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苗节和红花衣

乡土是纯净与闲适的。

当曙色缓缓涂染山脊时,人们轻盈的步伐在田垄上移动,花草和秧苗的气息氤氲在山谷、河流、田野里。人们内心充盈着踏实感和幸福感。村人劳作后的困顿也随着那葱郁的绿、芬芳醉人的山花和蛙鸣蝉唱而慢慢稀释,他们眼里漾着喜悦,面容是豁达与从容的,他们把疲惫与沧桑隐藏在心里了。麦苗、小油菜、青稞等返青时,蚕豆、豌豆、胡麻等也随着季节的韵脚慢慢葱茏起来,村里就迎来了花红柳绿的青苗节,也叫四月八庙会。

青苗节是青海各民族在谷物返青时欢庆谷物茁壮成长,期盼一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的地方性节庆活动。汉族的青苗节因各地的自然环境和习俗而定,人们庆祝节日的花样繁多。我们村的青苗节就定在每年农历的四月初八至初十。民以食为天,土地滋养了万物,农民对土地的膜拜是虔诚而热烈的。

我的小村属于川水地区,每年农历四月初八前夕, 村嫂会去山神庙里将油香、油饼、馓子等供给诸神。等到四月初八那天清晨,村姑村嫂穿戴一新,吮着浓烈的花香,饮着清澈的鸟鸣去山神庙里帮厨师做饭。山神庙里掌管事宜的邀请了说唱艺人、花儿歌手,还有小品、皮影戏、秦腔、曲艺、杂耍等表演者。就这样,连着三天,花儿、秦腔、皮影戏等轮番上场,盛况空前。四邻八乡的男女老少前来助兴。田间地头花纸伞摇曳,曲径通幽处老艺人弹着三弦唱曲儿,情侣们携手漫步在山林中。山林旁摆满了各种农家小吃和小商品,有村嫂的甜醅、酿皮,有铁锅灶卤制鸡鸭鹅猪肉等,也有头饰、花布、童装、玩具,甚至还有农人用的铁铲、锄钩、镰刀、榔头、杈柍等。庙院中间的说唱艺人敲着手鼓说唱些安居乐业、祥和幸福以及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的祝福词。夜晚演皮影戏,我虽听不懂那些艰涩古板的唱词,但那“咚咚锵锵”的道具和“吱吱扭扭”的板胡浓稠着节日的氛围,让人心生欢喜。

旧时青苗节前夕,村姑村嫂要去县城或乡镇供销社扯些白底红碎花,或红底白碎花的棉布做件红花衣在青苗节穿,脖子上系一条红纱巾。她们戴着白凉帽,穿上红花衣和乳白色裤子站在田野里,憨实质朴又清丽纯真。澄澈的蓝天下花儿明丽,秧苗墨绿,蚕豆和豌豆翠绿,人和庄稼就成了一幅浓淡相宜的水彩画了,青苗节的气氛更浓厚了。女子唱一首青海花儿,是酝酿细腻的心思;男人吼一段秦腔是释放疲累。光阴,在岁月静好中缓缓流淌。

人间四月天,河边的水晶晶花悄悄绽放,点缀了村庄的古朴和初夏的清朗,嫩绿、葱绿、浅绿、墨绿和碧绿覆盖了广袤的田野,村姑是夏日的灵魂主题,曲艺是青苗节的点睛之笔。而红花衣是夏日的神来之笔。

这才是温馨厚重的乡村呀。

那些年,大姐和二姐是待嫁的村姑。青苗节她俩会穿上红花衣,头一年是红底白碎花上衣,手感细腻的棉布上是毛茸茸的雏菊,卡其色裤子。第二年是白底红碎花上衣,花形是单瓣的杏花,浅蓝色裤子;或者是乳白色筒裤,花条纹布鞋。姐姐和村姑村嫂相互炫耀各自的红花衣。我好羡慕呀,母亲只好用各色碎布头拼凑起来,手工缝制了一件新衣服,并不好看,但我还是兴冲冲穿了去庙会上玩儿。

季节是块调色板,眺望田野里满目的绿,这绿让人垂涎欲滴呀,水彩画般的田野引来了众多的鸟雀,它们蹲在树枝上鸣啭跳跃,喜鹊也不甘寂寞前来呼应。青苗节前最好下一场雨,雨水滋润万物后的小村清秀水灵。村前那条淙淙的小河波光潋滟,河边的水晶晶花摇曳着,各色蝴蝶流连忘返。婉转的鸟鸣是天籁之音,陪衬了田野和村庄,还有蛙鸣蝉噪像一首咏叹调渲染着田野。人们庆祝青苗节,花鸟也跟着助兴。我盼着青苗节的到来,我也渴望穿上红花衣。梦里总是穿着红花衣去青青草地上倾听鸟鸣和麦苗拔节的声音。

酡红的晚霞浸染了田野、小河,炊烟袅袅的村庄静默了。夏夜的月光芬芳袭人,姐姐们踩着融融的月色去看皮影戏,我坐在那棵小叶丁香树下看弯月,心底滑过一缕薄薄的忧愁。

清贫的日子里, 村姑蛰伏的思绪在纷飞的柳絮中蠢蠢欲动。红花衣点缀了乡土,是村姑在青苗节酝酿出的温婉的意境,是乡村青苗节最靓丽的风景。

编辑:刘海钧;