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丁香花开醉河湟

湟水河畔的丁香花。 祁国彪 摄

西宁市林业科学研究所的工作人员在查看丁香长势。(资料图片)

大西北河湟谷地的春天总是姗姗来迟,但毕竟还是会来的!

从春寒料峭中次第开放的山杏花、香荚蒾、迎春花开始,再到紫丁香、榆叶梅、牡丹花含苞吐蕊,尽展风姿,足足需要两个多月的时间。而等到一株株、一丛丛紫丁香悄然进入盛花期,谷雨和立夏节气就会先后到来,让人在目不暇接中感受季节变换。

在这个令人期待的过程中,河湟谷地各种品类的丁香树,像在举办一场马拉松似的,从四月开始依次开放,给度过了漫长冬天的高原人带来了几许淡淡的诗意和欣慰。

有诗云:

白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

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

而丁香花像极了“苔花”,花朵小而其貌不扬,但它却当仁不让,成了高原人心目中的花神。于是,就有诗人这样喟叹:河湟谷地明媚的春天,应该是从丁香花盛开的日子算起……

丁香,淡雅清幽醉春天

丁香,属木樨科植物,主要分布在我国北方地区,花朵形状为圆锥形花序,细碎而且繁多,多为紫色、粉色和白色,是典型的观赏树种。丁香花团锦簇,花朵虽小却十分明丽,又香气馥郁,淡雅清幽,被人们称为“花中君子”之一。它与桂花、兰花、玫瑰花都是深受人们喜爱的常见香花。

细嗅丁香,花香从何而来?据专家介绍,花朵的香味,多半来自花瓣。香味其实是一类挥发性小分子化合物。随着花朵的绽放,这些化合物源源不断地挥发到空气中,就有了我们闻到的花香。花香各异,其实就是花朵中产生的挥发性化合物不同。一般来说,气温越高,化合物挥发越快,花香也越浓。

愉悦心情其实只是鲜花给人类的意外之喜。有些植物的气味会让天敌闻而却步,减少了潜在的威胁,得以更好地生存。绝大多数植物的花香则会招来更多的昆虫、鸟类,把花粉带给异株花朵,帮助其授粉。

在唐人段成式的《酉阳杂俎》中,就提到宰相李德裕的庄园里种有紫丁香。皇宫里元和殿、延和殿也有丁香树,当时还有收集树叶、花瓣上的露水作为香水的习俗。

大约在17世纪以后,欧洲各国才开始在花园中观赏来自中东、东欧的丁香花,中国的品种也逐渐传入,法国人杂交培育出很多新的丁香品种,后来在欧洲、美国都有引种。

丁香花在不同的国别有着不同的寓意。如在法国,丁香花开的时候正是盛春时节,丁香常常与爱情和婚姻联系在一起,被视为幸福和美满的象征。而在中国传统文化中,丁香常常被视作表达思念之情的象征。我国古代诗人就曾从不同角度审视丁香,使之具有了丰富的诗意和内涵。在杜甫的《丁香》中,丁香花是高洁情趣的象征,独立人格的载体:

丁香体柔弱,乱枝结犹垫。

细叶带浮毛,疏花披素艳。

深栽小斋后,庶近幽人占。

晚堕兰麝中,休怀粉身念。

柔弱的丁香被诗人赋予了高贵的品质、坚强的个性,它宁可粉身碎骨也不与世俗同流合污,遂成为诗人独立人格的化身。杜甫晚年空怀壮志,无由抒发,便借丁香咏志,暗抒家国情怀。

而在李商隐的诗《代赠》中,诗人借用丁香花抒发忧愁、幽怨之情:

楼上黄昏欲望休,玉梯横绝月中钩。

芭蕉不展丁香结,同向春风各自愁。

紫丁香的树干可以长到四五米高,小花汇到一起也算繁茂。心细的诗人首先发现它细长的枝条常常纠结在一起,紫丁香花没开放的时候纤小的花蕾密布枝头,给人以欲放未放之感,古人常用丁香花含苞待放来比喻愁思郁结。后来,“丁香结”得到广泛引用,“愁肠百结”一词就这么流传开来。

每次从丁香树下走过,戴望舒那首著名的现代诗《雨巷》就会脱口而出:

我希望逢着

一个丁香一样地

结着愁怨的姑娘

她是有

丁香一样的颜色

丁香一样的芬芳

丁香一样的忧愁……

而今,在城市的公园、路边绿化带、郊外的山野里,丁香树大片大片分布着,点缀着城市和乡村的春天。

有前来河湟赏花的江南朋友说,丁香的花香堪比桂花花香,一样的芬芳扑鼻,一样的叫人难忘。一身细碎,一身清香,一身灿烂,一身美丽。当淡淡的清香飘进你的鼻腔,掠过你的脸颊时,惬意顿生,心绪沉静。

丁香,丁香,诗意诗韵几千年!

