长城”,到藏北羌塘回归自然的“动物乐园”,现在的高原大地生机勃勃,一幅“最美第三极”的画卷徐徐展开,不负人们“诗和远方”的向往。

责编:闻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