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和莲的梦想国

1

夜晚空出的部分,一枝摇曳着的莲花,是风提着的灯盏,成为一轮弯月缺失的另一半。

那是水做成的月影,娇美,高洁。

每当有风经过,那倒影便是水晶碎片,和一缕月光恰好相遇。

月光,清风,虫吟,流水……皆是那枝莲的知己,连同千里之外以莲为名的至真至善的我的母亲。

从远处,不断靠近。靠近那沁人心脾的清香,靠近被她捧出的那颗真心,靠近蕴藏在莲子里的微苦人生,靠近一枝莲花的至清至纯。

放下日子的细枝末节,在月下,看花人也如莲花一般,开成一朵人间的善之花。

多好。才要回眸,顷刻之间,有小荷的尖角浮出水面……

2

我追溯时间的流水,逆流而上。

我看见——

我那出生于大山深处的母亲,被冠名为莲。从此,她委身于草木,以水养心,生出无限慈悲。

她翻过耸立在命运两岸的高山,经风沐雨,一步一步向我走来。

她秉承一朵莲花的品格,冰清玉洁,坚贞纯洁,无所畏惧,一心向善……

她,向阳生长。即使身处贫瘠的土地,也要生根、发芽、开花、结果。即使在日渐苍老的岁月里,也要将生活的苦难,沉淀成一颗莲子内心最珍贵的爱与善意。

大地赐予她多少,她将日复一日积攒的感恩,加倍回馈。

于是,在之后的岁月里,成为母亲的她,将她的四粒种子,交付给了泥土。

直到那几粒小小的种子,破土而出,长出枝叶,开成花朵……

3

我追随时间的脚步,来到这个黄昏。

此刻,群山四合,环抱落日。

黄昏,已然来临。那些明暗交错的光影,是此刻被省略的音符。晚风轻柔的手指,就要替我开始弹奏。

几颗沉浮在天际的星子,慢慢被浓郁如墨的夜色点亮。

有人燃起了袅袅炊烟。用粮食蔬菜,让一家人幸福地围坐在一起。

有人轻轻掩上房门,点起了橘色的灯盏。她坐在灯下,用一针一线,将闪亮的银色纽扣,仔细地缀在小小的衣衫上。

有人从远方赶来,放下行李和疲惫。然后,带着一尾红色的小鱼儿,轻轻潜入我的梦境。

那小鱼儿,先长成荷叶,然后开成莲花。那便是莲花仙子吧,在梦里梦外,一声一声,温柔地唤着我的小名……

4

我的如莲花一般的母亲,坐在秋天渐凉的暮色里。

我想过从春日里慢慢长大的莲叶,如何在六月的晨风里,涌动成翡翠凝脂般的阵阵碧波。

那些没有绽放的小荷,又是如何隐约在稠密的莲叶之间,宁静悠远……如细细的忧伤,被少女藏在心间。

如此真诚——明媚的阳光从高处照下来,洒落在明镜一般澄澈的湖水上。

几尾鱼,却不得闲。穿行在莲叶中间,优哉游哉,游来游去。

莲子们,在莲蓬里正襟危坐,它们祈福,它们就要渡过一条名为苦的河。

在淤泥深处,白雪的莲藕正在努力生长。它们知道,在人世间还有一种朴素的真情叫作藕断丝连。

我的如莲花一般的母亲啊,究竟哪一个时刻,才是她这一生所喜欢的?

5

我的如莲花一般的母亲,她已日渐迟暮,憔悴,已不再是从前那枝娇艳鲜嫩的莲花。

她在时间的河流里,涉水而过。那些翻卷着的浪花,从高处落下,慢慢涤清了她的黑发。

她放牧舟船,放牧水草,放牧鱼群,放牧大大小小的鹅卵石……

她依旧仰望夜空。而夜晚空出来的部分,却越来越多。

有时,她在深夜的炊烟里,弄丢了月亮。有时,她又在捣衣声里,揉碎了星星。

有时,半夜吹起了风。那不绝于耳的风声,像一列旧火车,呼呼地喘着气,载着她,从遥远的从前驶来。

6

终于抵达。而春天,已经来了很久。

我听到冰雪消融的声响。那些穿透冰雪的阳光,让生长在春天里的事物,越发欣欣向荣。而旧年的冰雪,正在从日渐繁茂的叶片之间不断飞离。

她在冰雪未曾消融的时候,就听到了鸟雀的吟唱。在那些被鸟鸣装饰过的日子里,阳光赐予少年的她安静与甜美。

她穿上水红色的衣裳,她梳起黑色的发髻。她打开关起的窗户,她起身推门出去。

四处都荡漾着明媚的春光。花朵,正在次第开放。白色的、粉色的、红色的、蓝色的……最美的,依然是那朵水红色的莲花……

时光清浅。我的如莲花一般的母亲,她,一直行走在岁月的河流里。

她,涉水而过。她,用一身水红色,换来这一生的清香满怀。

她,临水照花。她,先爱上水,再爱上隐匿在水中的风霜雨雪……

编辑:刘海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