丁香,成为“两高”省会的市花

市树、市花是一个城市地域特点和人文特色的象征,是现代城市形象的重要标志和名片。她不仅刻录在城市的记忆里,绽放在市民的生活中,更积淀着城市独特的文化底蕴、人文特色和精神气质。

有人说,从一朵花里可以读懂一座城。而在中国,有三座省会城市与丁香花结缘不浅,这就是高纬度的哈尔滨、呼和浩特和高海拔的西宁,它们都把丁香作为自己的市花。“两高”城市有些严酷的自然环境,却成就了丁香花家族坚韧不拔、含笑迎春的植物传奇!

20世纪80年代的一个春天,经过精心遴选,柳树成为西宁市树,丁香花成为西宁市花。

据一些园林专家回忆,当年评审团认可丁香花的原因不外乎两个:一是作为河湟乡土树种,丁香在城市园林绿化中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种植面积占西宁市区花卉面积的70%。二是丁香花种植历史悠久,且耐寒、耐旱、耐贫瘠,坚韧高洁,和高原人朴实无华、吃苦耐劳的精神气质非常相似;三是丁香花端庄秀丽、花色淡雅、香气浓郁,成为了人们表达情感、追求美好生活的象征,以其独特的魅力赢得了高原人们的喜爱和尊重。

在河湟地区,很多人家会栽种一两株甚或几丛丁香。在省城西宁,丁香的芳踪更是随处可见。四五月间丁香进入盛花期后,街道、绿地、公园、湿地、居民小区中都可闻到她醉人的花香。丁香花开满城香的美好景象,让一座城市散发出独特的魅力。约上三五好友去观赏丁香花绚烂的风姿,感受那淡淡的花香,成为市民最为惬意的选择。

然而,我们是赏花人,却不能忘记那些整天在土里泥里、风里雨里辛勤工作的“育花人”。

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是国内最早开展丁香属植物资源专属引种和育种的单位,在俞德浚院士的带领下,丁香专类收集得到了长足的进展。2000年以后,国内收集丁香野生种和栽培品种的单位逐渐增多。在种质资源收集的基础上,丁香育种也取得了一定进展。尤其是近10年来,具有花色、叶色特异性状的新品种陆续出现。

西宁市林业科学研究所所长张锦梅及其团队的科研之路却坎坷崎岖,充满艰辛。

1998年,张锦梅开始成批栽培各类丁香树苗,并且通过组培、嫁接方式繁育丁香。经过努力,他们提取优质基因,培育出了抗寒、抗旱、花期长的品种。培育后的丁香杂交品种越来越丰富,花朵形状也变大了、花序变长了、呈现由浅到深多种颜色。其中,有香味最浓的香雪丁香、花瓣最大的大花重瓣洋丁香、树身高大的乔木暴马丁香、低矮丛状的巧玲花丁香、颜色最艳的什锦丁香、观赏性强的爱丽丝丁香等等。此外,羽叶丁香作为濒危植物被收入西宁市丁香种质资源库中。

从单瓣丁香到重瓣丁香,从单一色彩到色彩丰富,西宁丁香呈现出花大色艳、花香浓郁、繁殖力强的特点。终于,经过几十年的不懈努力,“每当春风起,满城皆花香”的愿望成为现实。

截至目前,张锦梅和她的团队从国内外引进、收集各类丁香品种达103个,培育20余种新丁香品种,丁香已成为西宁乡土树种的佼佼者。丁香培育基地也从河湟谷地延伸到了青南高海拔地区,可以满足青藏高原低海拔到高海拔地区对丁香的种植需求。

又到了每年丁香花热烈绽放的季节,听闻笔者喜欢丁香,朋友就邀约我们到他在彭家寨的庭院赏花,顺便介绍了一些盆栽丁香光照、温度、水分、土壤等方面的基本知识。他再三叮咛,只有精心养护,才能让盆栽丁香开出满盆繁花。

欣赏着庭院里醉美绽放的丁香花,想起了作家朋友龙仁青发表在人民日报的美文《西宁的丁香》,其中这样写道:“……转眼间,我也可以以一个老西宁人自居了。而丁香花几乎成了我始终的陪伴,每年到了丁香花盛开的季节,我都会流连于丁香花丛中。如今,西宁的丁香树也越来越多了,全市的丁香栽植数量已经达到数百万墩。引进的丁香与本土的丁香树有着不同的花期,如此,各种丁香树错季开放,让花朵的美丽和芬芳更长更久……”

北方菩提树——暴马丁香

徜徉在河湟谷地,就会看见一种名字叫暴马丁香的绿化树种,在河湟谷地、柴达木盆地的城镇、村落尽展风姿。

笔者头一次见到暴马丁香,是在20世纪90年代的互助北山林场。时值初夏,在林场大院里,办公楼前几株茂密的树木出现在视野里。其树干犹如红桦,树皮光滑红润而皮质细腻,不易剥落。正逢盛花期,一树一树的白碎花清香四溢,如痴如醉,吸引了很多的游客,大家纷纷问询林场人员,这是何方花神?它从哪里来?

时任林场场长的郑光荣笑呵呵地介绍说,这是他们在林区的大通河峡谷里采集到的。这种学名叫“暴马丁香”的濒危植物在青海高原十分罕见。发现它后,郑场长他们立即将几株幼苗移植到林场庭院里精心培育。没想到,这几株暴马丁香生长迅速、侧根蔓延,几年后成了枝繁叶茂的样子。于是,笔者记住了暴马丁香的名字和它优雅的形象。

提到西宁周边最古老的丁香树,当属塔尔寺的几株暴马丁香——白旃檀树。其树形优美、花色淡雅、香气浓郁,被视为塔尔寺的“菩提树”,树龄已经有六百多年。

据传,藏传佛教格鲁派创始人宗喀巴诞生时,在那剪脐带滴血的地方,长出来了一株白旃檀树,于是,人们在此地兴建了寺院,也栽植了很多的暴马丁香。

暴马丁香被称作北方的“菩提树”,这其中缘由何在呢?

菩提树是佛教圣树,生长在高温、溽湿的热带、亚热带地区。当年,释迦牟尼在菩提树下悟道,为菩提树赋予了博大的精神气象,在植物世界里独树一帜。

而在中国,在虔诚的信教者的心目中,又不能没有菩提树。于是,神圣的替代树种——西南的黄桷树和西北的暴马丁香被发现了!

在重庆、遵义等地方,人们把树形、枝干、树叶与菩提树有些相似的高大的黄桷树奉为神树,普遍种植在寺庙里。而在乡野村落高大的黄桷树下,通常设有神龛,供人们敬香、祈愿。

在大西北,暴马丁香树形优美,花开洁白如雪,繁花似锦,象征着纯洁、高雅、尊贵、神圣,被高原民族称之为“白旃檀树”。

当然了,暴马丁香不仅仅是观赏树,其树身材质坚实致密,结构均一,纹理通直美观,不易变形,且富含挥发油,具有清香气味,可为建造建筑、制作器具提供优质用材。

暴马丁香的花含芳香油,是一种使用价值较高的天然香料,可广泛调制各种香精。其鲜花可以作为茶叶的吸附香型香料,此种花茶冲泡后有一株独特的香气。

暴马丁香耐寒耐旱,耐土壤瘠薄,可作为城乡绿化美化的重要树种。在河湟谷地的大通、互助、化隆、湟源等地的中高海拔地区,暴马丁香一枝独秀,成为海拔2400米到2800米地区最好的绿化树种。人们纷纷将造型优美的暴马丁香移植到庭院、花坛里,给这里迟到的春天带来一抹新绿,传播一路芬芳……

今年春天,当丁香花开满城香的时候,由一家媒体发起的“人人关注市花,寻找五瓣丁香”的活动,引发了西宁市民和网友的热烈反响和积极参与。“找到五瓣丁香,就象征着找到了幸福、幸运”,对痴爱丁香、热爱生活的市民而言,“五瓣丁香”的传说既美丽又动听,而让市民朋友走出家门,观察丁香,亲近自然,珍惜时光,恐怕才是发起者的初衷吧!

当然了,“五瓣丁香”之所以成为人们描述的“幸运之花”,是因为五瓣丁香数量奇少,在丁香花朵中的占比是千分之一,甚至万分之一,可谓凤毛麟角。而从辨识“五瓣丁香”拓展到了解“重瓣丁香”,似乎将话题作了进一步的延伸,活动的意义因此也得以深化。

气候在变化,而丁香家族也正在人类的爱抚中,枝繁叶茂,生生不息。让我们感到欣慰的是,在那丁香花盛开的地方,处处传颂着草木传奇、播绿故事,演绎着高原人对美丽环境、花样生活的礼赞和期许……

编辑:刘海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